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參加過『4.25』上訪嗎?」法輪功學員姚彥會每次被抓,警察幾乎都會這樣問他。每次他都堂堂正正地回答:「是的。」1999年4月25日,時年26歲的他親身見證了「萬名法輪功學員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訪」(簡稱:「4.25」)那段歷史。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從那天開始起,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開始醞釀並在幾個月後發起了對信仰「真、善、忍」的上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打壓迫害。時至今日,22年過去了,迫害還在繼續。

當年,姚彥會秉承善念向政府反映情況,結果被非法抓捕、非法關押,歷盡酷刑折磨,多次遭遇生死劫,最後流離失所。2019年,他輾轉來到美國。

親歷「4.25」和平上訪

1996年,還在大學讀書的姚彥會抱著對生命意義的思考,有幸得到了《轉法輪》一書,書中揭示了「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讓他深深地折服,從此走上修煉之路。

當年畢業後,他受聘於大型國企中石油下屬企業、遼寧省葫蘆島市的錦西煉油化工總廠。1999年4月11日,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主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上,發表了詆毀攻擊法輪功的文章。

4月23日晚,部份前去反映情況的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警察告知:無權放人,去北京反映。4月24日,姚彥會得知有法輪功學員要去北京,他也立即買了火車票,坐上了去京城的列車。

4月25日晨,姚彥會等人找到了府佑街,「我發現前面有警察在指揮我們向旁邊轉,於是我們就按照警察的指揮走。」他說,「這時街道的兩邊都是法輪功學員,其中有學員提醒我們請站到馬路沿兒上,不要影響交通。於是我們就都靜靜地沿著馬路沿兒向前走。找到一個空位後,就靜靜地站在那裏。」

「大約早上8點多,前面忽然響起一陣掌聲,就聽有人說朱鎔基總理來了,然後又有人說:朱鎔基帶幾個學員一起進去了。這些代表帶去了我們法輪功學員的三個訴求。」

三個訴求分別是:
(1)釋放天津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
(2)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公開出版。
(3)為法輪功學員提供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姚彥會表示,「晚上9點左右,傳出消息說,天津的學員已經釋放,國家『從未禁止』煉法輪功,之後大家就陸續散了。」

22年後,回憶起當時的經歷,姚彥會談道:「法輪功修煉者是認真修煉、實踐法輪大法修煉的修煉人,這是一個和平、理性、堅韌的人群。」

他提到,法輪功的原則要求煉功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實踐中大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無論是在1999年『4.25』以前,還是在1999年7月20日以後,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22年的鎮壓和迫害中,我們都是和平理性的,從來沒有發生過一宗暴力事件。」他說。

江澤民對法輪功實施種族滅絕政策

姚彥會談到在「4.25」和平上訪以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當天法輪功學員的自律性以及和平理性感到極度的恐慌,在斥責了朱鎔基以後,開始著手準備打壓法輪功。

1999年6月10日,在江澤民的授意下,成立了「610」辦公室。中國十佳律師、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稱「610」辦公室是「高於政權力量的黑社會組織」,「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行使著這個星球上,人類有國家文明以來,作為國家從不能擁有的權力。」

「雖然4.25上訪在當天和平落幕,」姚彥會說,「可是江澤民利用中共政權,在1999年7月20日,發動了對法輪功長達22年的迫害。」

他提到江澤民提出要在三個月裏,消滅法輪功,為此實施了滅絕政策,即「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

「我就是因為上訪,想要反映真實情況,多次被抓、被綁架,受盡了酷刑折磨,真是慘無人道。」 姚彥會提到自己兩度徘徊在死亡邊緣。

歷盡酷刑折磨 生死兩茫茫

1999年9月23日,姚彥會決定去北京親自告訴政府法輪功被冤枉的真相。結果他被非法關進遼寧葫蘆島祁屯拘留所(看守所),並遭受毒打迫害。

「被抓當天,看守所副所長李雅潔帶人給我戴上腳鐐,讓十幾個人把我強行按倒在地,輪流用警棍在我背上、臀上和大腿上瘋狂抽打。我整個背、臀部和腿上都呈青紫色,」姚彥會說。由於不肯放棄修煉,1999年10月30日,他被非法勞教三年,送進葫蘆島市勞動教養院。

