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4.25」事件發生22周年。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和平上訪,成為當時震驚世界的重大事件。為甚麼會發生「4.25」事件?「4.25」事件發生前到底發生了甚麼?這裏,著重介紹四件大事。

第一,國家體育總局有關領導對法輪功充份肯定

1998年5月11日,原來由公安部等9部委共管的氣功,改為由國家體育總局統一管理。

1998年5月15日,時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到長春視察了法輪功學員在廣場上集體煉功的情況。當晚10點,中央電視台第一套節目和第五套節目報道了這一新聞。

1998年10月,國家體育總局派氣功註冊評審調研組到長春調研,歷時一周,除深入煉功點明察暗訪外,還在10月20日召開了52名法輪功學員參加的座談會,其中包括老紅軍、現職軍級官員、政府官員、大學教授、企業家、居委會主任、工人等。

座談會上,調研組組長邱玉才說:「關於法輪功問題,國家體總委託我和管謙、李志超,到長春對法輪功做一個了解。」

「通過調查了解,長春有十幾萬人在煉法輪功,而且層次較高,有十幾所大專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導師、高級幹部,還有從工人到知識份子各個層面上的都有,確實功效很顯著。這一方面沒有疑議。」

「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

「對於在座的各位認真負責地為我們介紹你們修煉法輪功的情況和你們的看法,我表示衷心的感謝;我們要如實地、實事求是地把你們的情況向國家體總和評委會同志們介紹、匯報。」

第二,國家新聞出版署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

1994年12月,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由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

1995年1月4日,《轉法輪》首發式在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禮堂舉行。1996年1月21日,《轉法輪》精裝本首發式在清華大學建築館舉行。

1996年1月,《轉法輪》被《北京青年報》列入北京市十大暢銷書。1996年3月21日,《北京青年報》刊載北京市一月份暢銷書,《轉法輪》名列其中。1996年3月22日,《北京晚報》刊載一、二月份暢銷書,《轉法輪》名列其中。

《轉法輪》對不修煉的讀者來說,是一本教人如何做好人的書;對法輪功修煉者來說,則是一本指導如何修煉的書。

這本書用最淺白的語言,講述了做人和修煉的道理。比如,做人的目的是甚麼?衡量好壞人的標準是甚麼?人為甚麼要修煉?如何修煉?修煉中會遇到哪些問題?如何對待這些問題?人生為甚麼有苦有難?如何對待人生中的苦難?如何才能從一個層次提高到另一個層次並不斷向更高層次邁進?為甚麼正法修煉不能殺生?修煉的最終目標是甚麼?為甚麼修煉人必須信神敬神?等等等等,這些問題,書中都有簡潔明瞭的說明。

中華民族的列祖列宗都信神敬神。中國人常講:「人在做,天在看」,這個「天」就是指「神」。中國古人還講:「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舉頭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等。

信神的人都相信:神是客觀存在的,人和天地萬物都是神創造的,信神敬神可得到天祐神護。虔誠信神的人,都遇到過神奇的事,見證過神蹟,有的有各種神通。

宇宙之大,天體之廣,生命之奧妙,連愛因斯坦這樣偉大的科學家都驚歎不已。人的耳朵只能聽到20-20000赫茲波長範圍內的聲音,人的眼睛只能看到390-780納米波長範圍內的物體,超出上述兩個波長範圍的聲音和物體,人聽不到,也看不到。但是,宇宙中超出這兩個波長範圍的聲音和物質,無窮無盡。

法輪功修煉者中,很多過去是無神論者,很多是學科學的博士,很多是學中醫、西醫的醫生,他們真正走入修煉後,都相信,《轉法輪》闡述的法理,既不是迷信,也不是偽科學,而是真實不虛的。

這正是《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廣受歡迎的重要原因所在,也是法輪功在極短時間傳遍全中國傳到全世界的重要原因所在。

但是,1996年7月24日,國家新聞出版署,根據其「不得出版宣揚愚昧迷信圖書的通知」,以「宣揚迷信和偽科學」為由,發出「立即收繳封存」《轉法輪》等書的通知。

第三,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等攻擊法輪功

趙樸初何許人也?據消息人士透露:趙樸初是中共秘密黨員,1936年入黨。

趙樸初當過中共的很多官,包括全國政協副主席、佛教協會會長等。趙去世後,2000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趙樸初同志生平」,稱「趙樸初同志始終熱愛中國共產黨,一以貫之地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些情況表明:趙很可能是中共秘密黨員,只是因為中共要利用他操控中國佛教而讓他不暴露黨員身份而已。類似趙樸初這樣的中共秘密黨員還有很多。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中談到「佛家功與佛教」時,講得很清楚,法輪大法「和原始佛教以至末法時期佛教沒有關係」。

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理解,法輪功與佛教是兩回事。要修煉法輪功,就必須專一修煉法輪功,不能摻著佛教的東西修。同時,佛法與佛教也不能劃等號。佛法無邊,佛教概括不了佛法。談論佛法,不一定就是佛教中的法。

