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錯誤,施政上的小小包容可以有。但是到了大是大非問題的時候,而你有能力在商界的立場可以說話,你都不講,是因為為了自己的飯碗。那自己會很不開心的。」香港童裝品牌 Chickeeduck老闆、「逆權商人」周小龍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說。

周小龍在香港經商數十年,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經商環境不同以往,他的店鋪連儂牆被一些業主要求撕掉,但他並沒有順從。「我在香港居住了57年,有56年都是很自由的。最近是改變了很多,但是我們香港人千萬不要習慣,千萬不要停止我們對於這些不公義的憤怒。」雖然他開店實體運作的空間變窄,但是客戶群卻增至70%~80%市民,獲得了普羅大眾的支持。

反送中運動中的警暴和政府無視民意,使他「由藍變黃」,去年棄大陸生意投入泛民陣營。至今他都覺得,講真話是很重要的個人感受,會令自己開心,把內心話講出來,比吃一粒安眠藥還安心。最主要的當然是「做人做事,不可以埋沒良心。 」

「阿布泰現象」反映民意 群眾用腳投票

4月8日,海關動員逾百人到「阿布泰生活百貨」25間分店及位於荃灣的貨倉進行搜查,檢獲市值40萬元的八千多件商品,董事林景楠涉未按《消費品安全規例》在產品上貼中英雙語警告標籤被捕。翌日大批市民開始到場購物,以行動聲援阿布泰。多區分店門庭若市,結帳隊伍一度排出店外,購買潮連日不絕。

在中共大肆改香港選制之後,未來的立法會將不能夠反映民意。有排隊者說,市民在生活上對政府不滿的表態,包括支持黃色經濟圈,是安全、禁不到的,更能真正地反映民意,「政府愈偏頗愈要站出來」。

林景楠是民主派「47人案」的被告之一, 2015年因在「反對一簽多行等政策」示威現場接受訪問,被海關解僱。他亦曾響應反送中運動中「三罷」行動。事實上據調查,其它一些大小零售店鋪,沒貼示中英雙語警告標籤的產品,俯拾即是。

周小龍說,這種商界「阿布泰現象」是民意的展現,希望特區政府看到,並且「要出來澄清一下,為什麼他們選擇性執法?是不是程序上不夠人手,還是(因為支持民主派)所以才去打壓阿布泰?我們很期待政府的解釋。」

「不要小看那二十多間商舖,或者我去年當時那13間商舖的市民的支持,這些是民意來的。政府應該要看到,當你不公平的時候,市民是告訴你你不公平的。」

看到阿布泰門店這麼多人排隊,竟有藍絲說,「阿布泰是故意的,是不夠資金要人課金,跟海關演一場戲。」周小龍說,只是因為林景楠以前是海關關員,就拋出這種陰謀論,「真是不可理會這樣的說法。」「藍絲實在是太多這樣的廢人在裡面,這樣的歪理都說得出的話,我想香港人都不會理會他的。」

改選制篩商界中立人士

今次選舉改制,對傳統商界也是一個衝擊。以前商界都在爭取選票,現在選舉委員會增加了「第五界別」「滅火委員會」,由港區人大代表、港區政協委員等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組成。必須從五大界別各取至少15票提名,才有參選資格。他認為,這樣改制意圖不是排斥商界,主要是要排斥那些中立的商界。

「現在的信息在商界來說,就是說你連中立都不夠忠誠,都不在『愛國者治港』這一個系列裡面。你要是很親中的商界,你才可以入閘,才可以參與政治。」

他談到日前立法會討論宣誓程序,政制事務局提出的意見,低能到從宣誓人的態度甚至衣着,去看其夠不夠誠懇,感到如果這種人是香港的精英的話,怪不得那麼多人想移民了,「衡量常理的質素,這幫人真是很低。有些人面部表情麻木,有些人七情六慾一些。」「你有什麼能力可以看到,他一個表情麻木的人宣誓是不誠懇呢?」

他覺得,中共看錯了一件事,就是商界其實一向對政治都沒有什麼興趣。只要選規是符合邏輯、公平公正的,商界其實很多小事都可以容忍。但今時今日就到了一個令人不能容忍的程度,各種離譜的事都出來了。「你看到紫荊黨那些,都是一些非常之極端親中(共)的商界人士,講出來的話都是歪理,我曾經看過一兩個人士的訪問。」他認為,現在中共給出的信息就是「商界也要親中,否則我也把你取締了。」

這類似阿里巴巴被重罰182億,他指,馬雲上了軌道以後,不是明顯的親中派,而是希望通過講真話,帶動中國走開放一點、甚至民主自由的路線,他也曾提出過要搞教育。中共發覺,一個這麼有號召力的人,公開地講中國要開放、要改革,便視其為敵。

