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9年反修例風波爆發及去年中共強行實施《港區國安法》後,陸續有政治人物及曾參與示威活動的港人流亡海外。抗爭者阿強(化名)一直擔心自己會面臨政治審判及監禁的命運,在去年國安法生效後,決定離開香港前往英國。他坦言,運氣站在他一邊,「離境時候好驚畀人閘住唔畀走」,而當阿強抵達英國觀察後表示,在海外有很多無名的抗爭者,國際線存在著光譜。

惡法殺到 港人進退兩難

現年30多歲的阿強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即BN(O)來到英國。他坦言因政權的壓迫而走得「好倉卒」,「今日唔走,聽日都唔知仲有冇得走」。

由於申請LOTR(Leave outside the rules,酌情入境)的文件仍未準備好,為免在機場入境時被邊境官員拒絕入境,阿強僅以旅客逗留半年身份入境,其後再向相關部門申請LOTR,最終獲批准逗留至今年3月底。

「我喺離港之前一直都擔心,留喺香港被中共折磨死定係喺在外國餓死。但最後都決定留住有用之身嚟到英國。雖則感覺係苟且偷生,但我學會更獨立同堅強地活下去。衷心感謝一眾有心人幫助。」

英國租屋成生活最大開支

阿強目前在曼徹斯特市定居,他表示除了逗留問題外,還要面對其它生活上的問題,包括BN(O)簽證的移民健康附加費(IHS,Immigration Health Surcharge)、武肺疫情衝擊下的就業機會等,再加上離港倉卒,身上帶的錢也用得七七八八,導致很多難題陸續浮現,其中每月的租金最令阿強「頭痕」。

阿強指出,租金佔每月最大開支,但慶幸當地有一群經濟能力較好的港僑提供協助,付出心力去幫忙,總算可以暫時得到解決,一解燃眉之急。

「呢度生活撇開租屋問題總算都可以,一班有心人提供住宿等幫助。我當時僅靠自己原有嘅積蓄都捱咗幾個月,租金佔好大開支,好感謝佢哋幫助,令我唔使喺聖誕節捱凍。」

另外,阿強表示,持LOTR即使有短期居留和工作權,但仍有許多不便,其中不能使用NHS(國民保健署)的服務,必須持有醫療保險,否則醫藥費可能令人不勝負荷。他直言,這些對一般英國人來說是很小的事情,但對一個沒有正式居留身份的人,可以很苦惱。

流亡手足互助渡難關

在訪問中,阿強提到其他流亡當地的港人情況,稱在曼城也認識數名情況相近的港人,大家經常保持聯絡,尤其是當地超市情報,盡量做到「慳得就慳」。

阿強說,慳錢是其次,通訊主要目的是作情緒支援,知道彼此存在和互相關心,繼而渡過難關。

他解釋,因為有流亡人士已失去了在香港抗爭時的正面態度,「好似睇唔到將來」,為求「慳錢」長期足不出戶,加上當地疫情等因素影響,繼而出現情緒病等問題,「同佢講句聖誕快樂,手足頂住,希望盡能力可以安慰一個流亡手足,等佢唔好感覺自己係『孤軍作戰』。」

「雖然睇唔到可見的未來,但我相信黎明到嚟嘅前夕係最黑暗。」

英國人有禮貌、生活用品價格合理

來到英國後,阿強正慢慢融入當地社區,30多歲的他坦言自己需要更多時間適應,「嚟到只有咬緊牙關生活落去」。

阿強指,抵英超過半年,發現英國人說話雖然愛轉彎抹角,但仍然保持禮貌的態度,這點與香港人完全南轅北轍。另外,即使在聖誕佳節前夕,一般超市的生活必需品價格並沒有像香港般會發「節日財」,價廉物美,「一包薯仔都係賣50p(約港幣$5.8),幾包已經可以應付一星期。」

又說,這種情況在香港已經一去不復返。他指港九的「旺區」店舖大多都是屬於大財團,加上主權移交後受到中共潛移默化,「香港仲點會做到惠民呢樣嘢?」

無名抗爭者成國際線光譜

訪談中,阿強表示英國有一眾寂寂無名、不願被人遺忘的抗爭者,他們都是國際線上的光譜。

阿強認為每個政治光譜都有權將自己的聲音帶到外國,希望可以繼續做好這一點。又坦言只要人人毋忘初衷劍指港共政權,再集結力量在國際線持續發聲,任何光譜的聲音都不會和不應被遺忘!

「英國仲有好多無名嘅抗爭者默默為香港付出,國際線仲有好多光譜!」

阿強在最後說,現時我正在走一條沒有回頭的路,身在英國的他只可以咬緊牙關活下去,稱「黎明嚟到嘅前夕,係最黑暗!」。

曼城被稱為雨城,冬長大風,氣候潮濕。在訪問結束後,阿強離開時落寞的背影,在雨點的襯托下,流露出許多港人萬般無奈的心情。@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