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24日,澳洲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王子橋(Princes Bridge)上再次築起「真相長城」,紀念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22周年,同時向來往市民呈現歷史真相。

位於墨爾本市中心的王子橋建成逾百年之久,被列為維州遺產名錄。由於橫跨雅拉河、地理位置特殊,王子橋成為人們欣賞風景、通勤、開展活動的熱門地點。

下午1點,黃白藍交織的條幅再次拉開了歷史的捲軸,身著煉功服的學員向人們講述著22年前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和平請願的故事。


1999年4月25日,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因天津市公安非法毆打、抓捕45名煉功民眾,自發前往北京中南海國務院信訪局上訪反映情況,要求政府給予人民合法、自由的煉功環境,並允許合法出版法輪功書籍,史稱「四‧二五大上訪」。時任總理朱鎔基接待了上訪學員,下令天津警察放人,事件得以和平解決。

然而,1999年7月20日,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等人利用手中權力,漫天造謠污衊法輪功,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血腥鎮壓,大量學員被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甚至活體摘除器官後離世。

「四‧二五」是繼1989年「六四」學潮後,在中國大陸發生的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事件。

澳維州議員:欣賞法輪功學員爭取信仰自由

談到「四‧二五上訪」,澳洲維州立法會議員林姆博瑞克(David Limbrick)在影片採訪中對大紀元說:「我很欣賞法輪功學員進行這場和平上訪,他們為自己的權利和平地抗爭著。 」

「我強烈支持宗教自由」,「支持全世界所有人享有宗教自由的權利。」

「我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等宗教團體的迫害令人髮指。 我曾和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交談過,他們有許多人現在住在澳洲。」

「我懇請中國(中共)政府恢復他們的宗教自由。」

「四‧二五」親歷者:沒人組織,學員都是自發前往

「當時沒覺得怎樣,誰知道一下子就轟動了全世界。現在回憶起來,那確實很震撼。」 法輪功學員李女士親身經歷了這場聞名中外的大上訪。

李女士家住北京市區,1999年4月25日清晨6點多,她和幾位法輪功學員就趕到了中南海西側的府右街。

她說,去上訪的學員都是得知消息後自發前往的,根本就沒人組織。 「那會兒哪有現在那麼先進的通訊設備,那時要麼是BB機、要麼是大哥大,有消息都是人傳人。」

每次回憶起「四‧二五」上訪的場景,李女士都很感慨,「中南海對面的大街上、胡同裏滿滿的都是人,大家一人捧一本《轉法輪》,就在那看書,等著中央領導出來和代表談。」

李女士還親眼見到學員自發維護秩序,撿拾紙屑和路上的煙頭,「大家都特有秩序,真的。」

「江澤民等就覺得,法輪功學員來的也快,走的也快,還沒留下一點紙屑,可見『組織性』、『紀律性』之嚴明。」 李女士說,「其實大家都是代表自己。」

上訪事件發生後,中共當局一反此前的態度,利用國家機器大肆宣傳、構陷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並以此作為打壓藉口。

「共產黨壞事做多了,它就怕好人多,害怕有人奪它權。」李女士說,「共產黨也沒說老百姓不能請願,有這麼『包圍中南海』的嗎?這些人都這麼嚴格要求自己,沒給你留下一個紙片來,那叫『包圍』你呀?」

22年過去了,中共當權者絕沒有想到,殘酷的迫害根本無法摧毀人們對「真、善、忍」的正信。從和平請願到和平反迫害,法輪功學員堅持真理的聲音正在喚醒良知,獲得正義人士的支持。

法輪功學員和平抗爭,了不起!

麥卡比(McCabe)夫婦在河邊散步時被法輪功學員的條幅所吸引,便專門上橋來了解真相。震驚之餘,他們在「解體中共惡黨」的徵簽簿上鄭重地簽名支持。


「看到條幅上的內容,我太震驚了!」麥卡比先生(Geoffrey McCabe)說,「我們來也是想表示對中國人民的支持,(法輪功學員)是這樣的投入,努力在改善人權, 真高興看到這些。」

麥卡比太太(May McCabe)說:「細讀條幅上的內容、意識到中國發生的(迫害)這麼嚴重,我真是太震驚了。」一想到很多澳洲人還都不知道中國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她就覺得很不安。

麥卡比太太認為,中共政府雖然貌似強大,但中國的人權狀況卻極其惡劣。「如果你看看(中共治下的)人權,它太落後了,它還沒有起步。如果在澳洲和許多其它國家,人們受到這樣的對待,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想想人會受到這樣的待遇,那太荒謬了。」

麥卡比夫婦都認為人權是必須受到保護和尊重的。「沒有人權,你根本就不會有任何正常生活,你沒有言論自由,也沒有選擇的自由。」 麥卡比先生說,「人民沒有自由去做決定時,(政府)就會為他們做決定;而當人民不遵守(政府的)決定時,它就會迫害人民。這真是太惡劣了。」

