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4月26日,星期一,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特斯拉公佈行車數據 打臉新華社

特斯拉車主因「剎車失靈」維權事件仍在持續發酵,其間事態發展凸顯事件不同一般。

4月19日,一名特斯拉女車主大鬧上海汽車展,大叫特斯拉「煞車失靈」,隨後中共黨媒和中共政法委等單位,群起圍攻特斯拉。

22日,特斯拉向《中國市場監管報》提供了車輛發生事故前一分鐘的數據和事故發生前30分鐘的行車情況,並做出一份文字說明。

特斯拉的文字說明表示:「在車輛發生事故前的30分鐘內,駕駛員有超過40次踩下剎車的記錄,同時車輛在時速超過100公里的駕駛狀態下,有多次剎停情況的發生。」顯示剎車系統正常。

駕駛員最後一次踩下剎車時,數據顯示,車輛時速為時速118.5公里,約4.5秒後車速降低時速48.5公里。其間,剎車系統的主缸壓力從45.9bar,增至了92.7bar(顯示剎車系統運作正常),之後,碰撞預警及自動緊急制動功能啟動(超過140.7bar時)並發揮了作用,隨後ABS(Anti-Lock Brake System)啟動,系統記錄發生碰撞。

特斯拉公布數據後,女車主丈夫接受陸媒採訪時表示,行車數據屬於個人隱私,特斯拉未經車主允許,擅自將其公佈給傳媒及大眾,侵犯個人隱私權和消費者權益。陸媒對此廣泛報導。

在5天左右的時間中,特斯拉從19日的「不會妥協」到20日的「道歉」,再到21日表示「正在配合監管部門的調查」,特斯拉的「低頭」換來的卻是中共步步進逼,官媒聲稱特斯拉道歉「缺乏誠意」,並要求撤換「有問題的高管」。

就在官方傳媒聚焦特斯拉公布數據涉嫌「侵犯個人財產和隱私」的同時,特斯拉在大陸一些地區受到「特別」對待。

在陝西,一名特斯拉車主被阻止在停車場外,不讓停車。

管理員稱:「停不成,把閘(煞車)收拾好了再來。」

還說:「你這幾天的新聞看了沒看,特斯拉的那個閘不行,那個煞車不行,特斯拉暫時不能進,我得對別的車主負責。」

有網友上傳錄像稱,23日,在廣州的一次交通管制中,特斯拉車被攔停在路邊。從錄像中可以看出,至少有三輛特斯拉,疑似被路管人員攔停。

有大陸傳媒詢問廣州市交警隊關於此事,對方稱,並未制定此類規定,只是交通管制,而此時也恰好有幾輛特斯拉在等待管制結束。不過,隨後仍有一些特斯拉車主抱怨自己是被禁止上高速的。

特斯拉的質量以及中國消費者的評價如何?根據大陸車質網投訴數據顯示,2020年三季度國產特斯拉Model3 憑藉萬分之0.7的投訴銷量比,名列第三,成為中國汽車市場中,投訴量最低的車型之一。

有網友留言認為,中共打壓特斯拉其實起到的是反效果。並風趣地說:「買車還是要買特斯拉,萬一有事,新華社、長安劍等黨媒幫著維權。你買國貨,可沒這待遇。」

中共圍攻特斯拉 專家分析背後隱情

中共為何打壓特斯拉,其目的是什麼?引來諸多猜測。

署名「王亞軍No.17」的網友認為事件導火索是特斯拉連續兩次降價。他說,「現在最低配置已經二十萬以下了,所以不趕走特斯拉,國產的拼裝貨垃圾車的定價超過十萬以上就賣不掉。不趕走特斯拉,各地推出的一系列補貼政策和限制燃油車政策,就全部都給特斯拉做促銷了!」

台灣經濟學家吳嘉隆認為,整起事件是有人「借題發揮」,目的是以市場為誘餌,再施加壓力,想得到特斯拉的技術。

他說:「以市場換技術,現在用到電動車上面,然後再用國家補貼去扶植本國企業,這也是屬於不公平貿易行為。然後技術上到位差不多以後,逼對方交出關鍵技術之後,再把對方趕出去。同時中國的自己的產品還要到國外市場去跟對方競爭,爭奪市場佔有率,跟爭奪這個市場份額這一套做法叫做中國模式。」

吳嘉隆認為,事件遠沒有結束,中共會持續找特斯拉的麻煩。他說:「它會找特斯拉的麻煩,一直到特斯拉要嘛撤走,把市場空間騰出來,要不然就拿關鍵技術來交換。關鍵技術到手之後,將來還是會把特斯拉趕出去。這個跟中共對待其它外國企業手法很相似。」

因芯片短缺 長城汽車兩大生產基地將停產

另一方面,中國車企因芯片短缺,面臨停產。

據大陸中國經營網4月23日報導,因為芯片短缺,大陸長城汽車廠的永川和徐水兩大生產基地停產。有接近該企業的人士透露:「五六月份的停產將波及『哈弗H6』、『長城炮』、『坦克300』在內的多款熱門車型。」

