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年輕女子梅曾索夫(Mehray Mezensof)首次發聲,證實自己的丈夫——具澳洲永居身份的維吾爾族人塔赫爾(Mirzat Taher),因涉嫌所謂的「分裂國家罪」被中共判刑25年。獲此重罪的原因可能是塔赫爾曾在土耳其旅居了一年。

結婚五年聚少離多,儘管這位26歲澳洲出生的新疆裔女子梅曾索夫想過上正常人生活,無奈其維族丈夫塔赫爾幾次三番被中共任意刑拘。兩周前,當得知塔赫爾因涉嫌所謂的「分裂國家」罪被中共判監25年後,梅曾索夫被推到了崩潰的邊緣。

儘管梅曾索夫此前從未公開發表過言論,擔心那樣會讓身在中國的丈夫處境更加危險,但這位勇敢的澳洲女子周二接受了澳洲廣播公司早間節目的採訪,她說:「太荒謬了!我丈夫永遠不會做(「分裂國家」)那樣的事,這不是演電影,這是現實。」

2016年,22歲的梅贊索夫第一次來到新疆,遇到維吾爾族青年塔赫爾,倆人一見鍾情,喜結連理。

第一次被拘留

2017年4月10晚,梅曾索夫新婚不久的丈夫塔赫爾被中共警方帶走。那時,梅曾索夫剛為他成功申請到了來澳簽證。

也正是在2017年年初,中共加大了對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的打壓力度,實施大規模的任意拘留。被任意拘留的原因也許是配戴頭巾、留鬍子或出國度假等。

自那以來,新疆自治區一千一百多萬的維族人口中,據信有一百多萬維族人和其它穆斯林少數民族,遭到中共當局拘押、洗腦,以及其它形式的迫害。

儘管有衛星圖像顯示中共關押集中營的位置,也有證人證言詳細描述的包括強姦、酷刑、強制絕育和強制做奴工等行為,但中共外交部及其宣傳媒體一再否認,辯稱集中營是「職業教育中心」,並反咬西方媒體是編造假新聞。

不過,梅曾索夫認為,她丈夫目前在新疆坐牢,只有一個原因——他是維吾爾族人。

梅曾索夫對澳洲廣播公司7.30節目說,「在新疆烏魯木齊的那段時間,我們聽說發生了一些騷亂,有些人在半夜失蹤……從此查無音信。」倆人聽聞消息後迅速訂了4月12日飛回墨爾本的機票,孰料4月10日晚,警察找上了門。

梅曾索夫回憶說:「他們沒收了我丈夫的護照,問我丈夫是否出國旅行過。」「在結婚前,我丈夫(塔赫爾)去過土耳其,並在那裏生活工作了一年左右的時間。」

得知情況後,「他們(新疆警察)說,『好吧,跟我們到警察局走一趟。』」那天晚上,塔赫爾沒有回來。據悉,警察在審問塔赫爾三天後,就把他拘留了10個月,之後轉到集中營繼續關押。

第二次被拘留

2020年5月19日,梅曾索夫在多次聯繫塔赫爾未果後得知,他已於當天再次被拘留,之後被關押到一個集中營,直到2020年8月30日獲釋,就在獲釋前不久,塔赫爾得到了澳洲永居身份。

原本想在塔赫爾第一次被拘留釋放後趕快離開這令人恐懼的地方,無奈他們無法從中共當局手中取回塔赫爾的護照,而梅曾索夫的簽證延期申請也被拒,無奈之下,2019年底,梅曾索夫隻身返回澳洲,又因為疫情原因,她未能再次返回新疆。

孰料這次離別讓梅曾索夫至今未能再見自己的丈夫。回想起丈夫於2019年5月22日第一次被釋放後,梅曾索夫說,塔赫爾回來告訴她,「在那裏就是不停地被洗腦……」。

當時,塔赫爾雖被釋放,但警察仍密切監視著他,「他們老打電話給塔赫爾,其實就是繼續監視。」梅曾索夫說。

第三次被拘留

於2020年8月30日獲釋數周之後,塔赫爾再次被拘留。10月23日,新疆哈密警方發佈逮捕通知:塔赫爾因涉嫌「組織、領導和參與恐怖組織」罪被捕,被拘留在位於首府烏魯木齊東南部哈密的宜州區拘留所。

對塔赫爾的庭審是在2021年1月進行的,當時他的家人出席。今年4月1日,梅曾索夫得知自己的丈夫被判處25年監禁。

「我丈夫被中共判處25年徒刑,都是因為他在土耳其度過的時間。」她說,「在中共看來,塔赫爾是分裂國家分子。中共聲稱,塔赫爾組織和參與了政治活動,試圖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

這太離奇了,「他去那裏只是為了度假,因為他很喜歡那個地方,所以決定待在當地生活工作了一段時間。」梅曾索夫說,她本人和婆家人都未收到她丈夫被定罪的法庭書面文件或通知。

截止發稿前,中共駐澳洲使館和中共外交部均未對澳洲廣播公司的提問給予回應。澳洲廣播公司多次與哈密當地警方聯繫,以獲取塔赫爾的判決並核實其下落,但均未成功。塔赫爾的名字也未出現在中國司法程序信息網站上。

國際倡導組織人權觀察(HRW)中國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這宗案件「令人震驚」,她對澳洲廣播公司表示:「25年刑期,這是個非常嚴厲的判決。」

儘管土耳其被中共列入26個「敏感國家名單」,但是對維吾爾族人來說「這是個平常之地,他們去那裏學習、旅遊或做生意,這大概就是那個被中共重判的『導火線』。」她說。

該人權觀察於周二發佈了一份法律評估報告,結論是中共當局已經並將繼續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它突厥族群體犯下反人類罪行。

報告揭露了中共當局所犯下的一系列令人痛心的反人類罪行。針對維吾爾族和其它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行為包括大規模監視、大規模逮捕、大規模任意拘留、性暴力和強迫勞動。

梅森曾夫表示,她和丈夫塔赫爾所經歷的一切「就像是一場惡夢。」「他現在剛30歲,如果服刑25年,出來後就55歲了,而我也已年過半百……這不可能是真的。」她說。#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