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埋窗簾後,朋友太太驚恐地聯絡道長:「有只大蝙蝠在我露台的玻璃門上,我在香港市區住了這麼多年,從未見過蝙蝠,是巧合還是那衰人嚇我?」道長說:「巧合有這麼多嗎?正氣內存,外邪不干。不要怕,首先自己要心定,鼓起勇氣,勇敢面對。到時我會到香港破他的壇,不怕。」

朋友太太知道這風水師落降害她的先生,便想直接打電話質問他,甚至想找他的晦氣。也許害人心虛,這風水師知道事敗已逃回馬來西亞,但妻女則仍留香港。找不到他,朋友太太便質問他的家人其去向,正如在世間要負責任而不想承擔過錯的人,總習慣撇清一切關係,既不負責也死不認錯,永遠推諉錯誤是外在的人,一切與自己無關!朋友不好追迫兩母女,只能留下幾句說話:「你們一家必有報應,因果循環會做餘下的事!」

過了幾天,朋友晚上回家,又看到一隻大蝙蝠在露台,今次她已不害怕更沒有拉埋窗簾,直接對著蝙蝠說:「你不用再嚇我,我唔會再驚你,你準備等天收啦!」說也奇怪,講完後那隻蝙蝠便立刻飛走,之後就從未見過。由於風水師在香港的法壇,物業是朋友幫忙購買,基本上可隨時出入,另外風水師逃回馬來西亞後,人去樓空,朋友便帶道長上去破他的壇。

如何破壇,朋友並沒有講細節,只知這風水師在此養了不少鬼仔,為他做事。而最奇怪的,是在道長破壇後,這單位的鄰居,每天在日光日白時,就在自己平台打滿傘,完全覆蓋整個平台,行為非常怪異。朋友說:「不知是否破壇後,那些鬼仔無人照顧,所以到處跑?我對這些全無認識,起初以為這人是普通風水師,怎知他養鬼仔做邪門的事,甚至蓄意害人,我先生就是被他操控的兩位自殺一男一女鬼魂所害!」

另外朋友問道長鬼仔如何,他說:「鬼仔也會長大,不要以為他們小時能控制,長大後亦會聽聽話話。到了長大後,你未必有能力控制他們。所以做人要光明正大,行光明大道,何必奴役小鬼?報應到時,他們絕對會找他計數!」處理好法壇,道長便到朋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