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25日,中國北京,我和千千萬萬法輪大法修煉者一樣,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去上訪,要求當局釋放在天津無辜被打被抓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爭取合法的煉功環境,維護公民的信仰自由。在我們和平、理性的堅持和當時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開明處理下,問題得到了圓滿解決,並獲得國際社會的普遍讚譽。——這就是震驚中外的『4·25』萬人和平上訪事件。」

紀念「4·25」二十二周年之際,當年被時任總理帶進中南海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的法輪功學員石采東博士再次表達真實感言。


「那是感動世界的一天:上萬名修煉法輪功的平民百姓來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希望用自己的親身體會,來告訴政府法輪功的真相。」

石采東先生表示,「4·25」上訪得到了當時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開明對待和正確處理。

「當時國際社會對萬名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的理性、信任、自律和高度公德深表震驚,被稱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

由此1999年的4月25日萬人和平上訪也第一次地把法輪功推向了世界舞台,一時間全世界認識了法輪大法的和平、理性和美好。

石采東先生深有感觸地說:「法輪功學員被稱讚的這種覺悟、理性和大善大忍精神是法輪大法宇宙大法造就的,堅守『真、善、忍』,『4·25』鑄就人類史上永恆的道德豐碑。」

「4·25」事件那一年,石采東先生正就讀於中國科學院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博士班,是一個靠才華和勤奮,從安徽農村走出來的年輕人。他於2002年獲得博士學位,同年底到美國特拉華大學做訪問學者,現為紐約一家公司實驗室主任。

他表示,「4·25」和平上訪本質是在維護公民基本權利,客觀上也是在給中共當局一個機會,一個糾正自己、順應民心的機會。但是,三個月後,「4·25」和平上訪卻被中共歪曲成「圍攻中南海」,並以此為藉口發動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信仰的鎮壓,殘酷迫害持續至今。

總理朱鎔基領學員進中南海  法輪功學員提三點訴求

22年過去了,事實越來越清晰,中共的邪惡面目在全世界越來越暴露無遺。石采東先生說:「今天,我想再次回顧那次平和平、理性的上訪,還歷史以真實,還人們以真相。」

石采東回憶:

1999年4月23日與24日,天津公安毆打並無理抓捕45名法輪功學員,天津法輪功學員去市政府請求放人時,卻被告知北京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要釋放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必須北京授權。所以關注這件事情的學員除了去北京上訪,別無選擇。

我也決定去上訪。4月25日早晨,我到達府右街北口信訪辦附近時大約7點半鐘。府右街和附近的街道兩邊已經站了許多學員,大家或站,或坐,有的手裏捧著書在看。人雖然很多,但既沒有阻塞交通,也沒有喧嘩聲。馬路上騎單車上班的人們如往常一樣地趕路。

正往前走,忽然身後人群中響起了由稀而密的掌聲,在清晨的寧靜中顯得清脆。我轉身往回看,幾十米之外,朱鎔基正走出對面的大門,身後跟著幾個工作人員,朝大門對面的學員走來。坐著的學員站起來鼓掌,大家看到朱鎔基出來都很高興,沒想到他剛上班就出來接見學員,都想圍上去向總理反映情況。我快步往回走,從人群裏往朱鎔基身邊靠近。這時,有學員提醒大家在原地不要動,維持好秩序。

朱鎔基已經得知法輪功學員上訪,大聲問道:「你們來這裏幹甚麼?誰叫你們來的?」

「你們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他接著說。

「我們是法輪功學員,我們來反映情況。」人群中有學員回答道。

「你們有甚麼問題,你們派代表來,我帶你們進去談。」朱鎔基停了一下,接著說,「我也沒法和你們這麼多人一起談呀!」

這時,我已到了距離朱鎔基不過兩米的地方。「朱總理,我可以去。」我首先自告奮勇地從人群中來到他身邊。

「還有誰?」朱鎔基問。

「我!」

「我!」

「還有我!」

…… 這時大家紛紛舉手,學員們個個都想進去反映情況。

「人不能太多。」朱鎔基在站出來的學員中指了我們先站出來的三個人。

朱鎔基轉身帶著我們朝南海西門走去。他邊走邊大聲問道:「你們反映的情況我不是做了批示嗎?」

「我們沒有看到呀!」我們幾個都愕然地回答。

(後來我們才知道,朱熔基當時對北京部份學員的聯名上書有回覆,他批評公安部某些人放著危害國家的大案要案不辦,而與一個修煉團體過不去。法輪功這些年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不應該去找法輪功的麻煩,應該抓社會治安問題。但是他的批示被扣押了。)