但是,某些佛教居士聽了李洪志先生的講法後,將李洪志先生講的法與他理解的佛教中的法混為一談,到處寫信、寫文章攻擊法輪功。

1996年11月至12月,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收到有關文章後,就法輪功問題,寫了一個批示、五封信,攻擊法輪功是「X教」,並提出,對法輪功,「光是取締還不夠,還須以理摧伏其謬論」。

根據趙樸初的指示,中共佛教界發表了一系列攻擊法輪功的文章。1998年1月13日,中共佛教協會專門召開一個揭批法輪功的座談會。1998年6月,原哈爾濱市佛教協會副秘書長陳星橋編書批判法輪功。

時任中共國家宗教局副局長兼宗教文化出版社社長,不僅對書稿的修改提出指導性意見,而且親自逐字逐句修改重要章節和段落。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對此書給予充份肯定。中共國家宗教局局長葉小文要求《中國宗教》雜誌社與宗教文化出版社協作,多發表批判法輪功的文章。

第四,公安部企圖給法輪功羅織罪名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文件《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誹謗抹黑法輪功,要求各地公安機關以秘密方式深入調查、蒐集法輪功「違法犯罪」的證據。

在公安部「通知」誤導下,江蘇省鹽城市,遼寧省朝陽市、遼陽市、凌源市,以及山東省一些地方公安局的某些官員,竟然宣佈群眾煉法輪功是「非法集會」,派警察強行驅散煉功群眾;非法查抄煉功群眾的私有財產;對煉功群眾實行非法拘禁、關押、打罵。有的輔導員被數次罰款,有的不給收據,有的只給白條。

新疆、黑龍江、河北、福建等地也發生一些警察強行驅散煉功群眾、非法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個人財產等嚴重違法亂紀問題。廣東河源、梅縣等地經銷法輪功書籍的書店被查封,書籍被抄走。

尤其是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倣傚公安部《通知》,稱「法輪功是公安部明令禁止的非法氣功」,向下屬單位發出朝公發【1998】37號文件《關於禁止法輪功非法活動的通知》,下令對法輪功「立即予以取締」。

但是,到「4.25」事件發生時,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的調查已歷時九個月,274天,卻沒有發現法輪功有任何「違法犯罪」問題。

真相自有萬鈞力

以上四件大事,我儘可能準確地對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進行還原。

關於第一件大事。國家體育總局有關領導親自深入到法輪功學員之中,聽取法輪功學員的意見,做了大量調研後,得出結論: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份肯定」。他們在做調查前,對法輪功沒有預設的框框,沒有觀念的障礙,沒有偏見。因此,這個結論是客觀的,符合實際的。

關於第二件大事。至今為止,我沒有看到新聞出版署領導親自到法輪功學員中做過調查研究的任何報道。據我所知,很多法輪功學員給新聞出版署領導寫過信,但是,全都石沉大海。比如,我在1996年8月寫過一篇《功德無量<轉法輪>》,寄給新聞出版署圖書司。

新聞出版署決定收繳、封存、禁止出版發行法輪功書籍的決定,是從中共無神論的觀念出發,從中共「封建迷信」的觀念出發,而不是從客觀實際出發作出的,因而,是不客觀的,不符合實際的,是完全錯誤的。

這裏順便說一句。在中共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25年後的今天,《轉法輪》已被翻譯成40多種外語,在中國大陸以外公開出版發行,成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上被翻譯成外文最多的中文經典。

關於第三件大事。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等對法輪功的攻擊,也是從他們固有的觀念出發,從他們非常有侷限性的人生經驗出發作出的。他們沒有親身修煉法輪功(據我所知,真修法輪功的佛教徒不少),沒有深入到法輪功學員中做認真、細緻、深入的調查研究。因此,他們的攻擊,也是不客觀,不符合實際的。

《轉法輪》確實談到了佛教中的一些不良現象,但是,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今天中國大陸的一些所謂佛教高僧,確實是佛門敗類。比如,原中共佛教協會會長、北京龍泉寺主持釋學誠,就是一個亂搞男女關係的「花和尚」。又比如,中共佛教協會副會長印順和尚,在「海南省佛教協會學習十九大精神培訓班」上說,「十九大報告就是當代佛經」。這是公開謗佛。

關於第四件大事。公安部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只要實事求是,沒有問題。但是,那個通知本身對法輪功是不善的,帶有明顯惡意,傳到地方後,產生了很不好的影響,這是完全錯誤的。

儘管如此,到「4.25」事件發生時,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的調查,沒有發現法輪功有任何「違法犯罪」問題。

對法輪功書籍被禁、趙樸初等對法輪功的攻擊、公安部的通知,及一些公安機關干擾、破壞法輪功學員正常學法、煉功等,法輪功學員長時間接連不斷給江澤民等寫信反映,全都沒有任何回應。到1999年4月23日,天津發生警察毆打、非法抓捕4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

在「通過正常渠道反映」全都無效的情況下,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不得不到中南海和平上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