姚彥會表示在勞教期間,葫蘆島勞動教養院為完成上級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升級迫害。「打死你也沒事」、「一直打到你轉化為止。」 姚彥會所遭受的酷刑從早到晚,不間斷。

不讓睡覺、電擊敏感部位、捆綁身體,「直至打到失去知覺。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了。」

姚彥會所在單位也開除了他的公職。2001年2月,他被轉移到撫順市勞動教養院,「即臭名昭著的撫順吳家堡教養院,在這裏我遭受了更加殘酷的迫害。」他提到自己的頭部、臉部、手都被打得腫的無法識別,手指和腳趾被用牙籤紮了很多孔,後腰被打傷,小便帶血。

姚彥會提到吳家堡教養院折磨人的方式極多,「最嚴重的一次是連續八天不讓睡覺,進行毒打和上繩。上繩就是用繩子勒住雙腿和雙手,頭朝下以一個痛苦的姿勢卡在牆角。一開始一、二個小時鬆開繩子一次,後來加長到五、六個小時一次。」他在最後一次的上繩刑罰折磨下,雙腿完全失去知覺,癱瘓了。

2002年2月,他因絕食抗議,已經奄奄一息了。撫順市勞動教養院最後看到人要死了,通知家屬,把姚彥會領走了。

2003年6月,他再次被非法綁架,被關押了兩個月。

2004年1月19日,他在河北省石家莊外出時,再被石家莊市新華區公安分局綁架。他被戴上手銬,遭到毒打折磨。「牙籤刺、煙頭燙。」他說,「我被轉到了葫蘆島市教養院繼續關押。被煙頭燙傷的腳趾已經潰爛化膿,並在醫院裏將腳趾甲完全拔了出來。」

在經過四個多月的絕食抗議,姚彥會已被迫害得不成人形後,才被放回家。

姚彥會說,每次被折磨的瀕臨死亡邊緣,但出來後,通過不斷學法、煉功,身體得到恢復,「我先是可以走路,之後逐漸可以慢跑,最後還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再次見證了修煉的奇蹟。」

然而,在中共暗無天日的打壓下,姚彥會無法繼續待在家裏,不得不流離失所。後來,修煉的岳母也被抓走,他們一家在南方又被警察盯上,萬般無奈之下,2019年,姚彥會帶著妻兒輾轉來到美國。

無怨無悔 和平反迫害

如今,回首4.25和平上訪,他表示,「那是一個和平、理性、守序的上訪活動,同時是一個偉大、壯觀,並將永遠被歷史銘記的事件。」

他為自己的選擇感到「無怨無悔」,雖然數次經歷生死考驗,但他一直堅信「真、善、忍」。他表示,很多人跟他一樣,在看了《轉法輪》後,「就像從黑暗中看到光明,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這種生命覺醒的信念是任何力量都無法改變的。」

「記得我在葫蘆島教養院因不放棄信仰而被長時間毒打和折磨後,一名犯人在私下裏,眼睛閃著淚光,鄭重地對我說:『我知道了,法輪功是真的。』」他說。

「由於中共的迫害,我們頂著鎮壓和迫害的壓力,通過傳單、橫幅、信件、電話、短訊、影片等方式不斷地向海內外的民眾講述著法輪功是甚麼?中共是甚麼?它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有很多人不相信或者漠不關心,認為與他無關,其實看一看自己的周圍。我們誰能不在其中呢?」

最後,姚彥會說:「人生就是在一次次地作出選擇,我們紀念4.25,不是感慨和懷舊,而是在喚醒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的人,會清醒、理性地選擇自己的路。」

他希望人們力所能及地傳播真相,以良善戰勝邪惡,以光明驅走黑暗。#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