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伊朗宣佈將把鈾濃縮純度提高到60%,這是它有史以來的最高水平。伊朗稱,這是對4月11日納坦茲核電站遭到襲擊的回應。伊朗原子能組織(AEOI)稱,其最新型離心機的機械測試已經開始。該離心機的鈾濃縮速度將比2015年伊核協議中允許的速度快50倍。早在1月4日,伊朗就宣佈它已經開始在其福爾道地下核工廠將鈾濃縮純度提高到20%,遠遠超過伊核協議規定的門檻。

伊朗總統魯哈尼指責以色列應該對其關鍵核基地的爆炸負責。以色列當局一如既往地沒有對這次襲擊發表評論。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承諾,絕不允許德黑蘭獲得核武器。雖然伊朗此舉並沒有使其濃縮鈾達到90%的武器級水平,但它離武器級只有一步之遙。

法國、德國和英國發表聯合聲明,對伊朗增加濃縮鈾的決定表示「嚴重關切」。因為高濃縮鈾是生產核武器的一個重要步驟,他們認為伊朗對這種程度的濃縮鈾沒有可信的民用需求。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表示,伊朗的聲明是挑釁性的,他說此舉讓人懷疑德黑蘭對維也納核談判的嚴肅性。

我們就來看看4月11日發生了甚麼,以致其結果幾乎顛覆了接下來的維也納伊核會談。

一周前,伊朗公開了納坦茲核燃料濃縮設施發生爆炸的一些細節。伊朗承認襲擊造成其高性能鈾濃縮設備重大損失,其規模類似於2010年Stuxnet軟件病毒所造成的損失。

我們就從那次網絡攻擊說起。 2010年6月,伊朗人發現一個名為Stuxnet的蠕蟲病毒攻擊了他們的電腦系統。這種500KB的電腦病毒,通過隱蔽的木馬程序和USB拇指驅動器,在不知情的使用者的幫助下,成功地進入了大約14個伊朗工業設施的電腦系統,其中包括納坦茲鈾濃縮設施的電腦系統。外界猜測這次行動是以色列所為。

他們的辦法是設法讓裝有Stuxnet病毒的USB驅動器混入伊朗工業系統的本地或與互聯網連接的電腦,當Stuxnet病毒被觸發後,就會自動將自己複製到與網絡連接的所有電腦上。 Stuxnet通過用於控制設備的工業微處理器,侵入了納坦茲的離心機控制軟件。 這種電腦病毒模仿設備故障類型,修改了離心機控制軟件。之後在設備操作過程中,導致離心機高速旋轉而解體。當納坦茲的設備操作人員發現問題時,數千台昂貴的新式離心機已經嚴重損壞。

基於這次教訓,伊朗人花了很多時間、精力和金錢,防止類似Stuxnet的攻擊再次發生,在電腦防禦上有了充份的戒備。 2021年4月11日,致命的攻擊再次發生,這次以色列人改變了做法,他們首先弄到了納坦茲電氣系統的技術細節,包括其中新一代離心機的結構。在分析了資料以後,他們決定使用炸藥。他們的計劃是將炸藥事先放置在電源關鍵部位,當最大數量的離心機通電時,引爆炸藥,造成主電源和備用電源系統同時失效,這樣就可以造成離心機的嚴重損壞。實際的行動是,爆炸物被正確放置並按時爆炸。其結果就是我們已經看到的,納坦茲再次遭受重大離心機損失,需要數月時間才能再次生產,一年以後才能完全修復。

目前伊朗急需解決其設施的安全升級,但問題是,伊朗人並不清楚這次襲擊的確切情況,更無法預測下次襲擊又會是甚麼方式。他們只知道有很多炸藥被帶入設施內部,但不確定襲擊者是如何放置這些炸藥而不被發現的。伊朗公開了一個被懷疑的關鍵人物的名字,雷扎·卡里米(Reza Karimi),他是一名43歲的伊朗人,在襲擊發生前幾天離開了該國。可能還有其他伊朗人參與其中,他們被懷疑是以色列摩薩德特工,他們來到伊朗,與越來越多的伊朗人合作,試圖推翻目前的極端宗教統治。

伊朗急於抓捕雷扎·卡里米,他們在電視上播放了看起來像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但在國際刑警組織的網站上找不到電視播放的這份「紅色通緝令」,顯然國際刑警組織並沒有決定是否接受伊朗的紅色通緝令請求。這次對納坦茲核設施的襲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許多伊朗人支持這次襲擊,許多生活在國外的伊朗人公開表達了他們對伊朗核計劃的反對態度。而伊朗核計劃的全面曝光是基於2018年以色列摩薩德特工的另一次絕密行動。

2018年1月31日凌晨,摩薩德特工闖入德黑蘭工業區的一個倉庫,他們在6小時29分內完成了奪取伊朗核武資料的全部行動。深夜他們進入倉庫後,首先關閉了警報器,撬開兩扇庫門,用超過3,000攝氏度的噴燈切割了幾十個保險櫃。在早上7點上班之前,帶著半噸重的秘密材料包括5萬頁的文件和163張光碟順利撤離。這次行動中摩薩德顯然得到了內應的幫助,他們準確地打開了那些藏有敏感文件的保險櫃,而那些與行動目標無關的保險櫃連碰都沒碰一下。

約20名特工參加了這次行動,他們通過幾條不同的路線運走了這些材料。上午7點,如摩薩德預料的那樣,警衛發現門和保險櫃被打開。他拉響了警報,伊朗當局很快開始在全國範圍搜捕,動員了數以萬計的伊朗安全人員和警察。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

檔案中最吸引人的部份是在伊朗關鍵設施內拍攝的照片。伊朗人的照片顯示,在德黑蘭附近的帕爾欽(Parchin)軍事基地的一棟建築中,有一個用於高爆實驗的巨大金屬艙。

以色列人獲取的資料證實了情報機構長期以來對帕爾欽基地有核活動的懷疑,而伊朗一直拒絕讓國際觀察員進入其中,理由是軍事基地是觀察禁區。 2015年,國際原子能機構觀察員被允許訪問時,該基地已經空無一人,基地看起來好像設備剛剛被拆除。這些照片證實了所發生的事情。

伊朗的文件反覆提到一種用於製造中子引爆器的特定物質:氘化鈾。這種物質除了用於製造核武器之外,沒有任何其它民事或軍事用途。而且已知中共和巴基斯坦都採用氘化鈾引爆器。

從這裏我們看到了中共的身影。 2020年,因中共向伊朗出售導彈、設備和相關技術,美國根據《伊朗、北韓和敘利亞不擴散法》,對八家中國公司實施制裁。

60%的濃縮鈾除了向武器級濃縮鈾過渡外,沒有任何其它用途,這等於伊朗向全世界宣佈要製造核武器。伊朗核計劃是一筆「賠到姥姥家」的買賣,在美國和強悍的以色列等國的堅決反對下,其成功的機會渺茫。但因此而招來的國際制裁卻已使其經濟陷入崩潰邊緣。由於宗教狂熱政治的存在,伊朗政權離核武越近,其面臨的災難就會越大。@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