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紅牆外出現一道萬人長龍。他們的平靜、祥和、理性,震驚了世界。

他們是誰?為何來到這裏?

為何去北京上訪

1999年4月25日的法輪功北京萬人上訪,又被稱為「四二五」。他們的目的地是中南海西門的信訪辦。

「四二五」的「導火線」是天津教育學院事件。1999年4月11日科痞何作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上發表《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污衊法輪功,從而引發天津警察暴力毆打、抓捕法輪功學員。


2021年4月24日傍晚,美國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閻志君(左一)在紀念四二五萬人上訪22周年的活動現場。(李辰/大紀元)
2021年4月24日傍晚,美國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閻志君(左一)在紀念四二五萬人上訪22周年的活動現場。(李辰/大紀元)

現旅居美國華盛頓DC的法輪功學員閻志君,當年在天津從事英語教學研究,職稱是高級教師。

因閻志君曾在天津教育學院進修,所以當地法輪功學員委託她特意到天津教育學院找到何作庥的這篇文章。

文章拿回後,大家都覺得此文完全在抹黑法輪功,認為有必要去澄清事實。

此後,大約有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去了天津教育學院。

1999年4月22日、23日,閻志君白天上班,下班後就騎著單車去了天津教育學院。

她表示,大家都很安靜,讓出了人行道,沒有影響那裏的教學。

「第二天警車來了,來了好多警察,抓人,往車上拽啊。兩個車,一個車抓了20來個人,兩個車40多個人。」

「我們煉功點的一個小伙子,被抓的時候只穿了一隻鞋,另一隻鞋掉了。」

「整個天津教育學院,都清場了。」

閻志君說,後來學員被告知,「這個事不是天津幹的,必須得北京發令,才能把人接回來。」

現旅居紐西蘭的法輪功學員張麗華,在當年4月21日、22日、23日,去了天津教育學院。

她說,何作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發表的文章 「完全是歪曲、污衊和誹謗。 我才修煉了一年時間,法輪功對我的改變,是我親身經歷的。他說的不是事實,我就想去把這個講清楚。」

修煉法輪功前,張麗華身體非常虛弱,疾病纏身——心臟病、胃潰瘍、慢性腸炎,肝硬化……「我的臉是黑灰色的、病態的,沒有光澤。」但是,「隨著兩個星期把書(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看完,我一身的毛病都沒有了。」

並且,張麗華過去想不開的事情,都能想開了。「我變成一個心胸開闊、為別人著想的人。」

她表示,4月22日在天津教育學院那天,她看到對面樓上有人給現場的法輪功學員錄像。「那個錄像頭不斷地調整著方向,偷偷地拍錄。」

4月23日,天津市市委書記宋平順到訪天津教育學院。他離開後,數百名警察衝進來,暴力清場,45位法輪功學員被抓走。

張麗華表示,抓人事件發生後,學員到天津市委大樓靜坐。結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此事;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天津市委的這句話,引發約萬名法輪功學員去了北京。

萬人上訪 現場壯觀 天空出現法輪

現旅居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匹茲堡的法輪功學員肖希平,當年是北京農業職業教育學院的講師。

肖希平說,1999年4月24日晚上,她在學法點知道了天津警察打人事件,於是就和學院的三個同事,第二天去信訪辦上訪。

「(我)是坐著巴士去的,倒了兩趟車,到西單的六部口下車,準備再到信訪辦。可是都沒能走過去,因為當時馬路邊上都是大法弟子了。(大家)都挺安靜的。(人行道)都讓出來了,(行人)該怎麼走,就怎麼走。警察在邊上抽煙、聊天。」

她表示,看到有的大法弟子跟警察講真相,「講大法怎麼怎麼好,講自己的修煉體會。警察把煙頭扔在地上,大法弟子就撿起來。」

「上廁所,大法弟子都排隊。當地老百姓上廁所,都不用排隊。(有專門的廁所坑位,給他們留著。)」

當天上訪期間,朱鎔基總理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學員代表提出三個要求:1. 釋放天津無辜被抓的法輪功學員;2. 恢復《轉法輪》公開出版發行;3. 希望有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

肖希平表示,她當天就有兩個想法:「1.大法弟子代表進去了,有沒有甚麼結果啊,能不能把咱們的想法,及時傳達給領導(人)啊。他們甚麼態度啊,怎麼回答啊。2.大法弟子在這裏,得按照大法弟子的心性要求自己,別影響老百姓的生活。」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上乘修煉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祛病健身有奇效。

肖希平表示,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神經衰弱、腰腿痛等疾病都好了。

肖希平說,「我就覺得順其自然的,就是應該去(上訪)的。天津學員受害,沒有煉功自由。那不等於(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嘛。就覺得是自己的事情。」

美國華盛頓DC法輪功學員王女士當年在北京的外企公司惠普工作。她表示,1999年4月25日晚,她去當地的法輪功學法點參加學法,但是沒看到人,一問才知道,大家都去中南海信訪辦上訪去了。

王女士說,她騎著單車當晚8點多才到那裏的。她騎著單車走了一段,就那一段路,目測至少有幾千人。

王女士在現場看到一位警察對學員說,「你們怎麼還不回去啊?都站了一天了。」

一位女學員非常平靜對警察地說,「沒事。我們就是希望有一個答覆。」


1999年4月25日,中國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局和平上訪,該事件被稱為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事件,也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理性和平大上訪。(圖片來源:明慧網)
1999年4月25日,中國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局和平上訪,該事件被稱為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事件,也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理性和平大上訪。(圖片來源:明慧網)

現旅居美國紐約的法輪功學員趙海英和老伴李和廷,原是北京電話局的員工,兩人於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也是「四二五」上訪的親歷者。

