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香港政府開始推動也已經開始了延遲退休的計劃,一般文職的退休年齡延遲至65歲,及紀律部隊職系則延遲至60歲,一共增加了5年。其實在香港,我們仍見到不少超過65歲還在工作的老人家,有人覺得他們這麼老還在工作真可憐,但工作對不少長者來說,是維持他們價值的途徑。

我爸已經63歲,他是一個做假牙的師傅,這幾年一直在說要退休,到頭來只是半退休而已。一開始我就直說:「情願做少一點,也不能停下來!因為你就只得我一個兒子,退休後,你便會非常有空閒地煩我。」其實我最怕的是當他退休後,會失去了生活的動力。

其實延遲退休的方案在世界上多個國家早已開始,日本更已經將退休年齡延遲至70歲。因為全球都正在面對社會高齡化的問題,長者又越來越長命,太早退休的話,退休金又的確花不了太多年。當長者們的退休金花光後,只會造成社會福利支出的負擔。

在普遍的價值觀裏,金錢是最容易用來界定一個人的價值,長者沒錢了,為了生活,90多歲的弱小身軀拉着上百磅紙皮的老人就經常出現在香港的街頭小巷。當然,對於有些沒有經濟壓力的長者來說,在職場上的影響力,本來就是他們活着的動力,退休了,就真的窮得只剩下錢。

所以,延遲退休是一件美事,只要身體仍然健康的話,應繼續讓自己的人生發光發熱!最起碼,我見到我爸雖一直說着要退休湊孫,但孫兒能讓你湊幾多年。湊孫雖快樂,但我見到他最享受的,還是每周數天回公司幫人做假牙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