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自曝安全機關辦理的多個所謂「反華」典型案例。其中一名學生被控自「8歲」起收聽「反華」廣播,令網友驚愕,網友指他是一位覺醒青年、優秀新聞記者。有評論認為,中共殘酷迫害體制內人士,暴露了反人類本性。

4月15日,中共海外官媒《環球時報》刊文《「深度」國家機關披露:境外反華敵對勢力拉攏大陸學生內幕》。文章列舉了兩個中國大陸學生涉及所謂政治安全的案例,一個學生被指控向美國知名媒體撰稿,另一個被指控參加香港反送中運動。

在「河北某高校學生田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中,文章稱,田某自8歲起開始收聽境外「反華」媒體廣播節目,經常翻牆瀏覽境外大量政治信息。2016年1月,田某開通境外社交媒體帳號。進入大學後,成為某西方知名媒體北京分社實習記者,刊發署名文章五百餘篇……

「2019年4月,田某受境外反華媒體人邀請秘密赴西方某國,同境外二十餘個敵對組織接觸,同時接受該國十餘名官員直接問詢和具體指令……」

被官媒當批鬥典型的田某是誰呢?在美國的知情人披露了他本人以及與海外人士交往的一些情況。知情人表示,中共對他的指控和逮捕荒唐,是侵犯人權的鮮活案例。

據旅美獨立學者張傑博士在「張傑點評」中介紹,田某的名字叫田創(也有說是田暢),出生於1999年,是河北燕山大學文學和新聞系學生。他自稱是紅三代。「六四」大屠殺後,其父親遠赴俄羅斯尋求庇護。其母親與父親離婚,現在國家機關工作。

張傑說,田創具有新聞記者的天賦,寫了很多新聞稿,自然也勞有所得。這就是《環球時報》所稱的「大量接受活動經費」,但事實上這些媒體的稿費並不高。

2019年「五一」期間,田創來美國旅遊,在美國呆了半個月。除了到華盛頓拜訪美國之音總部、自由亞洲和看望韓連潮(田父的朋友)外,他都待在紐約。除了購物,就是慕名拜訪朋友,其中很多人是張傑介紹的一些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

田創曾告訴張傑,他去時代廣場和中央公園遊玩時,被跟蹤和安裝竊聽器。在為美國之音工作時,田創經常被中共的公安跟蹤和約談。他回國前很猶豫,擔心會被抓。但他認為自己並沒有做甚麼,一不反華,二不反黨,關注中國人權也在合法的言論自由範圍之內。

田創於2019年5月上旬回國,與張傑一直保持著聯繫到當年的10月份。他告訴張傑,回國後,曾被公安機關拘捕,後又被放出來,被安排到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網做記者。

張傑還披露了和田創的一段電話錄音。錄音中,田創提到一個奇怪情況,北京那邊來找他,要把他安排到多維或者《人民日報》海外版。他選擇去了多維,「說實話純應付事兒,實在不願意給他們寫稿子,感覺太噁心人了。」

張傑表示,田創在紐約期間,與他接觸最多。「田創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孩子,但他是中國的優秀青年,是覺醒的一代人。」「中共對於任何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都要打壓」,「中共對田創的指控和逮捕是荒唐的,是又一個侵犯人權的鮮活案例。」

張傑呼籲中共政權釋放田創,還田創以自由,為自己的救贖留條後路。

律師、人權工作者韓連潮也發推文表示,這是「無恥的政治迫害」,認為田創選擇調查報道人權侵犯為職業,「他既不反華也不反共」,「我帶田見美(國務院)人權官員,他們僅問了情況,無人要他做任何事;黨匪一定對田施了酷刑,無恥至極!」

北京高校學生易同學(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在2018年下半年在一個社交媒體群組與田創相識,當時田創在給博訊新聞網旗下的博聞社撰稿,筆名是博特,後來又改用思泰作筆名。他在美國之音北京分社當實習記者時,用的筆名是北楓。他也給《議報》寫過稿子。

「當時他在採訪佳士事件後續和北大馬會事件的有關情況,我就給他講了些我知道的情況,一來二去就這樣熟悉了。」易同學說。

易同學表示,「我看過些他寫過的稿件,這些稿件在網上也是公開的,感覺上比較客觀、平實,主要就是介紹具體的新聞事件,沒有多少反共色彩,更談不上甚麼反華。他的政治態度也算比較溫和的,可是沒想到他還是被抓起來了,被扣上反華勢力的帽子。」

易同學介紹說,「我最後一次聯繫田創是在2019年6月下旬,也是他最後一次在博訊發稿前後。他說他在國內遇上了些麻煩,可能牽連進一個和外國人有關的案件,但具體細節他沒說。他告訴我,如果兩周沒上線叫我通知另一家媒體的記者。」

「後來我找到了那個記者,但是那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還以為他們之前商量好了。沒想到最近黨媒把他的案子當作典型登出來了。」

易同學認為,這個案子詭異的地方在於,田創6月份被抓過,基本上跟他失聯的時間吻合。張傑說他們保持著聯繫到10月份,後面他又被放出來、被安排在中共控制的多維新聞當記者,再後來他還是被抓了。這中間到底發生了甚麼?

易同學表示,感覺中共在所謂「國家安全日」發出這樣的報道,目的就是殺雞儆猴。把向媒體提供稿件、參與支持香港民主運動都說是危害國家安全並定罪,這純粹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這是中共在內外交困情況下,對統治危機敏感程度加強的表現,它們很害怕年輕人站出來揭露和反抗中共,因此在借題發揮製造冤案。」易同學說。

據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 CDT)敏感詞周報統計,目前「8歲+反華」已成為級別高的敏感詞。

文章稱,微博對該案觸及細節的討論加以嚴格限制,據微博話題榜數據#境外反華敵對勢力拉攏大陸學生內幕#,#央視曝李亨利的漢奸行徑#兩個話題共計有2.4萬討論和1.9億閱讀。但以官方文本中的「8歲+反華」進行搜索發現僅有4個結果。

旅居美國的《中青報》資深記者郭軍向《大紀元》表示,中共政權就是反人類的,對體制內人員都殘酷迫害。這個20歲青年,他(回國時)覺得自己沒有甚麼事。要在國外,他這個事就不算事;他在國內,就成了罪犯。

「我要回國也得判刑。共產黨不是說因為你做了甚麼它做甚麼,而是說在於它們能做甚麼它就做甚麼。」他說,「中共在國外收買人、搞平衡,在國內就要抓捕判刑。」

郭軍透露,單位曾向他發出威脅,警告他不許跟境外的媒體接觸。「甚麼叫罪名啊?按照共產黨的法律,我在《大紀元》上寫上一個『全中國人民祝你們新年快樂!』這就是犯罪了。你跟境外的媒體接觸本身就是犯罪了。你甚麼都沒說,你說一句新年好、早上好,這就犯罪了。」

郭軍一家父子兩代人歷經中共迫害,他表示,共產黨就是因為不講理產生的,「紅軍開始長征時30萬人,蘇區肅反自己內部就殺了10萬人,它一開始就這麼殘暴,三比一這麼殺人,它對別人也沒有客氣的,太狠了!他們就是反人類,超過了希特拉。」#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