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梁珍近日被人跟蹤及敲門滋擾。4月27日下午,梁珍在《香港大紀元》發言人吳雪兒的陪同下去旺角警署報警。梁珍表示,希望警方能夠保護市民,也希望香港市民關注《大紀元》記者與法輪功學員的安全。

梁珍與吳雪兒在旺角警署前會見傳媒,二人手持標語寫著「抗議打壓新聞自由」、「維護港人言論自由」、「報導真相絕不退縮」、「譴責中共恐嚇記者」。

4月27日下午4時30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右)與發言人吳雪兒(左)到旺角警署就近日梁珍兩次被滋擾事件報案。(宋碧龍/大紀元)
4月27日下午4時30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右)與發言人吳雪兒(左)到旺角警署就近日梁珍兩次被滋擾事件報案。(宋碧龍/大紀元)

梁珍講述她在4月26日被人跟蹤的過程。當日下午5時許,梁珍去一間「黃店」(支持民主運動的商店)做採訪。從港鐵太子站出來,一個戴帽子、塞著耳機的中年男子一路尾隨她。梁珍感覺他形跡可疑,於是有意繞遠路,在周圍繞了幾圈,男子始終在她附近。

梁珍說:「他似乎知道我的目標是這家黃店。我繞了一圈,他看不到我的時候,於是就往那家黃店走。」

梁珍用手機一邊錄影,一邊走上前質問對方:「為甚麼你要跟蹤我?」男子一邊往前走,一邊否認,稱「我不認識你」。梁珍說:「你不認識我,為甚麼從太子站,一直跟蹤我到這裏?」梁珍又問他:「你是不是《大公報》記者?」男子這時候突然往前跑,梁珍一邊追趕一邊喊:「你是不是《大公報》記者?」男子迅速逃跑。

梁珍說,這名男子明顯是作賊心虛,「如果真是我冤枉了他,他可以澄清,為甚麼要跑?」

4月27日下午4時30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就近日兩次被滋擾事件報案。報案前接受媒體訪問。(宋碧龍/大紀元)
4月27日下午4時30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就近日兩次被滋擾事件報案。報案前接受媒體訪問。(宋碧龍/大紀元)

梁珍表示,之所以懷疑此人是《大公報》的記者,是因為當日《大公報》刊登一篇污衊法輪功與《大紀元》的文章。文中,除了中共一貫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之外,還提到了她的行蹤。這篇文章令梁珍開始警惕她成為中共喉舌的目標,所以才留意到這名可疑人。

在被跟蹤的前兩日,4月24日,有一名可疑男子來到梁珍家住址,對樓宇保安聲稱「送外賣」。保安看他形跡可疑,於是要求他登記身份證。他登記的名字叫「廖X良」。

之後男子上樓敲門,對梁珍說,一個外國姓程的朋友托他送東西來,又說東西很大,放在樓下。梁珍說,不認識姓程的外國朋友。男子問:「你不就是梁珍嗎?」梁珍問他是甚麼人,姓程的朋友電話號碼是什麼,要送甚麼東西?男子一直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後語。梁珍質問:「你是不是中共特務?」男子稱,他在樓下登記了資料。

男子離去的時候,梁珍出門拍攝他的照片,沒有見到他帶來所謂很大的東西。

梁珍認為此人上門的目的,是證明她住在那裏。「所以我就覺得中共在恐嚇我:已經被他們盯上了,他們知道我的住址。這是非常邪惡的手法。」( 詳見相關新聞及影片

梁珍呼籲港人保護記者

梁珍表示,收到了很多網友、嘉賓和學者的問候與關心,讓她感到更有力量,也很感謝大家的關心。梁珍坦言,自己也會感到辛苦,面對危險時感到心理掙扎,「我覺得每個人都需要大家的支持,我們都是人,卻要面對恐嚇。因為有這麼多香港人支持我,所以我們更需要留在香港,為香港發聲。」

當被問及日後有甚麼辦法保護自己,梁珍表示,香港人會保護記者。「我是一個弱質女子,我不會打功夫、沒有錢請保鑣。但是,我相信我沒有做錯事。如果香港還是一個法治社會,我覺得香港人應該保護我們記者。」

梁珍又說:「我擔心我家人的安全,所以我大聲出來講。我也希望所有的市民,面對恐懼的時候要講出來,不可以讓恐懼支配我們的自由與我們的生活。」

《香港大紀元》發言人吳雪兒也呼籲香港人關注《大紀元》和法輪功在香港的情況,「我覺得維護言論自由是每個香港人要做的事」。

在完成報案後,梁珍表示警方已經「開了file」,希望警方可以保障市民的安全。

離開警署前,梁珍重申,中共打壓傳媒的企圖不會成功,「報道真相是記者的天職,《大紀元時報》一路所堅持的就是『報道真相』這個原則,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害怕和恐懼。」

4月27日下午4時30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右)與發言人吳雪兒(左)到旺角警署就近日梁珍兩次被滋擾事件報案。警察公共關係科黃Sir到門外向梁珍初步了解事件。(宋碧龍/大紀元)
4月27日下午4時30分,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右)與發言人吳雪兒(左)到旺角警署就近日梁珍兩次被滋擾事件報案。警察公共關係科黃Sir到門外向梁珍初步了解事件。(宋碧龍/大紀元)

