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習近平將打壓目標對準中國龐大的科技巨頭,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他將如何讓它們分享關鍵數據,作為改造中國全面計劃的一部份。

彭博社4月23日發表題為「習打壓科技(公司)的下個目標是中國的大量數據」的文章。文章說, 直到最近,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和騰訊控股等中國大型企業的運作方式與美國同行面書(Facebook Inc.)和Alphabet公司(Alphabet Inc.)相似,利用用戶數據來完善一系列不斷擴大的數字服務。

習近平上個月宣佈,他打算對那些積累數據以形成壟斷併吞併小型競爭對手的「平台」公司進行打擊。中共監管機構隨後對阿里巴巴處以創紀錄的182億人民幣(28億美元)罰款,並給其它幾家頂級互聯網公司一個月的時間來糾正反競爭行為。

中共試圖要創造一個數據市場

文章說,雖然中共這些舉措的部份動機是政治因素,但一個可能更重要的方面是中共試圖創造一個數據市場。北京正在向數字基礎設施投入資金,起草有關數據使用的新法律,並在全國各地建設新的數據中心,目的是將中國定位為未來幾十年改造世界經濟的領導者。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表示,2019年中國的數字經濟增長速度遠遠超過了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速度,凸顯了其對未來增長的重要性。市場研究公司IDC預計,到2025年,中國將擁有全球大約三分之一的數據。

一個巨大的挑戰將是如何讓中國一些最大的數據持有公司加入進來。最直截了當的方法是直接沒收他們的數據,一些強硬派已經建議這樣做。

廈門大學教授趙燕菁(Zhao Yanqing,音譯)在一個中國經濟論壇上提出了將大型科技巨頭的數據國有化的理由。他說,由於中國(中共)封鎖了谷歌和面書等外國公司,阿里巴巴和騰訊等公司獲得了好處,現在應該與社會分享。趙主張將這些平台辦成公有制。

專家擔心數據國有化可能適得其反

不過,大多數分析家認為這不太可能。在美國與盟友合作阻止中共獲得先進的電腦晶片時,將數據國有化可能很快會適得其反,在習近平需要技術突破的時候扼殺創新。

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助理教授劉立志(Lizhi Liu,音譯)說:「你需要那些非常有競爭力的公司。」他曾寫過有關中國數據政治的文章。「數據的國有化會傷害科技公司。如果你拿走了數據,這些公司將失去動力和創新能力。」

因此,中共官員專注於制定關於數據所有權的立法,以解決一系列相互競爭的利益問題。科技中心深圳的地方官員可能會在公司必須分享多少專有數據的問題上與反壟斷局的官員產生分歧,而安全部門可能會在數據安全等問題上與經濟部門發生衝突。

2017年的一項法律賦予中共當局在必要時訪問幾乎所有私人數據的權力,並要求外國公司在當地存儲來自中國客戶的數據,迫使蘋果公司與當地官員一起開設一個數據中心。

中共政府正在開發一種數碼人民幣,將與螞蟻金服的支付寶和騰訊的微信支付競爭,使中國人民銀行能夠收集大量的交易數據。目前,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幾乎佔據了所有的流動支付市場。

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是政府成為這些公司的共同投資者。彭博社上個月報道說,中共提議建立一個由中國人民銀行領導的與當地技術巨頭的合資企業,監督他們從數億消費者那裏收集的數據。《金融時報》4月23日報道稱,螞蟻金服正在抵制這一提議,這有可能面臨與幾年前騰訊和阿里巴巴拒絕與由中共央行主導的百行徵信分享數據一樣的障礙。#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