2020年7月1日實施的「港版國安法」,明文鼓勵民眾舉報、告發,其第33條規定:「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或提供重要線索偵破案件者,可獲輕判甚至免除處罰。」出走港人指出,香港「篤灰」(告密)成風,職場遭貼政治標籤、藉故打壓者比比皆是,文革2.0(Cultural Revolution 2.0)在香港已逐步成型。

參與反送中運動 公職鐵飯碗不保

目前定居洛杉磯的林納爾遜(Nelson Lam)原任政府公職,他離開香港時很匆促,甚至衣物都沒多帶,只有幾件隨身換洗的衣服。他表示香港政府部門的中高層離職需要提前六個月通知,自己是普通的文員,也需在離職前三個月通知。他說:「我就給一個月通知,馬上離開,因為我們(反送中支持者)發覺到部門內已經有人被揭發。」

林納爾遜同部門的許多中、高層人士都參與了反送中運動,有些人坐領20多萬(港幣)月薪,但因為時勢變得太快、太厲害,所以他們寧願放棄高薪,儘快辭職、離開香港。他說:「如果不是經這個事(反送中運動)發生,我可以很安穩的,但是2019年之後變了,我們都已經全部改變了。」

林納爾遜表示,自己工作部門出現各種「篤灰」的告密者,他們會報告上級誰參加了甚麼活動,或是記錄下某某說了甚麼反對的言論。他說:「有很多同事受到口頭警告,他們(親中者)用公務員事務條例和內部守則打壓我們(反送中支持者)。」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國安公署開設網絡投訴平台,與文化大革命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據林納爾遜所知,在香港公務部門,有些年輕人因參與反送中運動失去升職機會,或被移調單位,香港政府已開始實施政治迫害。

林納爾遜說:「其實是人在江湖,有些人也是受到最高指示,將我們(反送中支持者)隔離了,不會編排在一起工作。」在單位被貼上「黃絲」標籤後,不一定會有實質的懲罰,但卻會有很大的壓力。林納爾遜說:「我們沒有證據可以告訴你,究竟我們是實質上受制於甚麼壓力,它是一個無形中的壓力恐嚇你。」

疑似遭跟監 參與「反送中」者人心惶惶

年初從香港出走的山姆(Sam)表示,自已經常會去參加「反送中」運動的遊行與集會,他說:「有時我會在圖書館的時候等待遊行,因為我家裏人不太喜歡我參加,所以我通常很早就出動。」

離開香港前,山姆隱約覺得自己被監視、跟蹤,他說:「我一去到樓下,對面馬路就有一個人,30多歲人站在那裏看著我。」因工作需要,山姆經常往返大陸與香港,送中條例對他影響很大。積極參與反送中運動集會的山姆很擔心自己被媒體攝影留下紀錄,又擔心中共有面部辨識,他會惹上麻煩。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在香港爆發後,山姆更擔心自己上大陸後回不了香港,所以毅然決定辭職,遠赴美國。

在出國前幾天,山姆發現有不明人士一直跟著自己,他說:「因為我通常買東西都需要半個小時,一出(超市)門入口又看見那個人站在那裏,他看著我,沒有理由。最主要是次日我又看到他,又是那個位置,逛完超級市場又看見他。」因為過幾天就要上飛機,所以他乾脆就不出門。

控制輿論維穩 製造港人分裂衝突

在私人企業工作的山姆表示,香港很多企業都與大陸有聯繫,所以在公司裏很多事情也不講。他說:「公司不會讓你有些所謂『不同』的意見,因為他(老闆)解僱你是很簡單的事情,所以絕對不能夠講。」

在中共高壓控制輿論的風氣下,香港職場瀰漫著「篤灰」風氣。林納爾遜表示,香港私人企業受中共政策影響,打壓不同政治意見員工的情況很普遍,例如廣為人知的國泰航空公司解僱員工,還有一些中資的建築地產商的行徑也很囂張。離開香港前,山姆連手機、電話卡都轉賣了,他說:「我舊的電話其實是有年半的合約,兩千多塊(港幣),但算啦,因為我反送中這些資料都在裏面。」他發現整個香港的輿論環境都已經變了,以前山姆跟舊同學聊天時還會說幾句,但現在完全不行了。

林納爾遜參與「反送中」活動時大多在相對安全的位置,並非衝上前線。他說:「我看見很多遊行示威,本來是很和平,但是他們(不明的親中人士)都會蓄意造成一些事端,令人們會有一個錯覺,就這個遊行是暴力的。」他認為中共是有組織安排,將這些和平示威運動演變成暴力現場,有意混淆視聽,製造港人內部分裂、衝突。

香港法制淪為虛設 籲港人能走就走

林納爾遜認為,香港現在已毫無法律制度可言,完全是中共說了算,他說:「連李柱銘這樣的資深大律師,法律界名人都被判刑,還有甚麼可以說?還有參與初選的泛民派人士,全部都被抓捕、起訴,後面那些就慢慢告,不是不告。」他認為現在的香港執法者不再是以「無罪推定」原則對待嫌疑犯,而是先假定你有罪,把每個人都圈起來,所有人都不准離開,慢慢找證據定罪。

林納爾遜說:「現在共產黨搞亂了香港的三權分立,它們(中共)害怕沒有辦法控制香港。」山姆也表示:「基本上(香港)跟大陸沒有甚麼分別,反而比大陸還要嚴厲。在大陸來說,它就是問你,問完之後就放你走,香港就不同了,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放你,因為它害怕你離開。」

林納爾遜擔心中共下一步會凍結香港人的資產,透過電子貨幣控制香港的資金流動。他說:「拿了你的資料之後,很快我們銀行戶口的那些錢就變了電子貨幣,所以我覺得這個已經是最後的警示。」

林納爾遜說:「看大陸就知道,不給你搭巴士、不給你搭高鐵,完全可以控制到大家的信譽,它們(中共)是無法無天的。」近年來中共控制人民越來越熟練,基本上人們生活的一舉一動都在共產黨的掌握裏。

但林納爾遜認為香港的社會運動引起了中共高層的恐懼,他說:「因為香港的問題讓全世界都知道共產黨的邪惡和不可以相信,甚至是盟友都不能相信。」林納爾遜提醒仍留在香港的香港人:「如果要走,就要儘快走;不想走的人就要低調,讓已經走了出去的,聯合起來幫手光復香港。」

山姆則是鼓勵香港人移民時可以考慮出走美國,他說:「冰淇淋在香港50多(港幣),在這才一塊多(美金),即是港幣的16塊。」牛肉、豬肉雖然沒有香港現宰的新鮮,但價格也很便宜,他說:「在這裏,你煮食很便宜,比香港便宜很多。」只要有決心,出走生活也不一定難過,因為現在的香港真的很危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