譴責《大公報》跟蹤記者

當被傳媒問及是否確定跟蹤她的人是《大公報》的記者時,梁珍表示,她有將過程錄下來,市民可以自己判斷。她強調,《大公報》派人跟蹤她確有其事,「連我幾點出現在哪個地方,甚麼時間採訪,以及我平時的生活、修煉法輪功,他們都瞭如指掌。」梁珍說:「我希望《大公報》出來解釋為什麼跟蹤梁珍。」

梁珍表示,記者不是新聞主角,記者有自己的工作、生活,私隱應該受到尊重。

梁珍譴責《大公報》對她長期跟蹤。她說:「大家都是記者,不同政治背景的記者,作為媒體同業,你沒有理由把我當成你的目標。就算我有個人的信仰,那也是我的信仰自由,信仰法輪功在香港是合法的。」

近日,《大公報》連續刊登四篇文章攻擊法輪功,內容包括跟蹤、偷拍法輪功學員。在此之前,該報也曾經針對香港記者協會、職工盟等團體,刊登所謂「揭秘」文章。在本年初,該報記者謊稱是老師及社工,前往創辦天水圍社區關注組的11歲少年王繼祖家中拍攝、起底,令他精神壓力大增,被迫辭去關注組主席職位。

修煉法輪功增加勇氣

至於《大公報》為何開始刊文攻擊法輪功,梁珍表示,今年的4月25日是1999年法輪功萬人上訪22周年,而即將到來的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相信《大公報》在此時接連刊文有政治任務。

梁珍在《珍言真語》節目中說,這顯示出中共用特務手法監視、滋擾,製造恐怖氣氛。不過,梁珍也指,中共在20多年來,派出大量人力來跟蹤法輪功學員,炮製所謂證據,「法輪功在它們眼中,所有的事都是情報」。事實上,法輪功的修煉活動都是公開的,法輪功的書籍在網上都可以下載。「法輪功學員只不過就是早上去公園煉功,晚上大家一起讀讀書,就是這麼簡單。」

梁珍強調,法輪功在香港合法註冊,政府應該保障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權利。她也指,全世界都很關注香港法輪功學員的安全。

在《珍言真語》節目中,梁珍表示,修煉法輪功20多年,增加了她的勇氣與力量,她才可以在面對跟蹤與恐嚇時,堂堂正正地反問對方:「為甚麼你要跟蹤我?」她說:「如果我沒有了這個信仰基礎的話,其實我是不可能成為你們心目中一名勇敢的記者的。」

惡徒頻繁襲擊法輪功真相點

近日,香港多個法輪功真相點頻繁遭到親共份子的破壞及襲擊。4月2日及3日,五個法輪功真相點分別受到至少一次襲擊。惡徒手持尖刀,毀壞橫幅、展板,還在豉油街推倒老年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報案後,警方以「刑事毀壞」在不同地方拘捕了八名涉案者,案件由西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五隊接手調查。本報獲得警方消息,在已拘捕的八人中,六人有刑事紀錄,部份有黑社會背景。

警方表示,刑事毀壞屬嚴重罪行,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監禁十年,提醒市民應從合法途徑表達意見,切勿以身試法,並說案件仍在調查中,不排除會有更多人被捕。

除了這宗案件,本月還發生多次暴力襲擊法輪功學員的案件。4月9日,在豉油街真相點,親共份子將可樂潑在82歲法輪功學員趙婆婆的頭上。4月16日,法輪功學員曾小姐在上水天橋被襲擊,頭部淤青腫起,且左肋被踢中數下。襲擊者還搶奪她的手機,並扯下橫幅。

梁珍將繼續堅守在香港

梁珍在旺角警署前表示,她受到的跟蹤、恐嚇不是針對她個人,相信與一系列對傳媒人、對法輪功真相點與大紀元印刷廠的襲擊事件有關。除了她之外,還有多名大紀元員工在大陸的家屬受到大陸公安的恐嚇。

香港傳媒工作者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在梁珍遭到跟蹤的同日,資深媒體人、D100主持李慧玲在4月26日因為健康原因宣佈「封咪」,她表示自己很累。而在上個月,D100的另一名主持傑斯因為「國安法」罪名被拘捕及還押。

承印《大紀元時報》的新時代印刷廠在4月12日遭暴徒破壞,印刷機器損毀嚴重,《大紀元》實體報紙被迫停印三日。國際紛紛譴責中共破壞香港新聞自由。外界也關注《大紀元》是否可以繼續在香港營運,有人更建議《香港大紀元》搬去台灣。

梁珍說:「這是我不想看到的,我會堅守在香港繼續工作。我不想看到香港連《大紀元》和法輪功都無法生存,這是香港的危機。」

《香港大紀元》社長郭君在《英文大紀元》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中表示,如果《大紀元》不得不離開香港,是非常不幸的事情」,「我們希望趁它還沒有發生前,能夠制止這樣的事情出現。」@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