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曾因項目開發,赴新疆南疆某城市勘查的企業高管王女士回憶在當地待了大半個月的經歷。她說:「很多人都覺得中國人怎麼可能不知道新疆的情況,但大陸人對新疆的了解,肯定不會比海外知道得多。」王女士也是因為親歷新疆後,才發現維吾爾族人生活的真實情況。

南疆安檢監控有如戰地

在前往新疆勘查前,王女士心目中的新疆是到處好風光,有藍天白雲和好吃的紅棗、哈密瓜、葡萄,對此行充滿期待。她參與的基礎建設項目是自己所在地政府與新疆城市點對點的幫扶計劃,工程量特別大,一個縣就有好幾十億(人民幣)的建設經費,需要省、市政府等關係對接。

回憶那趟旅程,王女士仍充滿驚歎。她經過長途飛行,到了新疆省會後再轉機抵達勘查城市,出了機場,就「傻眼」了。王女士說:「我右手邊就有個人拿著長槍,街上崗亭很多,也不知道裏面的人是不是警察,但都是維穩的,漢族人拿槍、新疆維吾爾族人拿刺刀。」

2017年新疆大規模興建基礎建設。圖為南疆某市的工廠。(王女士提供)
2017年新疆大規模興建基礎建設。圖為南疆某市的工廠。(王女士提供)

除了隨處可見的崗亭裏都是警察外,街道上還有巡街的警察,他們都是背靠背走路,360度無死角地巡視,讓人非常壓抑與不自在。

抵達新疆後,王女士就有一種到了戰地的感覺,她說:「我如果知道是這樣的話,我絕對不會去的。我那時候還不到30歲,孩子還那麼小。」大街上那麼多人都拿著槍,非常不安全。

當地的經濟很不發達,雖是入住四星級旅館,但旅店設施非常差,水龍頭打開都是黃澄澄的水。進入酒店大堂時還需過安檢,人與行李分開檢查,前台登記會詢問旅客為甚麼來、到這裏來做甚麼等問題,王女士一度以為自己又到了機場;每天早上,她都可以聽到拉著警報的巡邏車出巡,那些警車一圈圈地在街上巡邏,一天最少四次;搭乘汽車時,幾乎是三步一崗地檢查,而且不只檢查行李廂,連引擎蓋都打開看。

因要勘查承包工廠的位置,王女士一行人驅車到另外一個縣考察,發現當地加油站沒有廁所,但有警察,加油時所有人都要下車,只有司機帶著身份證、人臉識別以後才能加油。過崗亭時,漢人司機就放行,維吾爾族則是一定會被攔下來檢查。

當地財政局局長告訴王女士,若持新疆戶口者,要到外省辦事,一到了該城市,三分鐘之內,當地警察就要去盤問,這是國家的硬性要求,控管非常嚴厲,人員流動非常困難。

對方也提醒王女士,晚上儘量不要出門,因為不太安全。霎時間她好像到了戰亂國家,她說:「一切都很恐懼,我沒有生活在這麼混亂的城市中過,覺得很莫名其妙。怎麼跟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呢?」

因為工程需要,王女士赴當地縣政府辦事大開眼界,她說:「大門口邊上有一台荷槍實彈的坦克,還有三四個拿槍的士兵。」王女士覺得新疆就像剛打過仗,滿目瘡痍的戰場,隨處可見搜身、檢查的軍警,人們試圖在浩劫後進行經濟復甦。

她將這段經歷告訴親友,但大多數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無法想像,或為避免惹上政治麻煩,顧左右而言他。

招商引資建設血汗工廠

2021年3月爆發的「新疆棉」事件,涉及多個國際知名品牌,此事源於歐盟、美國、加拿大及英國等西方政府就中共侵犯新疆維吾爾人權問題對北京實行制裁,全球品牌也配合加入抵制行動。此舉引起中共反彈,在官媒推波助瀾,社群媒體上充斥著大陸網民抵制的呼聲,藝人們也紛紛撤銷相關代言。

王女士說:「我相信新疆血汗工廠是存在的,我們要建的工廠其實可能就是外媒所說的集中營。」

據王女士個人的理解,新疆就是一個大集中營,維吾爾族人全被關在新疆,人口流動非常困難,中共政府不可能白養這些人,於是就搞建設、招商引資,找服裝廠入駐加工,強迫維吾爾族人勞動。

雖然王女士沒有親自去參觀已經建好的工廠,但在諮詢、溝通過程中,她漸漸明白這些操作。她說:「不可能讓你去看的,我就是去跑馬圈地,看建設圖紙。」

這些工廠裏面都設有中共黨組織,員工一定會有學習中共政治思想課程。王女士說:「反正就是一個封閉的洗腦、勞力再改造工廠,還要學習中共那些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2017年新疆大規模興建基礎建設。圖為南疆某市的工廠。(王女士提供)
2017年新疆大規模興建基礎建設。圖為南疆某市的工廠。(王女士提供)