該人士透露,為了買到芯片,長城汽車的領導過年期間,還在全球範圍內掃貨,一直在和供應商談芯片供應的問題。

而芯片荒並不是長城汽車一家車企當下遇到的難題。

去年12月,大陸大眾合資汽車廠一汽大眾和上海大眾是最先因芯片短缺,暫停部分工廠生產的車企。今年3月26日,蔚來汽車對外宣布,由於芯片短缺,自3月29日起合肥江淮的蔚來工廠將暫停生產5個工作日,導致蔚來汽車減產,客戶提車時間也由2~4週上升為4~8週。

目前芯片短缺已經對大陸製造業產生了重大影響,有的企業不惜重金求購芯片。

大陸第一財經4月21日報導,三星電機的一名前負責人June透露,大陸半導體行業已出現恐慌性備貨:「中國的部分企業在全球市場上正在以最高20倍的價差收購芯片,這是現在真實的環境。」

香港外國記者會發函 質問鄧炳強何為「假新聞」

下面關註一下香港消息。

香港警務處長鄧炳強連日來,批評「假新聞」在香港煽動仇恨、抹黑警隊,也有親共媒體不斷造勢,聲稱支持對此進行立法規管,引起輿論譁然。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4月22日向鄧炳強發公開信,就其提出的「假新聞」議題提出三點質詢。

其一,既然香港目前沒有法例規管「假新聞」,那麼如何界定新聞真假?

其二,包括文字、照片、影片及社交媒體帖文等在內,何種報道形式會被界定為「假新聞」,以及將依據甚麼法律基礎予以調查及檢控?

其三,瑞凱德質問鄧炳強,如何令調查「假新聞」與港府早先承諾的保障新聞自由相協調?

瑞凱德表示,希望邀請警務處長或警隊成員到訪發言釋疑,也期望該會可以藉此機會表達有關看法。

FCC在此前發表的文章中,曾談及今年2月,緬甸軍政府在發動政變後,為了制止其所指的網上「錯誤資訊」及「假資訊」,立即宣佈就「假新聞」立法。

此外,在俄羅斯及尼加拉瓜等國,當局也都訂立並倉卒實施了類似的、定義含糊的假新聞法,用以攻擊新聞及言論自由。

南京兜率寺35名僧人 實名舉報市宗教局官員

在中共統治下,宗教場合成了中共官員與假和尚發財的地方。

近日,南京的兜率寺僧人釋正念與35名僧人,實名舉報南京宗教局副局長紀勤等人勾結、包庇、縱容吸毒嫖娼的假僧人杜軍,長期霸占寺廟,並揭露紀勤為首的中共官員對舉報人威脅和恐嚇。

4月23日,釋正念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實名舉報的經過。據釋正念介紹說,「假僧人杜軍,於1998年成為僧人,他曾於2007年嫖娼,2013年涉毒。此事,當時公安機關通報了南京宗教局,以及副局長紀勤等人。但是2017年宗教局在一片反對聲和舉報聲中,依然任命杜軍為兜率寺的『法人代表』。」

釋正念表示:「杜軍在任職兜率寺負責人期間,大肆揮霍十方供養錢財,生活作風腐化墮落,經常穿便服,夥同社會閒雜涉黑人員,出入娛樂場所,過著極其糜爛的世俗生活。」

由於中共政府的參與,讓一個假僧人變成了合法「僧人」,真正的僧人卻無法在寺院中立足。

舉報僧人們懷疑官員和假僧人杜軍勾結,將寺廟裡的財物貪污了。

釋正念認為,南京政府不作為也是因為貪官與假僧人的利益勾結。他表示,「杜軍一定是掌握了貪官受賄違法的證據了。調查杜軍就會牽出他們(中共官員)的違法證據,可以讓他們(貪官)去坐牢。」

釋正念說:「政府部門不去調查杜軍的問題,反而不間斷地騷擾、打擊、威嚇這些舉報人,給相關的寺院施加壓力,如果不配合,就打擊你,拿公權力來胡作非為。」

大紀元記者聯繫南京宗教局,機關黨總支部門的工作人員稱,對此事不知情。南京宗教局辦公室工作人員聲稱,「舉報不屬實。」隨後掛斷電話。

黨建會上出現「不速之客」 引網友搞笑熱議

近日,網上熱傳一段錄像,引發網友熱議。錄像顯示,大陸某地正在舉行黨建會議,會議中,突然來了一名「不速之客」的老鼠在主席台上「散步」。上傳錄像的網友稱,「在座的,基本都是它的同類,只不過它沒像它們一樣穿是上人皮而已。」

此帖立刻引發網友各種留言,熱議。

有網友說:「蛇鼠一窩,終於找到組織了,真是一家親啊!」
還有網友說:「抱歉各位,我來晚了,忘穿人皮了。」
還有網友推測說:「一名地下黨員聽不下去了, 憤而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