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共因掩蓋疫情造成病毒在武漢大爆發,繼而使瘟疫蔓延全世界,致使至今染疫死亡者超過三百多萬人。即使在大疫下,武漢當局也不放鬆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20年,武漢市法輪功學員中至少50人遭綁架、56人被騷擾、16人被非法判刑、6人被非法庭審、7人被非法構陷至檢察院法院、2人遭迫害含冤離世。

以下是其中的部份案例:

危有秀被武漢二支溝看守所迫害離世

危有秀,女,1948年出生,自從修煉法輪功後,認識她的街坊鄰居說她不但身體好,對人也很真誠。

2018年6月2日,危有秀在武漢市中山公園被盤踞在公園的人搜出新唐人(海外敢於揭露中國時弊的獨立媒體)光碟後,被強行帶走,後被關進武漢東西湖二支溝看守所(武漢第一看守所)。

這一關就是一年多,有人看見她在看守所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走路要人扶。

2020年8月15日,她家人接到通知說,危有秀已死亡,給出的理由是她死於白血病。

被抓前她身體健康,被非法關了一年,就死於白血病。她家人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劉社紅夫妻分別被枉判7年半和7年

2019年9月4日,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劉社紅和妻子趙秀娟在荊州市被綁架,非法關押在荊州市荊州區西門看守所。

2020年12月3日獲悉,劉社紅被非法判刑7年半,妻子趙秀娟被非法判刑7年。

劉社紅,五十多歲,原籍湖北省咸寧市鹹安區大橋村。1993年,受社會不良風氣影響,染上吸毒惡習,因吸毒、鬥毆,多次入獄。

2006年,劉社紅坐牢時接觸了法輪功學員,開始修煉法輪功,僅4個月時間,戒掉毒癮,變得身體健康、紅光滿面。

為了營救親人,劉社紅的哥哥在經濟非常困難的情況下,請了律師。律師多次要求會見劉社紅和趙秀娟,被看守所拒絕。

王浩被非法判刑1年2個月

2019年8月29日,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浩給人們講法輪功真相時,被利川國保綁架,後被非法判刑1年2個月。

王浩,1973年出生,原湖北省武漢市中國船舶重工集團第七研究院武漢第709所的職工,從事生產工藝設計工作。他1996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工作認真。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浩堅持信仰,先後被非法關押7次,並被單位無理開除,遭受了身心上的迫害。

武漢電氣自動化工程師周勇夫婦被綁架

武漢市沌口經濟技術開發區法輪功學員周勇和妻子小劉於2020年9月9日被沌陽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走了家裏的私人物品。警察稱有人舉報小劉張貼法輪功真相傳單。

小劉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周勇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

夫婦倆突遭綁架,家中老小皆失去照顧,對他們的身心造成嚴重傷害,給小孩讀書帶來嚴重影響。

周勇為人忠厚,讀書成績優秀,工作事業有成,是開發區資深的電氣自動化工程師,在開發區乃至武漢市自動化行業圈都有廣泛的口碑和影響。

夫婦倆在開發區創立自動化公司多年,深得客戶和合作方的好評,是小微企業的典範。

兩人突陷囹圄,使相關客戶和合作方失去產品和技術的支持,也成為當局綁架的受害方。

歐陽海文被非法扣除退休工資

武漢礄口區法輪功學員歐陽海文曾在武漢軍區空軍後勤部隊工作,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道德品質提高,成了單位的技術骨幹。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4年,關押在臭名昭著的沙洋監獄,受盡酷刑折磨,始終沒有「轉化」(放棄修煉)。

2015年,他被釋放回家,其姐幫他交滿了15年社保,每月拿退休金2,800元。2020年9月,礄口區社保局取消了他每月應得的正常收入,而且還要勒索他十三萬多元錢。#

資料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