麥卡比先生認為,由於法輪功修煉者不願按照中共的指使去做、不願放棄信仰,從而被政府殘酷迫害,這種事情讓人無法接受。「那不應在任何國家、任何地方、任何人群中發生。那根本就不應該發生。」


麥卡比先生希望那些受到迫害的人,都能在澳洲享受到人權與自由。

麥卡比夫婦表示,法輪功學員這樣和平講述真相的方式非常美好,他們回家後會仔細閱讀今天拿到的資料。

「我認為(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爭,絕對是太了不起了。我人生中第一次認為,這樣的活動就應該在大街上來舉辦。」麥卡比太太說。

迫害令人震驚 真相應大白於天下

市民布萊迪(Suresh Brady)對中共的殘酷迫害感到無比驚訝。「我十分震驚!這太不幸了,(中共)害死了這麼多人。」 「有這麼多人信仰法輪功,對他們的迫害是很不公平的。」

布萊迪認為,中國人應該擁有信仰自由,「他們(修煉人)所做的、所追求的東西是與眾不同的。只陷入一種生活和思維模式會讓人感到厭煩與乏味,讓人們享有自由去擁有美好的信仰是件好事。」 「突然間把好人當作罪犯一樣對待是很不公平的。」

「世界上有很多觀點和處理問題的方式都需要被傾聽,只有通過商討和辯論,而不是禁言,人類才能取得進步……人們受到這樣的對待和威脅,這是不對的。人們在這裏展示真相、將之公佈於眾是很有益處的。這場迫害太令人失望了。」

「共產政權就是要控制一切,進展不順時,它們就要歸罪於別人。它們不會看自己的弊端,而是去攻擊自己勾勒出的『假想敵』。這些『敵人』可能來自國內,也可能是本想幫助它們、在做好事的其它國家。」

布萊迪表示:「聽到迫害仍在發生我很難過。我希望這個活動能使真相大白於天下。世界和各國的政治家們都應該給予關注。」

下午的活動結束後,法輪功學員繼續於當晚6點,在市中心的城市廣場(City Square)舉行燭光守夜,悼念被中共迫害離世的修煉者。學員們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殺戮、呼籲國際社會制止中共的反人權罪行。

煉法輪功受益 長春學員義無反顧維護大法

1999年4月25日之前,大陸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沒意識到,中共正在醞釀對法輪功信仰群體的打壓。

家住長春市的淑玲回憶說,當時她家附近就有兩個煉功點。「很懷念那個時候的學法煉功環境,那個時候是輕鬆快樂的,坐巴士的時候經常會看到佩戴法輪章的人,長春市學法煉功的人很多。」


天津事件發生後,淑玲就從當地學法小組得知了消息。「大家約定了時間、地點,要一起在4月25日這天到北京上訪」,她說,「大家都是自願的,幾乎每個人都到了。」

回想當初,淑玲說,「我沒有猶豫,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多了,修煉的人都會這樣想:我應該去。」

「就是這個想法,很為天津的同修難過,也很著急,是不是政府誤會我們了?我們要一起去把事情說清楚。」 淑玲說,「大家的心很齊。」

她提前準備了一點路上吃的東西,第二天晚上就趕到約定的地點,登上了開往北京的大巴。

「整個大巴車都坐滿了,我坐在倒數第二排。車上沒有說笑的聲音,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但也很平靜。在國外你要遊行請願可以和政府部門申請,但是因為在國內經歷了六四、文化大革命,去北京上訪的時候,我們都知道這個政府很邪惡。」

「車上有老年的,有青年的,年輕人的比例很大,我那個時候只有29歲。大家都覺得在法中受益很多,即使有壓力,但大家維護同修、維護大法的心非常堅定。」

然而,剛到市郊的收費站,淑玲等人乘坐的大巴車就被警察攔截下來了。「他們讓所有人都下車,我們的車被扣了。聽說客車司機還因為載我們被罰款了。」

因為沒法坐車回家,一行人在夜色中走了好幾個小時才到市區。「這裏面還有老年人,大家很沉默,沒說甚麼。有無奈,更多的是遺憾。」淑玲說。

「之後,我們聽說很多學員都在4月25日到北京上訪了,後來又聽說政府要在7月20日這天開始鎮壓法輪功。所以7月20日我們又去市政府請願,那次幾乎全長春市的學員都去了,還有很多周邊縣城的學員也都到了。那天街道的兩邊、附近的商場,到處都是大法弟子。」

回想起22年前的今天,淑玲感慨萬千。她知道,如果一切重來,讓她重新選擇,她還是會毫不猶豫地登上開往北京的大巴車,到中南海去為自己的信仰、去為偉大的師父說句公道話。#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