他可能意識到了甚麼,換了話題說:「我找信訪局局長跟你們談,找副秘書長跟你們談。」說著轉向工作人員,吩咐找人。

朱鎔基帶我們進中南海後,安排國務院和信訪辦有關負責人聽取我們反映情況,我們提出三個上訪訴求:一是希望天津的公安儘快釋放法輪功學員;二是允許《轉法輪》公開出版發行;三是給法輪功學員有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

傍晚時分,在朱熔基總理的處理下,天津警方釋放了全部被關押的學員,並答應遺留問題要再派代表到信訪辦繼續談。晚上9點多,學員們得知事情已經妥善解決,平靜散去。

上萬的人流,沒有喧嘩、沒有碰撞、沒有堵塞,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地上連一個紙片都沒有。

江澤民妒嫉和共產黨的邪惡本性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正原因

石采東回顧了當年的社會形勢,法輪大法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傳出後,人傳人、心傳心廣受歡迎,全世界約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大法,超過了中共黨員人數。法輪功在中國大陸的迅速傳播,一向「人整人」、「人鬥人」的中共又「神經過敏」起來。

在天津事件之前,其它地方也出現過對法輪功的干擾。 例如1996年6月,《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詆毀法輪功是「偽科學」。一個月後,新聞出版署以「宣傳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當時名列北京十大暢銷書的《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書籍。1998年7月,中國公安部發出「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個別地區的煉功點受到騷擾。

石采東說,「4·25」和平上訪是煉功民眾出於對政府的信賴,本著利國利民、和平解決問題的良好願望,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去上訪,始終保持良好秩序,沒有喧嘩,沒有標語和口號。所謂「圍攻中南海」、「破壞社會安定」等等,都是後來為迫害法輪功製造的謊言。

石采東說,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共迫害所有的信仰群體,不管「4·25」有沒有去上訪。基督徒沒有去上訪,可是基督徒在中國也遭受迫害;藏族人沒有去上訪,可是藏族人也被中共迫害;維吾爾人沒有去上訪,可是維吾爾人也被中共關進集中營。這是共產黨的邪惡本性決定的,它的最終目的就是毀滅全人類。

石采東最後指出,江澤民妒嫉和共產黨的邪惡本性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正原因。因此,即使沒有「4·25」和平上訪,以中共及其頭目江澤民的邪惡本性,也會製造事端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

「真、善、忍」永恆   邪惡對正信的迫害從沒成功過

石采東表示,江澤民與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社會道德嚴重敗壞,對信仰的迫害,毒害了人們心靈,毒害了人們的行為。中共把這些醜惡的東西利用「全球化」浪潮腐蝕全世界,威脅全人類。這是當今世界陷入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道德危機的根源。

他說,但是,創世的目的是為了救度,世界不會永遠是邪惡逞兇的樂園,世界應是正義彰顯的舞台。「4·25」和平上訪至今22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剷除,反而弘揚全世界。22年來我們一如既往地和平的講真相、不屈的反迫害贏得全世界關注正義與和平的人們的支持。人們也越來越看清了共產主義不但與所有的信仰為敵,而且與全人類為敵。

他表示,「4·25」是平凡的,那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境界的自然表現;「4·25」又是不平凡的,有識之士由此看到了人類社會道德回升的希望。在歷史的過去,邪惡對正信的迫害從來沒有成功過;歷史的將來會再次證明,這個世界上終究邪不勝正。

