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MLB)剛剛粗暴地將2021年全明星賽遷出亞特蘭大,這是一起赤裸裸的文化帝國主義行徑。

為甚麼要在大賽前僅僅幾個月匆匆做出如此重大的改變?是因為新冠疫情嗎?不是。是因為亞特蘭大未能作好充份準備迎接大賽嗎?也不是。

MLB大展財力肌肉意在懲罰喬治亞州,因為該州剛剛通過了一項投票權法,挑動了「覺醒者」(woke)領導層的敏感神經。(譯註:woke,指極左派宣揚的對社會正義與種族正義的理解能力,一種假定的優越感。)

MLB的此次行動刷新了所有人的認知。

早在幾年前,當北卡羅來納州通過了一項法律,要求民眾在政府場所使用與生理性別一致的公共廁所時,企業帝國人士立即大叫「這是恐跨症」!並煽動了針對該州的抵制,最終脅迫立法者採取緩和政策。(譯註:恐跨症(transphobia),全稱「跨性別恐懼症」,是一系列針對跨性別、變性或性別轉換等現象的負面態度、感受或行為,泛指對於不符合社會性別期望的人士產生的恐懼、誤解、排斥和歧視性攻擊等負面行為。)

至少在北卡羅來納州案例中,法律條文得到認真解讀,而在喬治亞州則全然不同。MLB懲罰喬治亞州,不是出於法律條文,而是基於所謂的政治進步主義人士編造的謊言,他們對法規的條款和功能有意進行錯誤描述。

換而言之,喬治亞州遭到經濟懲罰,理由僅是其並未實施的所謂「壓制選票」行為。也就是說,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總裁羅伯曼弗雷德(Rob Manfred)採取這個懲罰行動是基於各種謊言,該行動不僅在媒體上大肆渲染,更是在當前美國總統的敦促下公然肆意妄為。

具體而言,聲稱「全民團結」的總統卻言辭刻薄,陷入了煽動性的謊言流沙,竟然聲稱這部新頒法律比19世紀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的《吉姆克勞法》更糟糕。此等行徑不僅模糊了種族隔離制黑暗歷史的真正邪惡,也同時誣衊喬治亞州加強選民誠信標準的正義行為,而視之為種族主義。低劣卑鄙,無以復加。

就連《華盛頓郵報》的左翼事實核查員格倫凱斯勒(Glenn Kessler)也送給拜登「四個匹諾曹(Pinocchios,註:童話《木偶奇遇記》的主角,是喜歡撒謊的木偶,一旦撒謊,其鼻子就會變長)」,意即「信口雌黃」,因為他誣陷稱喬治亞州壓縮了投票站開放時間。而事實上,新頒法律並未做此項規定。與此相對,新法還在現有政策的基礎上延長了提前投票時間;例如,新法規定正式選舉日之前至少應有兩個星期六允許選民投票,並把星期日投票列入備選項。

拜登還謊稱新法禁止為在投票點排隊等候投票的選民提供飲用水。

這是大錯特錯。新法明確規定,投票站工作人員有權在選民排隊投票的地方設置無人看管的飲水站。

那麼,為何有人大驚小怪呢?法律禁止在投票地點150英尺範圍內贈送食品或飲料以謀取政治利益。全國所有的州都明文禁止在投票地點從事政治活動,所以該項規定並無特別之處。

某些群體對於喬治亞州法律產生如此歇斯底里的反應,正應驗了英國前首相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一句名言:「真相還沒來得及穿上褲子,謊言早已跑遍了大半個世界。」儘管如此,但這絕不是MLB實施懲罰行為的託詞。

喬治亞州的官員以及其他人士已經花了足夠多的時間來充份駁斥關於該項法律的惡劣謊言和譭謗。顯然,曼弗雷德以及MLB其他高層並沒有注意這些事實,或者更準確地說,他們根本不在乎事實。這只是企業帝國人士展現肌肉力量和道德標榜的一個舞台。於是,MLB全明星賽就從亞特蘭大緊急遷出了。

聯想到MLB一貫所為,這是何其諷刺?!該聯盟一方面聲稱非常熱心自由事務,另一方面卻與中共長期保持商業合作關係,促成在中國建立棒球聯盟,並面向中共國直播全美比賽。

你知道的,那是中國!就是這個國家,對維吾爾族人實施種族滅絕政策,對法輪功學員良心犯人實行器官活摘暴行,最近還剛剛粉碎了香港的民主政治。而一向自詡熱愛自由的羅伯特曼弗雷德總裁先生對這一切卻置若罔聞、無動於衷。

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總裁羅伯曼弗雷。(Getty Images)
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總裁羅伯曼弗雷。(Getty Images)

這就是我們的底線:我們國家正處於一個緊要的歷史關頭,大公司正全面捲入基於自身利益的公共政策領域,從強制執行新冠防疫公共指南,到扼殺社交媒體辯論,再到威脅要求「疫苗護照」成為經貿活動必備要素,以及目前談論的懲罰立法機構制定不合心意的公共政策;這些惡行都是通過名為「自由市場」、實為專制脅迫的渠道得以實現的。

企業帝國的威逼利誘比政府的強權壓迫要更為險惡複雜,因為《憲法》無法管制私人實體。或許目前看來喬治亞州只能對MLB提起民事訴訟。撤銷比賽場地資格是非常武斷魯莽的行為,與場地設施質量、新冠防疫規定或舉辦大型比賽的相關基礎設施配套等沒有任何關係。

然而,無論喬治亞州是否採取法律追責措施,我堅信MLB必須為自己的魯莽行徑付出沉重的代價。我們引以為豪的自由信念正處於危險境地。私營企業規模日益擴大,其信奉的意識形態日益狹隘,而我們正處於被這些私營企業巨頭權力操控的境地。

若要實行有效的抵抗,將需要千千萬萬的個人奮起反擊。廣大的球迷朋友們,尤其是全明星賽的潛在觀眾朋友們,如果您能暫時把棒球放在一邊,那麼,MLB及其相關企業巨頭就會明白,明目張膽的政治敲詐是要付出沉痛代價的。那些私企巨頭們一方面施行經濟壟斷,另一方面滿口仁義道德,他們對於普羅大眾的普通訴求毫不在乎。時至今日,商業巨頭、科技巨擘和娛樂大鱷們追逐利潤之餘,更明目張膽地推銷意識形態,插手公共權力。

然而,假如相關企業巨頭因此感受到了經濟痛點,假如廣大球迷憤怒發聲,發自內心而聲震寰宇,那麼仍然有機會警醒那些企業巨頭及時收手,還政治領域一片清淨天空。我深知,前路艱險任重道遠。球迷看球只是娛樂消遣,並無太多政治考量。但於我而言,除了一起抵制MLB全明星賽,別無他途。

作者簡介

韋斯利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獲獎作家,也是美國探索協會人類例外論研究中心(the 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的主任。

原文Boycott the All-Star Gam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