「馬雲已經是開始覺得他有能力講真話了。那他現在講真話了,然後後面的勢力就告訴他:喂!我沒有告訴你你可以講真話,我還沒有給你分配這個角色。所以就打壓他了。」

與大陸商人做生意卻遭報復

今年黃曆新年前,周小龍在大陸生產的逾萬件產品,被東莞海關指「宣揚黑暴」全部沒收。包括印有「憑咩要我哋跪」字樣的T恤、印有黃色雨傘的座墊、攬枕及毛氈,以及印有鴨仔圖案的帆布袋等。

他強調,他之前不惜受很多網民指責,仍然在中國製造,是因為他覺得不能因為中共打壓港人,就去報復大陸商人,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應該繼續做一些理性的事情,既然它是價廉物美的話,應該支持他們,他們都是有誠意跟香港人做生意。」作為一個在香港比螞蟻還小的商人,「我跟你政見不一樣,我仍然在生意上支持你,但是你打壓我。」他覺得,這是共產黨的一件醜事。

個別人選擇不和國企做生意,不買在中國製造的運動鞋、日用品等,是個人的選擇。「但是做生意的話,還是繼續希望是做事比較公平公正一點,最後反倒是它打壓你。它找個藉口,說你周小龍在香港說話太出位。」「那就讓世界看看吧, 讓它們丟臉,真的是很醜陋的。」

投入泛民客戶群更寬 商場開店困難轉開街舖

他的從商之路,從實體運作來講是窄了,因為現在所有商場都進入了自我審查狀態。「我不相信他們是收到中聯辦的電話,說不租舖給Chickeeduck。我覺得我沒有那麼重要,我在香港商界的地位沒有那麼高。」商場曾經叫他撕掉連儂牆,他從13家店到現在只剩4家,到今天都沒有撕。「業主叫我撕,我就叫他們自己來撕。因為這個連儂牆,是我們的客人留下來給我們打氣的信息。我想他們不喜歡我們這些行為,可能他們厭煩了。在這方面路是窄了。」

但是,他的產品路線變得更寬了,因為現在知道,支持他們的是普羅大眾,熱愛民主自由的市民,估計有香港70%~80%的人。 「那我們只需要調整一下我們的產品, 使這個價錢更加吸引。尤其是在現在的經濟情況之下,那麼多人失業。」今後的路怎麼走,是明朗了一些,就是不要做那些中產才能夠買得起的產品。「做一些質量好但是可能沒有那麼多花式的,但是價錢會很吸引的產品。」

但是洗牌效應讓他覺得,好像是要由零重新開始。「因為我們是做零售的,實體店零售,如果在香港的二十多個商場站不住腳的話,就難搞一些。那我們就考慮街鋪。」他在荃灣的第二家街鋪,馬上就要在4月28號開張了。 「希望那個前期的投資減少點,用一些這樣的方法去生存。」

歹徒襲擊大紀元印刷廠 中共打壓商家入侵香港

對於「4·12」四個歹徒用大鐵鎚砸爛了大紀元印刷廠的機器,周小龍感嘆「這些真的非常的離譜」,「希望香港政府可以盡快地去調查這件事,去執法。」

他指,香港是一個新聞自由的地方,破壞別人報紙的生産基地,這些人真是除了「土匪」,沒有別的形容詞可以形容的更貼切。「不能夠接受在香港這樣的法治之地,有人可以走進去別人做生意的地方,破壞別人做生意的地方。這個不是我熟悉的香港。」

事實上,去年以來,很多黃店老闆也都遭到了不明人士襲擊,如被打得頭破血流、店鋪設施被砸毀等。他坦言,不知道中共實際的計劃是怎麽樣,但是這種「你一跟它有不同的意見,它就用一些不同的方法煽動人去搞破壞」的流氓手法,他以前在內地做生意時都見到很多。

他曾向有關部門反映過很多次,最後仍然結束了中國內地的生意。除了不容易做之外,有時作為一個香港人很難適應。「你去做生意,你不僅僅是開一間好的店鋪,賣一個物美價廉的産品,你還要打很多交道,這裏要疏通那裏要疏通,要不然就要被人搞。」

他相信,大紀元印刷廠和一些黃店遭襲,都是一個迹象,說明中共在大陸那種打壓商家的流氓手法,可能真的已經入侵到了香港。

籲市民訂閱大紀元 商界莫噤聲

他最後叮囑廣大香港市民,一定要訂閱《大紀元》,如今印刷廠都被人瘋狂破壞,「我們一定要好像支持阿布泰,好像支持Chickeeduck一樣,告訴給這些肯講真話的媒體聽,就是香港人在後面是100%支持你 (大紀元) 的。」

他表示,香港現在發生的事越來越離譜,他不奢望商界的其他人站到像他這麽前去發聲,但是他很感謝那些在背後支持的義士!他希望不發聲、不表達立場的商界人士看到,「現在這個現象是一個我們不熟悉的香港,你們是真香港人的話,你們要知道你是可以有一個角色,是能夠做得到使我們不要倒退的。希望大家團結一點。」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