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英文媒體「Hong Kong Free Press」周一(4月19日)發表的一項調查顯示,為了阻止美國國會提出和通過《香港人權法案》,香港政府從2014年到2020年之間,花費了8,400萬港幣對美國政客進行遊說,但這筆鉅款最終只買到一張否決票。該法案在2019年11月順利通過,為制裁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等香港高級官員鋪平了道路。

花八千萬港元妄想干預美國內政

2019年6月起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香港警方濫用暴力,發生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學生近距離槍擊事件,震驚了世界。香港警民關係迅速惡化和加劇之際,美國參議院在當年11月20日,以「一致同意」(unanimous consent)方式,迅速通過參院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第二天,美國眾議院以417票贊成、1票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法案授權美國總統點名並透過凍結資產、簽證限制等措施,制裁侵害香港人權及自由的人士及官員;美國國務卿也須每年檢視香港自治情況,評估香港是否有資格繼續享受美國的特殊待遇。  

據香港獨立英文媒體「Hong Kong Free Press」(簡稱HKFP)4月19日的報道中披露,在2014年美國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初,一直到美國通過這個法案之後的2020年,香港貿易發展局為了阻止這個法案,六年之間向美國說客支付了近8,400萬港元(1,080萬美元)。 如果加上其它支出和附帶費用,實際花費的金額甚至更高。

「HKFP」發現,就在這個法案的投票表決前一周,香港駐美國總經濟貿易專員麥德偉,透過「中間人」、由美國民主黨前議員巴特·斯塔派克(Bart Stupak)擔任說客的遊說集團Venable LLP的安排,在2019年9月12日,見到當時的反對黨民主黨加州眾議員Alan Lowenthal。

五天後,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的領袖人物黃之鋒、何韻詩和張崑陽抵達美國,在9月17日出席了美國國會聽證會,呼籲通過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港府花錢委託的「中間人」、美國民主黨前議員巴特·斯塔派克(Bart Stupak)再發出3封電郵,為港府安排遊說,但遊說失敗。 美國參眾兩院迅速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所有的國會議員中,只有一張反對票。

法案通過之後的9月26日,巴特·斯塔派克(Bart Stupak)與當時的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艾略特·恩格爾(Eliot Engel)進行了另一次會議。Eliot Engel曾發聲明強烈支持《香港人權法案》。不過,麥德偉有否一同出席這次會面具體不詳。

就在當天,中共外交部強烈指責美國通過這個法案。 同時,香港政府發言人也在一份聲明中說,「外國立法機關不得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的內政」。

以上會面都由香港貿易發展局出資。

對於「HKFP」的這篇報道,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發言人在回應HKFP的詢問時表示,他們派駐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代表「積極向美方解釋了香港的情況」,並再度表示「強烈反對美方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辦公室沒有作出回應。

HKFP是透過美國回應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查獲以上資料。

資料顯示,香港貿發局除了管轄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之外,還在紐約、洛杉磯和芝加哥等地設立了辦事處,總體上在美國的業務總支出為4.58億港元(5,890萬美元)。而為其充當說客的人當中,一些人曾經是美國國會議員。

而麥德偉屬於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所屬的香港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根據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外國政治機構在美國的遊說花費及行動都必須註冊和公開,因此港府的所有遊說活動都有紀錄可查。類似外國政治機構遊說,在美國屬正常和普遍的現象。

去年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任時,已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不過資料顯示,香港貿發局今年3月再次以280萬港元與另一遊說集團BGR Government Affairs簽約,「宣傳香港獨立經濟及關稅地位」。 

羅冠聰:中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目前流亡英國的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在其FB帳號上,對HKFP的這篇報道作出了回應。他表示,中共以為金錢可以買到一切,但花了那麼多錢都見不到美國國務卿或者總統級別的政治人物。這次花掉將近一億港元試圖干預美國內政,阻止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到頭來只換到一張反對票,徹底失敗。這足以證明甚麼是「忠誠的廢物」。

