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新華社繼續宣傳習近平在廣西的考察,報道稱習近平4月26日在柳工集團說,「加強黨對國有企業的全面領導」;在廣西善元食品有限公司又說,「民營企業發揮著重要作用。民營企業靈活,敢於闖」,要「給予支持」、「給予指導」,「希望民營企業放心大膽發展」。

習近平對國有企業、民營企業都要抓在手裏。馬雲的螞蟻集團被天價罰款後,馬化騰的騰訊集團似乎又成了風口浪尖。然而,中共實際的動作要大得多,4月29日,新華社報道《金融管理部門聯合約談部份從事金融業務的網絡平台企業》 。中共加快修理這些民營金融企業的背後,應該不只是要收編民營企業,也不是甚麼執法、合規,更可能是想挖出這些企業的後台人物,實際拉開了新一輪內鬥的序幕。

新華社的報道再次打著「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幌子,稱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金融管理部門約談了騰訊、度小滿金融、京東金融、字節跳動、美團金融、滴滴金融、陸金所、天星數科、360數科、新浪金融、蘇寧金融、國美金融、攜程金融等13家網絡平台企業實際控制人或代表。

在中國大陸,這13家企業能安然從事網絡金融業務,應該不是單純的民營企業,背後勢必有中央到地方的各級官員開綠燈,否則根本別想涉足金融領域。不管是某個中央官員發話,還是某個地方官員作梗,都隨時可以掐掉這些企業的生財之道。這13家網絡金融企業的背後,都應該有大大小小的中共官員扶持、護航,甚至台前的人不過就是白手套,不然這些企業早就夭折了。

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金融管理部門,一直都能決定這13家企業的生死;不過,這幾家金融管理部門卻一直沒有動用手中的權力,可見上下都心照不宣,很可能哪家企業的背後金主是誰,各自都早就心中有數,誰也不想輕易碰。當然,這些部門的內部官員或許也早就利益均霑,更不可能動。

馬雲被首先開刀後,很快露出了背後江曾集團的影子,江澤民孫子江志成的「博裕資本」,原是阿里巴巴的股東之一,聞風後立即把部份業務從香港轉移到了新加坡,中共權鬥開始涉入了更龐大的資金和財產控制權的爭奪。

如今,中共現任高層連串失誤導致了內外交困,深感面臨著黨內的種種質疑。習近平不但不願認錯,還準備在20大連任,應該急需把更多官員的把柄抓到手裏,既可平息質疑的聲音,又可為連任鋪路。於是,金融監管部門被下令出場了。

假如真為了「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金融管理部門早就該認真執法,實際一直毫無動作,直到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才忽然聯合出動,自然得到了高層的命令。

按照新華社的報道,金融管理部門很會為自己打圓場,稱「網絡平台企業在提升金融服務效率和金融體系普惠性、降低交易成本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發展的總體態勢是好的」,「但同時也普遍存在無牌或超許可範圍從事金融業務、公司治理機制不健全、監管套利、不公平競爭、損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等嚴重違規問題」。

這麼多嚴重的問題,還「普遍存在無牌或超許可範圍從事金融業務」,金融部門竟然一直不聞不問,還能評價為「發展的總體態勢是好的」,如此自相矛盾的話,實際顯示了此次約談的不尋常。

新華社報道稱,此次約談的網絡平台企業,「具有綜合經營特徵且業務規模較大、在行業內有重要影響力、暴露的問題也較為典型,必須率先嚴肅糾正」,並稱「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網絡平台企業的規範健康持續發展,對加強平台企業金融監管、規範平台經濟競爭秩序等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提出了明確要求」。

可見,金融管理部門確實接到了中共高層的直接命令,而且還有「明確要求」,才不得不出面執法。報道提出了七大整改要求,包括「全部納入金融監管,金融業務必須持牌經營」等;並稱「一視同仁對各類違法違規金融活動『零容忍』」。

金融管理部門一直容忍了普遍存在的「無牌或超許可範圍從事金融業務」,顯然也一直沒有「一視同仁」,如今卻忽然變成了「零容忍」,來自高層的壓力實在夠大。

被約談的企業應該沒有選擇,前台的法人或代表只能表示接受整改,如果有巨額罰款,估計也得花錢免災。背後的金主官員們,大多數應該很知趣地趕緊向高層表忠心,甚至不得不與相關企業切割;敢於繼續捉迷藏甚至變相對抗的,估計免不了成為反腐的對象。又一場緊鑼密鼓的中共內部清洗登場了。#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