王女士說:「可能不像奧斯威辛集中營放毒氣、虐打猶太人那樣,中共會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話,例如招商引資、扶貧,讓基層官員心裏好過一點,但其實也很恐怖,就是強迫維吾爾族人洗腦、勞動。」

她認為,總有些心裏承受不了、無法下毒手去迫害維吾爾族人的基層官員,但在中共體制下,大多數人也只能為虎作倀,執行上頭的政策與命令。

在考察旅程中,王女士誤打誤撞進入南疆當地的一個小村莊,發現小孩們都光著腳,有個老人戴著紅袖章,領著一群婦女喊口號,類似擁護共產黨之類的文宣。

王女士說:「我在村裏沒有看到半個年輕男性。」她推想這些青壯的男性勞動人口,可能都進了工廠,因為王女士曾問當地官員,工廠建設好之後誰來工作,對方回答:「新疆人多啊,安排進去就可以幹了。你們也來啊,廠房搞好了,就有很多工人了。」

維持穩定大於一切

2017年是中共在新疆大搞基礎建設的一年,很多商會去當地投資。王女士說:「利益驅動太大了,一個城市幾十個億,一個省上百億,而這些錢都是來自新疆的維穩經費。」

在新疆,王女士最常聽到官員說的話就是:「穩定大於一切,穩定大於經濟,穩定大於發展。」新疆建設的開支都來自於維穩費用,穩定才是指標。

這趟新疆之旅,顛覆了王女士許多認知,她說:「我再也不相信共產黨說的那些了,一些非常小的細節我可能忘了,但有些場景永遠不會忘記。」

有一回王女士到當地的市集吃飯,進餐廳時發現所有的維吾爾族人都要被搜身,她回頭看見一名年輕的母親抱著嬰兒,被全身檢查。她說:「是那種摸遍全身,羞辱性極強的搜身。我也是一個年輕女性,一個母親,當下真的很尷尬,感覺很不自在。」

因維吾爾族菜餚有許多需切割的肉類,許多桌上都要餐刀,但王女士發現餐桌上的刀都有「鍊子」,當下非常詫異,想要問卻又被友人制止。王女士說,這些為了「維穩」所做的控管、檢查措施其實只會造成族群之間更大的矛盾。

與王女士同行考察的商會會長也說:「共產黨實在太壞了。」儘管對漢人是區別對待,但王女士仍感到非常不舒服。

手機內存影片、照片不翼而飛

面對這些新奇的景象,王女士拍了許多照片與影片,但該城市的網絡訊號不佳,王女士說:「給我們的是3G網絡,拍了影片也發不出去,當地人只有2G。」這些資料,在王女士離開新疆後竟不翼而飛,從華為手機中離奇消失。

王女士說:「之後我就開始相信華為手機是有後門的,我沒有去刪照片,也沒人去刪啊。」因為新疆的安檢非常嚴,很多檢查比大陸更敏感,她清楚記得自己手機被警察檢查時並沒有被刪除照片。

但她回到公司後,處理了大半個月不在公司的相關事務,後來想起這些照片、影片,想要分享給親友看時,發現甚麼都沒了。

王女士表示一開始還覺得有點搞笑,後來想想有點恐怖。她說:「其實那些影片我可能也不敢發,畢竟還是太敏感了。」

中國是最大的集中營

因為維吾爾族人擁有自己的文字、語言,許多年紀大的維吾爾族人並不會說普通話,王女士常有一種到了國外的錯覺,她甚至有次還問維吾爾族商人「How much?」(多少錢)感覺非常可笑。

與當地維吾爾族人吃飯、交際時,王女士發現,這些可以說普通話、做生意的維吾爾族人雖對漢族人畢恭畢敬,但總覺得對方有戒心,沒有表達真實的情緒,那些維吾爾族人講的最多的就是「我害怕被舉報」。

他們告訴王女士:「漢族人的待遇比較好。」在這樣的環境下很難真誠相對。

因為很多話都不能公開講,但新疆當地官員私下也告誡王女士:「不要去可憐他們(維吾爾族人),他們很壞的。」王女士不知道這些官員是被中共洗腦了,還是職務因素無法說真心話。

但她說:「這樣沒完沒了地報復、以暴制暴,嚴重地區別對待漢人與維吾爾族人,真的太不人道了。」

王女士認為新疆人權遭到極度打壓,整個新疆就是一個超大的集中營。但再仔細想想,在中共體制下生活的大陸人,其實也是處在一個巨大的集中營裏面。中國人不能獲得透明、公開的訊息,網絡有防火牆,上街有天眼監視,小孩上學還要被迫洗腦,雖然不是人們認知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但其實亦不遠矣。#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