趙海英說,她於1999年4月25日早晨在煉功點得知天津事件,於是去信訪辦上訪。

李和廷說,「我們就是為大法討個公道,沒有別的想法,因為我們受了大法益了。大法就是好的,師父就是好的。」

趙海英原本患有骨質增生,膝關節變形等疾病,走不了路,長期臥床。

修煉法輪功後,她的家人都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我家裏學醫的人挺多的,我嫂子、哥哥、姪子、外甥都學醫,他們都看到我的變化。我外甥說『我姨煉了法輪功以後,變化簡直太大了,脾氣也整個變了』。我以前脾氣暴躁,他們都看到我脾氣的變化,身體的變化,簡直是一天一個樣。」

趙海英的女兒、兒子看到母親的身體恢復健康後,就讓爸爸李和廷跟著媽媽一起修煉法輪功。

趙海英和李和廷的家,離中南海西門很近,穿過兩條胡同,走路20分鐘左右,就到了。

趙海英介紹,「當天大家(基本上)一直站著,有的學法(編著:學習《轉法輪》)或者煉功。沒有大聲喧譁。那個場面特別特別祥和,很靜很靜的。」

「年輕的大法弟子,拿著膠袋去撿煙蒂、紙啊甚麼的。」

當天,很多人在現場看到了天空出現法輪的景象。

趙海英說,「我們看到大法輪。在西門(中南海西門)上頭,特大的法輪,特別清楚,來回地轉(正轉、反轉),轉得可緩慢了。法輪是彩色的,跟書上(《轉法輪》)的一模一樣,很大很大的。可漂亮了。赤橙黃綠青藍紫,顏色是變的,底色在不斷地變。」

她說,警察也看到了法輪。

「警察身上都是法輪,警察用手去擼,問:這是甚麼,這是甚麼?」

「同修說:你們多幸福啊,這都是法輪。警察都直點頭。」

「法輪到處都是。樹上、樹葉上全都是法輪。」

「那天,我看到從太陽射下來一根大功柱,顏色特別漂亮,也是彩色的。」

李和廷也說,「法輪鋪天蓋地的,大的小的,到處都是。」

但是,這次和平的上訪被中共說成是「圍攻」中南海,並以此為藉口鎮壓法輪功。

「圍攻中南海」是中共構陷 現場暗流湧動

趙海英說,「誰說圍攻中南海啊?根本就沒這心思。」

「我們就是為大法討個公道,沒有別的想法,因為我們從大法中受益。大法就是好,師父就是好。」

「7點多就到了(中南海)西門,一直到晚上9點多,說問題都解決了才走的。走的時候,地上真是一點紙屑都沒有。」

李和廷說,「那天特別的靜,環境也特別靜,那個場非常正。我一到西門那兒特想哭。」

「那天回家心情可好了。第二天我們照常出去煉功了。警察往我們身上澆水,但是我們不動心,就在那煉功。他愛潑水不潑水。」

現旅居加拿大多倫多的法輪功學員陳學敏,當年是河北邢台市長征職工醫院婦產科的助產士。

她說,「『四二五』以前,就有人在騷擾了。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他們)放高音喇叭。再後來,用水射。 我們也不知道要發生甚麼事。」

聽說天津事件後,陳學敏於1999年4月25日凌晨坐火車,去了北京。

她說,「(大家)在紅牆西邊的胡同口那裏。一整天,大家都挺有秩序、安靜、祥和。」

「警察在大街上,不遠一個,不遠一個,都站在那。」

她表示,她察覺到「警察混到學員隊伍中。他們都穿便衣。我們怎麼發覺得呢?他們閒著沒事了,就抽煙。他們一抽煙,我們就知道了他們不是煉法輪功的。」


2021年4月24日晚,現旅居美國華盛頓DC的法輪功學員樊明華(右)在接受媒體採訪。(李辰/大紀元)
2021年4月24日晚,現旅居美國華盛頓DC的法輪功學員樊明華(右)在接受媒體採訪。(李辰/大紀元)

現旅居美國華盛頓DC的法輪功學員樊明華也參加了「四二五」。她表示,當天,她看到一輛車,怪怪的,「一邊開車,一邊錄像」。「我就想,身正不怕影斜。(我)就是帶著一顆慈悲心,一顆善心。一點想法都沒有。」

文章前面部份提到的紐西蘭法輪功學員的張麗華,雖然當年沒有參加「四二五」上訪,但是她回憶說,天津學院打人事件,其目的是要將法輪功學員引導到北京去。

「720(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他們又根據這個來做文章。所以我知道了,這個實際是他們在引導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府右街那邊。」

「他們設了一個陷阱,為日後迫害法輪功找藉口,設下一個圈套。」

「和平理性 很了不起」

原北京律師賴建平說,「四二五」法輪功萬人上訪,不僅是「是合法行為」,而且,「這是個很了不起的行為。這麼多人,這麼有紀律、這麼自覺,這麼和平理性,來表達他們的基本人權和基本自由,表達他們對宗教信仰的追求和渴望。」

賴建平律師表示,因為中共恐懼,所以以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為藉口,鎮壓法輪功。他說,「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就是找一個藉口,污衊法輪功。」

「四·二五」大上訪事件,被包括BBC、《紐約時報》、美聯社在內的西方媒體紛紛報道;稱此事件是「六四」後中國人民最大的上訪活動。

荷蘭一家媒體報道說:「我們荷蘭有一個記者在『四·二五』當天親自到中南海採訪法輪功學員。在採訪上訪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他寫道: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隊伍,並把《轉法輪》稱為藍色經書。他在後面寫道,他們(法輪功學員)有神的紀律,走後地上沒有留下任何髒東西。」#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