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河南省濮陽市第一高級中學發生一起校園淩霸事件,視頻中一個瘦弱男孩被多人圍困,被施暴者多次搧其耳光、腳踹,甚至還打斷一根拇指粗細的棍子,並反復要求被打男孩下跪道歉。視頻一經發出便引發網民憤慨。

有網民說,「這次事件,性質真的變了,幾個人逼那個孩子跪下,還揚言讓他把他父母都叫上,這樣的侮辱性語言,出自於才十六七歲的孩子之口!」

「誰給他們的膽子讓同窗同學下跪!」

「說到底,我覺得,是教育的問題,是人與人相處的環節沒有家長及老師的正確引導,而是把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交給了抖音,電視劇,讓孩子在耳濡目染下沈溺在這樣的世界了,完成了他們扭曲的價值觀」

從視頻中看到,在短短10分鐘之內,一個瘦弱的男孩被4個男生搧了20幾個耳光,踢了40腳,打斷了一根拇指粗的棍子,場面暴力。並在施暴期間,4名男生反復要求被打男生下跪道歉,並多次威脅:你是不是想死。而旁觀者並沒有進行任何阻攔,這件事就發生在校園的宿舍裏。

4月16日,河南省濮陽市第一高級中學發生一起校園淩霸事件,一個瘦弱男孩被多人圍困,被多次扇耳光、腳踹,甚至還打斷一根拇指粗細的棍子。(視像截圖)
4月16日,河南省濮陽市第一高級中學發生一起校園淩霸事件,一個瘦弱男孩被多人圍困,被多次扇耳光、腳踹,甚至還打斷一根拇指粗細的棍子。(視像截圖)

據知情人透露,打人者母親是法院的,父親是九中副校長。

被打男生家長時先生表示,儘管校方已於14日報警,但校方並沒有主動告訴他和妻子此事,是自己在微信群裏看到視頻,確認是自己的孩子被打後立刻趕到學校的。要求見校長,但從下午一直等到晚上8點才見到校長。校長稱「一切以公安機關的調查結果為準」,在當天下午等候校長期間,他一直撥打班主任電話想詢問被打一事的其他情況,班主任電話一直關機。

對於孩子被打一事起因,時先生說明:「經過詢問孩子,是因一名男生晚上想要拉著自己的孩子逃宿,孩子不願意去,後逃宿男生被老師發現,懷疑是被自己孩子告發。」

截至目前未有任何打人者家屬與他溝通和見面。

時先生說,「兒子最近頭會痛,且晚上睡覺偶爾會一驚一乍地醒來」,「現在最擔心的是兒子的健康問題,準備讓孩子住院接受心理治療與輔導」,「不接受任何經濟賠償只希望施暴者得到應有的法律懲罰,希望對施暴者嚴懲不貸!依法處置!」

時先生强調,他希望能還原事情的全部過程和真相,得到學校和相關部門的客觀公正公平處理,為孩子討回公道,同時希望社會各界能夠重視校園欺淩事件,避免此類事件的發生。

學生家長陳女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上初、高中的孩子正是在成長階段,心靈是非常敏感的,這種霸淩對小孩的心靈都是非常大的傷害」,「逼迫對方下跪,簡直是赤裸裸的羞辱,現在霸淩事件越來越多,作為家長,每天都活得戰戰兢兢,時刻得保護著。防範意識達到極限,防不勝防,這哪是正常的社會。」

大紀元記者16日下午致電濮陽市第一高級中學,無人接聽。撥打濮陽市衛健委電話,無人接聽。直至記者發稿,校方依然沒有給出任何較為明確的解決處理方式。

校園霸淩頻頻爆發

4月7日,貴州一學校發生在校外的霸淩視頻,在網上傳播,引發網民關注。一段4分多鐘的視頻顯示,在一酒店內,三名女生對一名女生拳腳相加,搧耳光、撕扯頭發,下手狠毒,另外還有一人在錄製視頻。周圍還有其他女生指責被打者,甚至叫好。視頻最後,被打女生臉頰紅腫,甚至流血,但施暴者依然沒有停手,現場人員均疑似未成年人。

4月12日陝西渭南一所技工院校的十多名女生,由於老師拖堂,十幾名女生因先去廁所,沒有在規定時間內到達集合點,一名管理科的老師把她們叫到主席臺上列隊亮相後,從右向左依次打女生耳光。

4月9日河南鄭州實驗外國語中學就讀8年級女學生胡羽,近日被班主任指責違規帶手機回校,她否認後疑因遭班主任逼供,隨後墮樓身亡。死者父母在微博上直斥班主任用極端方式處理,當時家長已到校門接孩子,但班主任還不放人;事故發生後,校方拒絕告訴處理方法,且所謂的談判過程中從未致歉,因此要求為女兒討回公道。@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