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福建廈門律師楊暉罕見因轉讓舊書被當地文化局行政處罰,罰款近三十萬元人民幣。楊暉表示被查其實是因為代理敏感案件,並在網上為冤情發聲。目前他已被迫從律所辭職。

4月21日,福建廈門市文化市場綜合執法大隊以未經許可從事出版物發行為由,對律師楊暉做出「違法經營額」7倍罰款的的行政處罰,共計人民幣283,497.20元。

4月24日,楊暉律師公開發表《讀書日處罰的聽證要求》,稱其在網上出售的是私人合法藏書,早已出版發行完畢。告知書的認定嚴重侵犯了其言論自由以及財產權,「這樣的處罰從秦朝到民國都聞所未聞」。

楊暉在二手書網交易被罰近30萬。(受訪者提供)
楊暉在二手書網交易被罰近30萬。(受訪者提供)

楊暉律師近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向記者講述了個中原委。

事發2021年2月2日,臨近過年,廈門集美區文化執法大隊十多個人將他堵在樓下,拿出一份文件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上面寫著他在住處從事非法政治出版物的發行工作,還要進屋裏搜查。

文化局調查他在孔網(孔夫子舊書網)的營業數額,都是國內出版的正版書;另外使用實名註冊的微信與購書人聯繫,銷售出版物(港臺書)。累計是4萬餘元。

楊暉說,「因為我比較喜歡買書,去台灣、香港玩的時候會帶點書回來,自己看完了有網友要看的話就轉給網友,轉了二十多本的港版書給別人,都是國內不太好買的文史書,像高華教授的《紅太陽是如何升起的?》還有《李銳文集》這類書。」

後來,文化局通報了司法局,集美區政法委書記也給司法局打電話。從內部傳出來消息,一是因為代理敏感案件,還有就是他在微信上經常為冤情發聲,他們不太高興。是為了這兩個事情這次要處理他。

楊暉是一名基督徒,認為應該按照「是非」去做,不要按照「利害」去做。該發聲就要發聲,只做正確的事情,結果怎麼樣交給神好了。

他介紹,自己律師執業前後有20年,中間有七八年在上班、讀研,總共的執業時間有13年左右。最近五六年就開始做基督教的維權案件以及其它敏感案件,包括秋雨教會案件、曹三強案件。

楊暉透露,文化局來查書後,司法局和律所裡面,明裡暗裡逼著他辭職。為了不連累律所,3月1日楊暉從律所辭職,覺得所裡這幾年同意他代理敏感案件已屬不易。

“很有可能职业生涯就此结束,这是目前最理性的一个判断。”杨晖自嘲自己不适合做律师,做事常常手忙脚乱的,性格急躁,跟人沟通方面有欠缺。他表示相信神借此锻炼他,会让他继续做。

代理二十宗信仰案件

楊暉表示,自己代理的敏感案件不多,算下來就二十個。還有幾個是法輪功學員的案子。

他介紹,「國內的教會場所都是在共產黨的控制之下,它其實想通過意識形態把基督教給改造過來。三自教會以黨為頭,我們信主的是要以神為頭。所以這就是個根本性的差別,因此雙方是無法妥協的。」

比如,秋雨教會是中國西南地方一個非常大的家庭教會,人數也是非常多。因為他影響比較大,所以當局才想方設法羅織罪名,最後判了王怡牧師9年。

「這樣子一逼迫過來,人都已經是進了監獄了,場地更是被搞過去了,像秋雨教會的場地已經搞成街道辦的辦公室了。還有貴陽的活石教會最典型了,價值幾百萬的房子全部都給拍賣了。」他說。

楊暉最近代理了一個新疆的家庭教會案,當事人是新疆大學本科畢業;也有文化層次低的,鄉下婦女從河北跑到雲南傳教,很和平的跟別人分享聖經,突然就被抓起來了。「沒有甚麼別的,就是因為你們之間所聯繫的人太多了,這個叫甚麼理由啊。」

他說,「說實在話別的事情也幫不了人家甚麼。但是接受委託之後,進去跟人家談談話,念聖經分享一下,然後法庭上面幫他說上幾句話,讓他能夠心理上感覺好一些。其實對我們來說,實體上面往往不能夠起到一個改變的作用。」