他指出,中共一向指責外國政府干預中國內政,但港府花鉅款企圖干預美國政治和內政卻一無所獲,是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表示:他和香港的民主運動人士,雖然無財無勢,但因為秉承普世價值觀,與國際社會接軌,不花一分錢就約見到了港府想見卻見不到的美國政府官員。香港人的行動和團結,證明了「勇氣與價值會比利益更有影響力」。同時提醒香港人,面對一群「廢物」港官,香港人唯有繼續做好自己,在各個領域都要發揮所長,才不會被港共看低。

見外國政要無需「中間人」

本月初,一名伯利茲(Belize)籍男子李亨利(Lee Henley Hu Xiang),在廣州市被以「資助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的罪名,判處有期徒刑 11 年。中共央視在4月14日播出了李亨利的「認罪」片段,「李亨利」承認自己是資助其它地方或國家的反華份子,又透過中間人,多次將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張崑陽等人引薦到境外,參與外國推出的制裁香港法案。

對此,羅冠聰在15日透過 FB發文,表明不認識「李亨利」,同時澄清過往的外訪機票等資金來源都是自資或由主辦方出資,並指出這種「在鏡頭前讀稿,是中共政治宣傳的骯髒抹黑手段」。

羅冠聰反問,由大陸企業任職的高層人員充當自己的「中間人」豈不是自找麻煩?而且,2016 年他代表香港立法會出席英國的交流活動,由香港立法會出資,以中共的邏輯,立法會是否也變了「反華基地」?

他表示,過去的九個月間,他曾經與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英國內政大臣 Priti Patel,以至數位駐英大使會面,這些交流實屬平常,完全無需「中間人」安排。但是在國際外交場合到處碰壁、臭名遠播的香港政府,卻要依靠「中間人」,這足以證明「港府一群無能官員」。

而被「李亨利」提到周永康和張崑陽,也在FB發文作出反駁。

香港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說,他當年出席的海外論壇主題是推廣民主和公民社會,跟「反華」扯不上關係。而央視在「李亨利」的「認罪」片段中出示的周永康與李亨利的交談照片,周永康解釋自己只跟李亨利在港鐵站外談過數分鐘,內容不深入,他自己沒有如央視所言,稱呼對方作「亨利哥」、「亨利叔」,並質疑兩人的「合照」是國安情報人員所拍攝,拍攝效果奇差;同時「只能盼望李先生身心安好,捱過中方治下的非人監獄生涯,有生之年見證其民主中國。」

沒有共產黨人民才有安全

張崑陽也在FB表示,中共污衊他和另外三名夥伴接受「李亨利」的資助,其實他並不認識李亨利。並表明他到過英、美、德、澳不同國家進行遊說的時候,「也不需要倚賴其他人的金錢支援。」他到過白宮國安會、美國副總統辦公室和國務院與高級幕僚會面,都是透過「正常不過的會面申請」,不需要用巨額金錢達成目的。

他認為,中共杜撰三分真七分假的內容,目的就是要將香港民主運動抹黑成一小撮有心勢力人士的「野心產物」。他表示,中共一直都在寫「劇本」污衊民主派人士。例如,香港警方很誇張的杜撰了黎智英與李宇軒合謀,在以色列建立軍隊反攻中國,他預測中共仍然會繼續編寫荒謬劇本污衊香港的民主運動,不是給外國人看。「真正目標是要向中國人民作出維穩,強化香港民主運動是由外國牽動的觀感,煽動更強大的中國民族主義情緒。」「這些做法明顯也是中共資訊戰一部份,擾人視線」,以大量虛假訊息掩蓋港人渴望民主的現象。

他提議在海外進行遊說的同伴們,「一如以往呼籲英聯邦國家不要派海外法官到香港,並倡議將制裁名單擴展到處理國安法的法官身上。政權爪牙理應受到清算,永不落空。」

最後,張崑陽指出,維護國家安全其實是應該保障人民權利,「沒有共產黨,人民才有安全的一天。如果說我可以破壞共產黨的安全,其實我感覺與有榮焉。面對土匪政黨,我一定盡情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