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在去上班的車上,坐在我對面的乘客問我,何時能到市中心。我一聽就知道他是第一次到這裏,因為這車不到市中心,中間需要換車。我詳細向他解釋,但他還是不明白。我看他很著急,像是趕時間,如果走錯路,耽誤事就不好了,就說:「等會你跟著我就好了,我帶你去。」 聽了這話他才放鬆下來。 

我很好奇:他一個人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趕時間卻完全不知道車次,甚至不知道如何到市中心。這些年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人。 

帶著這些疑問,我問他來這裏是旅遊還是出差。他說都不是,他是到這裏的監獄來的。我問:「是來工作嗎?」 他說:「不是,是因為我犯法被捕了。」 

我吃了一驚,這個小伙子舉止得體,略帶靦腆,怎麼會是罪犯?更讓我吃驚的是,他居然如此坦白,毫不避諱。我嚇了一跳,但這更激起我的好奇,我就和他聊起來。 

他說他是因為打架傷害他人而被捕監禁3個月,在這裏的監獄服刑,今天出獄,他要到市中心坐車回另一個城市的家。他還給我看了他的出獄證明以及車票,他說車票是監獄給他買的。我問他既然要趕車,為何不用交通軟件先查好時間呢,幾乎每個年輕人都會用這個軟件。他拿出手機給我看,手機是Iphone 5的,但關機了。他說自從他進監獄,三個月來他就沒再用過手機,現在早就沒電了。 

我最好奇的是監獄裏的條件,聽說裏面很舒服,像住賓館,我問他是不是這樣。他確認那是事實,但他在裏面這三個月像是熬了三年。前兩個月被一個人關在一間屋子裏,雖然裏面生活用品一應俱全,也有電視和DVD,如果想看書,提出來都會得到,確實像住酒店,但就是無法與人溝通,單獨待在一個屋子裏,完全沒有人可以交流。那種寂寞是非常難熬的,他說他再也不想進這種地方了。 

以前我一直有個不解的疑問,這樣舒適的監獄豈不是把懲罰變成獎勵?這怎麼能讓罪犯畏懼和悔悟呢?現在我看到了一個實際有效的例子,那就是不靠虐待和暴力也能達到懲戒的效果。 

摘自歐洲《希望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