代理十二港人案

楊暉是十二港人案件被告人喬映瑜的辯護律師。當時他接手以為是一個普通的案件,但當地司法局立馬就過來找他,要求他解除代理合同。

他說,「(此案)所有的律師都會見不了當事人。更惡劣的是,在家屬都已經請律師的情況下,那邊(當局)還硬給當事人安排了官派的律師。我覺得這個案件從一開始就已經把所有的法律空間都堵死掉了。」

楊暉表示自己在這個案子上做得不多,只是把會見受阻的情況寫了下來交給家屬,後面家屬有發出來。

在《喬映瑜家屬委託律師:我被鹽田看守所拒絕會見經過》一文中楊暉披露, 十二位當事人均被看守所以本人已委託兩名律師為由不予安排會見。「整個過程就像上國家信訪局上訪,打卡走人。」

代理十二港人案和張展案後,盧思位、任全牛兩位律師被吊證。一天吊兩證,楊暈感到唇亡齒寒,自己的律師執業證分分鐘也可能被吊銷,因此每天都當作是最後一天做律師。

文化局被指搞「文化大革命」

楊暉律師因為在網上買賣藏書被文化局開出巨額罰單,儘管如此,他還不忘檢討自己在藏書中沉湎太深。

「後期家裏約有八千多本藏書,佔滿了房間的角落,越堆越多。因此要處理一部份,不然的話夫人也很有意見。」他說,「總之他是指控我在孔網上面的非法經營三萬多,但實際上同期我自己買的書就超過了這個數額,所以還是一個本質上的消費者、買書人。」

楊暉律師的私人藏書。(微信圖片)
楊暉律師的私人藏書。(微信圖片)

楊暉表示,「本來大家買點書、看點書,書多出來的話,有的就送人,有的就轉讓給那些更有需要的,這就是一個良好的循環。也是書香氛圍自然的組成部份。文化局這樣子搞的話,實際上他們搞的一個小的『文化大革命』。這樣弄的話,孔網上面那麼多人全部都要這樣子,整個排查、處罰。」

楊暉律師的私人藏書。(微信圖片)
楊暉律師的私人藏書。(微信圖片)

聽證會將於5月13日開庭。楊暉表示,這是一個面對面的對抗。「以話對話,以書對書,以人對人,以神對神。」

楊暉書面要求聽證會。(受訪者提供)
楊暉書面要求聽證會。(受訪者提供)

他解釋說,「以言對言就是你們的話過來那我這邊的話也過去,大家相當於一個語言上面的交鋒;以書對書,你給我一個告知書,我也給你念一段羅馬書;以人對人,就是你是個人我也是個人;其實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他的背後有邪靈、撒旦控制他做這件事情,我的背後也有耶和華神,他會教我堅持到底的。」

中國到處是高壓線

近年來,中共以各種形式渠道懲罰維權律師,但以在網絡銷售圖書的名目進行處罰並不多見。

楊暉認為,文化局會出手,也不完全奇怪。「中國就有點像那個奧斯維新集中營一樣的,它那個頭上的那個電線網不止一根,說不定是碰到另外一根網了。它形成一個很嚴密的封鎖系統,如此了才能叫做監獄。」

「他非法地監控了我的微信,實際上也是侵犯了我們通信權的情況下取得了這些東西。」他分析,背後有嚴密的監控。「很多的電線,像蜘蛛網一樣,它會匯總到一個槽裏面去。這個大概在中國有一個部門應該就是政法委,它才能調動這些部門。」

「像我有天晚上送朋友書,晚上12點送出去,當天晚上就有四五個警察過去追這些書,像文化局這樣一個弱勢部門,不可能調動警察的,半夜去做這些事情。」

楊暉指出,實際上這些事情一個個連在一起的話,就可以發現現在中國的基本法制是屬於全面的崩壞,整體上法律意識是屬於在底線以下的。比如,街道辦經常到家裏來崩崩地敲門,理直氣壯就要進去一樣。

「就像清華大學這次校慶跳的舞,跟日本早稻田大學的舞蹈完全不同,審美觀極差。中國的法制意識如果展現在形體上面,就是這樣子,是非常醜陋的。」他說,「不管你信仰甚麼,你都能感覺到這種美醜之間的差別。」#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