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怖氣氛籠罩下,許瑾女士知道不能再留在香港,只好帶著3個兒女離開香港去台灣,回到她從前服務過的《中華日報》做事,這才擺脫了中共暗殺的陰影。

日後許女士又帶著兒女逃去西班牙,輾轉來到美國,定居紐約,去世之前曾向筆者說及這段可怕的經歷,並歷述她逃難的辛酸。

此後,中共在香港的暴力行動息止了一段時間,到了1966年又再復燃,到了1967年更發展到了高潮,終於引發香港暴動,不少人死在中共爪牙的定時炸彈上,首先遭殃的,就是後來香港特首董建華的父親董浩雲。

董浩雲的東方航運,早期在台灣創業,後來發展到香港,並成為亞洲船王。發跡後的董浩雲,一直夢想辦一個「海上學府」,他買下了伊利沙伯豪華郵輪,駛到香港,投下巨資改裝成為「海上學府」,準備招收學生四海遨遊。

船王董浩雲(維基百科)
船王董浩雲(維基百科)

那時候董浩雲主持的「東方航運」奉國府為正朔,上面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並以中華民國的國花──梅花作為公司標誌。

這種表現在中共眼中是不可饒恕的「反動」及「反革命」罪行,於是中共便命令他們在香港的爪牙給董浩雲一個警告──當伊利沙伯號改裝成為「海上學府」的當天,一場大火竟然就把這艘豪華遊輪燒焚。

船王董浩雲創辦的「海上學府」郵輪,疑遭中共派人燒毀。(網絡圖片)
船王董浩雲創辦的「海上學府」郵輪,疑遭中共派人燒毀。(網絡圖片)

所謂「折戟沉沙」,在九龍海灘上,成了一堆廢鐵,粉碎了董浩雲辦「海上學府」之夢。

沒有想到,當董浩雲兒子董建華被中共賞識,出任香港首任特首(行政長官)之後,竟頒獎給當年放火燒他父親遊輪的工人頭目楊光,表揚他對香港的「貢獻」,這真是鬧了個天大的歷史笑話,叫人哭笑不得。

董建華與東方航運郵輪。(大紀元合成)
董建華與東方航運郵輪。(大紀元合成)

中共爪牙放火燒船之後,港九人心惶惶,大家爭先恐後移民離港,今日許多生活在美加、年齡在60歲左右的老僑,就是那個階段移民來美國的。

然而,更令人膽戰心驚的是,當中共策動的香港暴動進入高潮之際,一名在香港商業電台主持節目的香港人林彬,因在節目中抨擊中共在香港暴行並譴責暴力,罵搞武鬥的左傾份子污糟邋遢(廣東話﹕骯髒卑劣之意),竟被中共活活燒死。

林彬在香港商業電台的節目稱為「大丈夫日記」,每天定時播報並評論香港發生的人與事動態。那時候,中共在香港的爪牙遊行示威抗議港英政府,主張「祖國」立即收回港澳、解放台灣,達成祖國的和平統一。

他們除了到處張貼大字報(甚至到港督府外面貼了滿牆大字報)外,還在港九鬧區放置炸彈,上書「同胞勿近」,藉此表示炸彈是要炸死港英的白皮豬(英國人)、黃皮狗(香港官員及員警),但每次炸彈爆炸,炸死的都是華人,而且是無產階級的斗升市民,全香港500萬華人大為憤慨。

林彬據此在香港商業電台的「大丈夫日記」中每天反映市民意見,不但罵左仔,更罵北面那個禍國殃民的政權。聽眾每天收聽後,還打電話去電台,也跟著大罵中共政權及那個「戰無不勝」的毛賊。

這種民氣反應,令中共政權十分頭痛,於是下達命令要收拾林彬。1967年7月的一個黃昏,林彬與他的弟弟駕一輛敞蓬汽車,返回他在九龍窩打老道山的家中吃晚飯。

當汽車駛到他住所那條街口,發現街中豎立了一個修路的路牌,說明此路不通。林彬見狀立即停車倒退,就在一剎那間,路旁走出3名彪形大漢,其中兩人各拿一桶汽油,分別潑在敞蓬車內的林彬與他弟弟身上,另外一人則劃了一支火柴丟在他們身上,轟然一聲巨響,兩人渾身火焰衝出車外,走了幾步就倒在地上,然後活活被烈焰燒死。

次日,林彬兄弟被中共派人燒死的消息,成為香港傳媒的重大新聞,幾份中共喉舌──《大公報》、《文匯報》、《商報》、《晶報》(人稱左報)則幸災樂禍說林彬「民憤極大」,被「人民」所唾棄,因此自找滅亡,並說這是「人心大快事」。

其報道方式與紐約中共喉舌《僑報》、《明報》等報道法輪功羣眾被毆的內容近似,使香港人有時光倒流的感嘆。他們不禁要問﹕胡錦濤時代與毛澤東時代有甚麼不同?

