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珍,在採訪途中,被中共特務跟蹤。梁珍質問:「你是不是《大公報》記者?」跟蹤的男子一聽,撒退就跑。梁珍一邊追趕,一邊喊。這名男子加快速度,逃之夭夭。

梁珍說,她之所以懷疑此人是香港親中共報紙《大公報》記者,是因為當天《大公報》刊登一篇污衊法輪功與大紀元的文章。文中,除抹黑法輪功外,還提到她的行蹤。

4月24日,一名謊稱「送外賣」的男子到梁珍家敲門。梁珍連番發問,男子前言不搭後語。梁珍直接問:「你是不是中共特務?」男子倉惶離去。

梁珍是一名年輕的女記者,她敢直面跟蹤她的人,敢當面質問跟蹤她的人,敢追趕跟蹤她的人,只因為她心正、身正、行正。

跟蹤梁珍的人,是一名身材壯實的男子,不僅不敢正面回應梁珍的提問,一邊支支吾吾,一邊撒退就跑。如果你不是《大公報》記者,不是中共特務,你大可理直氣壯為自己辯護,你跑甚麼呢?

中共特務錯在哪裏?

梁珍是深受香港民眾和海內外華語觀眾喜愛的大紀元資深記者,從2002年開始在香港大紀元新唐人工作。近20年來,她一直秉持傳統價值和普世價值,把最真實的資訊,傳遞給香港民眾和海內外華語觀眾。

梁珍有一個品牌欄目叫《珍言真語》。其中,採訪了香港各界頗有影響力的主流人士,包括前政府高官、立法會議員、資深時事評論員、大律師、明星藝人等,彙集了許多令人耳目一新、啟迪人心的香港故事。

這個欄目為甚麼叫《珍言真語》?梁珍說:「因為我的名字有一個『珍』字,而且我從小就很相信一個『真』字。」

珍是「珍貴」、「珍重」、「珍惜」。中國人常講:「良言一句三冬暖」。香港這顆曾經享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的「東方之珠」,如今正遭遇有史以來的最大危機,「珍言」猶可貴。

真是「真誠」、「真實」、「真相」。真誠最能打動觀眾的心,真實的資訊有時是能救命的,真相大白於天下,邪惡沒有藏身地。梁珍就是以真誠之心,報道真實資訊,揭示紛亂表象背後真相的記者,「真語」更難得。

今年是中共老祖宗馬克思發表《共產黨宣言》173年。縱觀170多年的國際共運史。共產黨人按照馬克思的要求,跟資本主義斗了170多年。結果怎麼樣?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全部垮台。

之後,中共成為全球唯一最大的共產主義政黨。1999年7月20日,中共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發動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到如今,中共不僅沒能打倒法輪功,相反,法輪功洪傳到亞、歐、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個國家和地區,北到北極圈內的芬蘭羅瓦涅米市,南到靠近南極的紐西蘭南島,東到太平洋上的塞班島,西到大西洋邊的紐約長島,到處都有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的身影。

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實際上,是在中國大陸、在香港、在世界各地,大搞「假、惡、鬥」的22年。結果怎麼樣?

我曾在中紀委監察部工作過,我一直在研究中共的腐敗問題。據我初步統計,中共十八大以來,查處的億元以上貪官,已達80多個。這個數字是世界之最。

1月29日,原中國華融公司董事長賴小民,因貪腐17.88億元被執行死刑。時隔不到一個月,2月27日,又曝出原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李建平貪腐30多億元的消息。一個月後,3月28日,又曝出大連官員徐長元涉黑資產超100多億元的驚天黑幕。這些數字也是世界之最。

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將中共變成了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中國人談到「某某某過世」時,常說「某某某百年之後」。百年中共說了太多假話,做了太多壞事,欠下太多血債。到今天,歷史已走到「天滅中共」階段。

中共特務繼續跟中共作惡,一時可能得到幾個臭錢,一旦惡報臨頭,追悔莫及。

中共特務下場大都很悲慘

1949年中共顛覆中華民國前,對地下黨有一個十六字方針:「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當時,很多中共地下黨員,也就是中共特務,打入中華民國黨政軍機關內部,竊取重要情報。

但是,1949年中共佔領南京後,對地下黨制定了一個新十六字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這十六字方針成為中共當政後整肅地下黨的重要依據。

中共建政後發動了幾十場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中共地下黨(中共特務),是挨整的重要對象。幾乎所有地下黨員都挨過整,許多人被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被稱為中共六大美女間諜之一的陳修良,原南京市委書記,被打成「極右分子」,被開除黨籍,撤銷一切職務,連降六級,挨整22年。陳的丈夫、原浙江省長沙文漢,被打成「反黨集團」頭目,中共黨內最大的右派分子,被開除黨籍,撤銷一切職務,含冤而死。

中共高級特工潘漢年,1955年被秘密抓捕,曾被關進秦城監獄,1963年被判刑15年,文革中被判無期徒刑,最後在湖南勞改期間病亡。

與潘漢年齊名的中共高級特工王超北,在秦城監獄等地,被關押17年零9天。

曾專門為中共收集戰略情報的閻寶航,72歲時被抓進秦城監獄,後被折磨致死;同時被抓進秦城監獄的,還有閻的小兒子閻明復,被關押八年。

1949年前當過中共北平市委書記的劉錫伍,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助中共贏得遼沈戰役勝利的中共高級特工葛佩琦,被中共打成「雙料反革命」——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被判處無期徒刑。

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苦海無邊 回頭是岸

香港大紀元,是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大紀元媒體集團的重要組成部份。

大紀元媒體集團已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中文和多語種報紙與網絡媒體,在全球35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發行五大洲,擁有包括中文、英文、法文等23種語言的網站。大紀元媒體集團的記者遍及全世界。

中共特務對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珍的追蹤、騷擾,也是對全球大紀元媒體集團記者捍衛新聞自由的干擾、破壞。世界各地大紀元的記者,都將密切關注香港中共特務的動向,及時向全世界揭露香港中共特務的一切醜行。

歷史和現實無數事實已充份證明:充當中共特務,害人、害己、害子孫。這裏,我再次正告香港中共特務:

中共滅亡的結局是註定的。中共滅亡後必有大清算。所有替中共賣命、助紂為虐的特務都將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

為了你們自己和家人的未來,現在猛省回頭還來得及;否則,下場一定更悲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