1999年迫害前的修煉環境  是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

石采東介紹,1996年在長春地質學院(現在是吉林大學地球科學學院)讀研究生的時候,他開始學習法輪功,常常在學校主樓地質宮前面的廣場和大家一起煉功。

「一天,鄰班的一位同學把一本書送到我的宿舍,微笑著對我說,『看看這本書吧!』那時長春煉法輪功的人很多,地質宮前的廣場上每天早上都有幾百人集體煉功。學校的學生、老師、教授、校長都在那裏一起煉功。剛開始修煉我不知道精進,每天清早,宿舍的傳呼器好像有人敲擊,發出『砰、砰、砰』的聲音,催我起床煉功。就這樣慢慢地走上了修煉的路。」

石采東回憶,像這樣的集體煉功場面遍佈長春市的各大公園、廣場、操場、空地。人們利用晨練時間,自發來到煉功點,人數或多或少,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靜靜地煉習五套功法,場面祥和平靜。煉功結束後,大家又靜靜地離開,準備上班。

「那是一段多麼令人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啊……」石采東於1998年到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讀博士,也很快就找到了煉功點。那時北京的公園和大街小巷早晚都有很多人煉功。附近清華、北大煉功點都有成百上千的師生集體煉功,中科院的中關村大操場上,也有上千職工和家屬在煉。院裏很多德高望重的研究員、博導等老一輩科學家,年輕一代的德才兼備的博士後、博士、碩士和科研骨幹也都在煉。

石采東認為法輪功吸引眾多高知階層人士堅定修煉的原因,除了人善良本性對「真、善、忍」的嚮往,和法輪功對人心靈昇華以及祛病健身的有目共睹的奇效外,還在於大法揭示了宇宙的真理。

「我本人生性喜歡琢磨,總想搞清事情之所然和之所以然,可很多問題還是百思不得其解。學了法輪功令我豁然開朗,他解開了我很多關於人生和宇宙的疑惑。在看到真理後,我內心感到寧靜祥和、踏實愉悅。」

1998年5月15日「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傳功講法六周年」的橫幅特別醒目

石采東特別講到一段經歷,他說,1998年5月15日,國家體育總局伍紹祖局長視察了長春開展全民健身活動的情況,之後他表示「全民健身運動首選法輪功」,大法在長春被其稱為「氣功的春天」。

「我清晰地記得5月15日那天天氣很好,我早早地來到地質宮文化廣場,看見數以千百計的長春法輪功學員在晨曦中靜靜地煉著功,安靜祥和。後來,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一行人來廣場看法輪功學員晨煉,他一直笑容滿面。」

「廣場上,『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傳功講法六周年』的橫幅特別醒目……1992年5月13日是師父向世間傳法的日子。」

「特別是文化廣場中央,是由上千人組成的大方陣,蔚為壯觀。」

「我們非常激動,因為就在當天晚10時,中國中央電視台在第一套節目《晚間新聞》和第五套節目中均報道了伍紹祖這次長春視察,畫面上呈現的是廣大群眾修煉法輪功的盛況,時間大約十分鐘。」

石采東說,後來我們了解到伍紹祖他們這次全國範圍的調查,結果顯示有七千多萬人修煉法輪功,這些人中有98%以上達到了明顯的袪病健身的功效,而且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能做到修心自律、寬容忍讓,從而做出了「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調查結論。

回想走過的匆匆歲月,石采東無不感慨地說:「我知道自己一直在尋求生命的意義。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後,終於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宇宙中龐大物質的運動產生了生命,生命的意義就是要修煉返本歸真。這是人類任何知識都沒有涉及的問題。修煉讓我知道了天機,知道了宇宙和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都是大法的造化,所以宇宙中不同層次的生命都可以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提升到更高不同境界。」

「生逢末劫末世,幸遇大法洪傳。地球宇宙塵埃,當今人神同在。師父不只是來度人的,師父是來正宇宙的法的。感謝師父在人類洪傳大法,感恩師父慈悲救度!」石采東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