另外一個被中共仇視要剪除的文人是在《星島晚報》上,寫專欄的名作家萬人傑(本名陳子雋),他每天在晚報的專欄「牛馬集」上大罵擾亂香港安寧的左仔與北面那個殘民政權。

不懼中共打壓的《星島晚報》專欄名作家鐵漢萬人傑。(Facebook)
不懼中共打壓的《星島晚報》專欄名作家鐵漢萬人傑。(Facebook)

由於讀者喜愛他的專欄,把《星島晚報》的銷量推上香港第一位,把中共辦的《新晚報》打在後面。

不但如此,讀者每天寫信或打電話給萬人傑,向他透露左派集團及中共政權,在大陸胡來的種種內幕,使萬人傑的專欄更有可讀性。

於是中共爪牙先去信恐嚇萬人傑,接著打電話去罵萬人傑「反華、反人民」。

由於有林彬的教訓,香港警局政治部派出多名密探,到萬人傑住所及辦公大樓外保護他安全,並勸萬人傑搬到政府提供的大樓居住以策安全,但萬人傑表示不怕左仔暗算,他決定與中共政權及其在海外爪牙周旋到底。

果然,警方密探及停車場的管理人員,不止一次在萬人傑的座駕下面,發現左傾份子放置的定時炸彈,若非港府防範得宜,萬人傑早就在香港1967年暴動中被中共爪牙殺害。

二、中共紐約「紅衛兵團」文攻武打,樣樣都來,始藉保釣而起

保衛釣魚島最早是1970年由一群在美國留學的台灣學生提出來的。

到了70年代,正是中共紅衛兵血洗中華故國之後,中共爪牙又藉著台灣留學生掀起的保釣運動,把他們殺人放火的「武鬥」革命暴力行動轉移到了歐美地區,在歐美地區的華人社區,展開打、砸、搶、罵,一時間風起雲湧。

他們訓練一批土生華人,配合來自港、台兩地的左傾份子,學習殺人打架的恐怖活動,創立了一個叫「義和拳」的組織,說是以拳頭來對付洋人及依附洋人的華人,實際就是中共紅衛兵打、砸、搶、抄運動,在海外的「延續」。

因為這些「義和拳」組織者,師承大陸紅衛兵,60年代在紐約活動得最積極。他們學中國功夫、練西洋拳,經常出現在歌頌毛江、吹捧林周的集會上,誰發出不同的聲音,他們立即蜂擁上前毆打;經常藉著假期在紐約華埠中心鬧區,向來往行人發送「毛主席萬歲」、「林副主席萬歲」、「江青同志萬歲」的傳單。

他們認為,這就是愛國行為,中共方面當然對他們表示賞識。

這些紅衛兵份子不但在華人社區活動,也散佈在美東各大學的華裔學生團體中。他們一個個好勇鬥狠、盛氣淩人,仗著他們拳腳功夫了得,經常到各大學學生開的非共會議上鬧場,誰攔阻他們就打誰,其積極程度與此刻在華埠毆打法輪功學員的梁冠軍相類似。

不同的是,法輪功人有備而來,拍下梁冠軍指揮打人的照片,然後憑照片向警局控告梁冠軍打人,並要梁接受法律制裁,而當年中共海外紅衛兵所對付的卻是毫無戒備的愛國華僑。

1967年7月31日晚間,紐約兩份非共政論雜誌──《鄉親》與《自由人》假哥倫比亞大學伯爵堂舉行中國大陸問題座談會,中共爪牙唆使紅衛兵「義和拳」去哥倫比亞大學搗亂。

他們揮舞刀槍、大叫大嚷,使座談會辦不下去,於是主持會議的人報警,把紅衛兵「義和拳」的人,抓了幾個送去法院,雙方對簿公堂。

當時中共在紐約喉舌──《美洲華僑日報》還以大字標題宣示「造反有理」、「武鬥無罪」,然後表示要與「反動派」周旋到底。其「義和拳」組織的紅衛兵性質,也就洩露無遺。

1976年10月10日,台灣省主席謝東閔拆開郵包時,被包內預藏的炸彈炸斷手臂,經台灣警方調查發現,此一恐怖活動是台獨份子王幸男所為。

於是紐約親中華民國的華僑,在哥倫比亞大學召開座談會,聲討恐怖暴行,中共方面立即命令哥大擅長武鬥的「紅衛兵」去會場破壞。

因主辦座談會的人早有準備,與滋事的左派份子,展開了一場針鋒相對的抗爭,並把滋事者告上法院,壓下了左傾份子支持台獨的氣焰,也使武鬥息止了一段時間。

當時《世界日報》曾以大篇幅報道此一新聞,並發表評論強調美國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武鬥」解決不了問題,也說服不了別人,主張大家心平氣和討論問題,不應訴諸武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