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25日,中國北京,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為了基本的合法煉功權利,來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這一事件震驚了中外,面對一個殘暴專制政權,法輪功學員所展現出的和平、勇氣和自律的風貌,也被歷史銘記。

同一天,在地球的另一端——加拿大首都渥太華,也有一群法輪功學員,靜靜地來到中共駐加拿大大使館的門外,抱著同樣的想法——希望中國政府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他們叩開了中使館的門。

那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清早,羅娜(Lorna)和每個周末一樣,來到滿地可的寇特納吉社區中心。這裏有一個法輪功煉功點,加拿大的4月,戶外寒意尚未消退,社區中心提供了一個免費教室,周末時附近學員便在這裏一起煉功。

到了煉功點,氣氛與往日不同,大家在談論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抓的消息: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一份雜誌上刊登一篇抹黑法輪功的文章,學員們去反映情況,沒有得到答覆,天津市政府反而出動防暴警察,暴力驅趕學員,一些人被打,45人被抓。

當時,有人說,這是政府定下的事情,不要去惹事,觀望一陣再說;也有人說這是搞政治,不應該參與;但很多學員認為,在這之前,已發生過北京電視台、《光明日報》等官媒報道詆毀法輪功,面對無理的抹黑,應該去反映情況,讓中國政府了解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提高道德,祛病健身,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眾說紛紜中,羅娜有些猶豫,內向而不善言辭的她剛剛修煉幾個月,也不知該怎麼和政府打交道。不過她內心明白:法輪功是好的,煉功沒有錯。

羅娜在1998年夏天開始走入修煉。她從深圳來到加拿大之後,白天打工,晚上讀語言課,壓力很大,經常失眠,睡不好覺。聽到語言學校裏有位老師說,煉了法輪功後睡眠非常好。於是她參加了法輪功義務教功的九天班,煉功不久,失眠不治而癒。

隨著煉功學法的深入,她開始明白,這個功法不僅能祛病健身,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提高心性。從前常常為一些事情而心裏過不去,修煉後她明白了很多道理,逐漸地把很多事情都看開了,心胸變得寬廣。在她周圍認識的法輪功學員中,這種身心受益的例子可以說比比皆是。

那天一些學員決定立即動身去渥太華,大家相互約好在大使館門前見。羅娜回家徵得先生同意後,也坐上了開往渥太華的大巴。一上車,陣陣汽油味讓她反胃,她這才想起自己以前有暈車的毛病。大巴從滿地可到渥太華要開2小時,她緊張地四處找膠袋做準備。一旁的法輪功學員對她說,別去想它,會沒事的。結果,一路上意外地順利,真的沒暈車。

在中共大使館大門外,一位參贊出來會見了來自滿地可和渥太華的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參贊和氣地聽取了幾位學員代表反映的情況,他表示練氣功鍛鍊身體是好事,不過他不知道國內發生了甚麼事,會向上邊反映這些情況。學員遞給他一本《中國法輪功》,他收下了書並說:「我回去看看,如果好,我也煉。」

會談持續了20分鐘左右,在融洽的氣氛中結束。在返回滿地可的路上,羅娜心情很舒暢。後來得知,國內法輪功學員4.25在北京中南海上訪也得到了滿意的解決,在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也釋放了。

孰料,中共出爾反爾,3個月後,於1999年7月20日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在全國範圍內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同時在電視、報紙、電台對法輪功大肆進行妖魔化宣傳。滿地可法輪功學員又一次前往渥太華大使館,但大使館再也沒人出來見面。

對於羅娜來說,去大使館那天是人生路上邁出的很大一步——去向政府講真相。出發前大家討論要不要去渥太華大使館反映情況時,她很受觸動,原來人有表達自己想法的自由,這是人生而有之的權利。

「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時,公司召集我們開會,要求我們和黨中央保持一致,每個人都必須簽字表態。領導說甚麼,我們就得怎樣,根本沒有思考的機會、說話的機會。在中國國內就是這樣。而在加拿大,我看到,噢,原來可以表達自己的想法,人還有這種自由。」羅娜說。

經過了這一次鍛鍊,在中共迫害開始之後,羅娜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一直在反迫害的道路上踐行著這基本的權利——在遭受不公正的待遇時,人有講真話的權利。#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