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信陽市息縣維權人士邢望力近日前往看望人權律師江天勇,遭到當地政府威脅警告,隨即前往北京繼續上訪,卻被北京和地方警察非法抓捕,後一度失蹤。

旅居紐西蘭的、邢望力的兒子邢鑒告訴《大紀元》記者,經確認邢望力現在被息縣治安大隊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15日,目前拘押於息縣拘留所。

「所有的消息都封鎖了。後來有人告訴我母親去治安拘留所裏看一下,疫情原因不讓會見,只見到一張拘留證。整個過程都沒有通知家屬。家人很著急,因為他受過很重的傷,身體也不好。拘留所是不願意接納進所的,但是迫於上級壓力接收了。」他說。

據介紹,4月20日,邢望力夫婦前往河南省羅山縣靈山鎮看望被非法軟禁的人權律師江天勇,觸動了當局的神經,邢望力被警告「不老實,就搞(整)他」。

4月23日上午8點多,息縣淮河派出所所長張振華、副所長房濤、息縣淮河街道辦事處駐曹園社區幹部姜成等人把邢望力夫婦誘騙至淮河街道曹園村委會,警告他們:不能多人聚會拍影片、煽動其他人上訪、越級上訪、衝撞國家機關、穿訴狀衣喊冤、攔車喊冤……。邢望力妻子徐金翠現場想錄音錄像被制止。

邢鑒說,「當天下午,我父親搭上了汽車去北京了。27日去北京市東城區正義路郵局郵寄信件,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警員攔截盤查身份證並扣留,傍晚把他和另一息縣訪民余俊交給當地政府,當地僱了二輛黑車,把他們分開連夜押送回去。」

當天晚上6點多,邢鑒曾撥通父親的電話,問他發生了甚麼事情?聽到他旁邊的警察厲聲讓他掛斷電話。此後邢望力的電話一直可以連通,但是沒有人接聽。

後得知,4月28日早上四五點,邢望力到達息縣淮河街道派出所,後被息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帶走。「我母親去問了,一點消息都得不到,就好像一個人莫名地失蹤了。」邢鑒提供的一段給治安大隊長張強的錄音顯示,他尋問父親在哪裏?張強稱不知道、不清楚,還讓邢鑒回去說幫他查查。

邢望力因到北京上訪被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15天。(受訪者提供)
邢望力因到北京上訪被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15天。(受訪者提供)

邢鑒認為,當地政府搞得太荒唐了。本來父親就是合法、正常地去反映一個訴求。如果他要是違法的話,北京市公安局當時就把他抓捕了,而不是移交地方,且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文書。

「我在國外待久了,真的感覺中國(中共)這種司法操作程序確實讓人很氣憤。公安機關怎麼有權力判定一個人違法、有罪呢?他是沒有經過法院的審定的。它搞的就是一言堂,說你有錯你就有錯,這就是極權統治最明確的表現。」

據維權網報道,上世紀末,邢望力曾向信陽市相關部門反映時任息縣城郊鄉黨委書記李學超(現任息縣宣傳部部長)非法徵糧,李一直懷恨在心;2002年邢鑒被信陽市棉麻公司司機陳汝舟醉酒超速駕駛撞至肝破裂右腿骨折,李學超等官員包庇醉駕、私分賠償款。邢望力因此走上維權之路。

邢望力逐步從個人維權,發展到後來為普通民眾維權,參與推動中國法治、民主、人權的行動。多次遭到中共迫害構陷入獄。

2016年8月底,邢望力在息縣看守所被當局指使犯人用鈍器擊打成顱腦粉碎性骨折,昏迷二十多天。在國際媒體和人權組織特別關注下,當地政府從美國購買了一個鈦合金的顱骨替代品。

邢鑒表示非常敬佩自己的父親,父親性格豪爽,認準的事就會去做。「『寧肯站著死,絕不跪著活』,他就是這種人。我老爸曾受過威脅,要把他活埋了。當時國際社會關注,要不早就被消失了。」

他說,「地方官員打擊報復,把家裏的低保全部取消。我父親去北京討生活,打點工,案子的事寄寄信,去信訪局跑一跑,就這麼個想法,但是也受到打擊報復。我媽種點菜拿到集市上,一天賣個二三十塊錢,辛辛苦苦的,還遭到城管的追打,簡直他不給我們家人留一條活路。這簡直是屠殺。」

他表示感謝國際社會的關注,也呼籲多關注江天勇律師,並要求當局無條件釋放他們。「他們是無罪的,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不但無罪而且有功。不光我父親和江天勇,包括所有參與維權的,對這個社會都是有貢獻的,多多少少地對這個公權力進行了監督,可以促進這個社會法制、民主、人權的進步。」

「如果沒有國際上的聲音,估計中共像殺豬一樣,把中國人一個一個殺掉。」邢鑒說,「共產黨連個黑社會都不如,古時候土匪綁票還給你一個票單呢,它連個票單都不給你。連土匪都不如,土匪還講道義、講規矩。它都不跟你講規矩。」#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