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貨車司機遭中共執法部門刁難的事件此起彼伏,繼卡車司機金德強遭扣車自殺後,山東貨車司機趙洪軍又被逼靠割腕才在檢查站證明清白。有貨車司機表示,除了競爭壓力外,最難的是各種罰款、費用,現在「開貨車就像做賊一樣」。

山東90後貨車司機「被超載」 被逼無奈割腕自證清白

2021年4月13日,山東90後貨車司機趙洪軍發影片講述了自己在廣東清遠市「被超載」的經歷,當時他連番請求復磅遭拒,還被要求卸貨,他被逼無奈不得不割腕自證清白,在失血過多即將暈倒之際才被復磅後放行。

4月12日,趙洪軍從山東拉了一車有色金屬去佛山,裝完貨時車輛為49.89噸,一路上過了5個收費站都是正常過站。直到過清遠市清城區新莊超限站時,車輛稱重為50.24噸,要求對趙洪軍罰款500元、扣3分。趙洪軍還要被要求在當地進行卸貨,貨物遲到則要承擔違約責任扣運費。

據陸媒上游新聞報道,趙洪軍說,他在現場多次請求工作人員,對裝貨車輛進行復磅,均遭到拒絕。趙洪軍撥打12345市政熱線,也沒有獲得回應。趙洪軍稱當時實在沒有辦法,只能採取割腕自證清白,請求工作人員進行復磅。

趙洪軍說,自己割腕之後開始不停流血,但是新莊超限站工作人員不聞不問。等到失血感到頭暈時,工作人員告訴趙洪軍「領導同意復磅」。最後車輛復磅結果為49.96噸,超限站工作人員對其放行,趙洪軍擔心違約便馬上趕往目的地。

2021年4月12日,山東貨車司機趙洪軍被逼靠割腕才在檢查站證明清白。圖為:趙洪軍割腕後的照片。(當事人公佈)
2021年4月12日,山東貨車司機趙洪軍被逼靠割腕才在檢查站證明清白。圖為:趙洪軍割腕後的照片。(當事人公佈)

卡車司機金德強自殺為同行說話 相同經歷司機訴苦

一個星期前,4月5日,卡車司機金德強在河北唐山豐潤檢查站因「北斗系統掉線」被處以扣車、罰款2,000元。金德強實在想不通,留給全中國的卡車司機一封血淚斑斑的遺書,喝下農藥自殺。

自殺前,金德強在微信群中說:「我不是不值2,000元錢,我是為了廣大卡車司機說句話……」

豐潤區,是河北唐山7個直轄區之一,也是被卡車司機們頻繁投訴最多的地區之一。有司機透露,豐潤是出了名的,被罰的司機非常多:「反正他們就是能找各種藉口罰錢。」

「用手機燈光照我苫布,只要能照進去就是五千塊啊!還有苫布破洞的、繩子拉壞的、大箱拿手一抹能擦出土來、輪胎帶泥土的,不截沒事,截住就5,000。」就在金德強事件發生的半個月前,一位年輕的卡友在「卡車之家」發文控訴。

與金德強一樣,兩個月前,另一位貨車司機也在河北唐山豐潤檢查站被以同樣的理由罰去2,000元。

據《財經》報道,這位司機告訴媒體,當時,檢查站工作人員告訴他,他的北斗系統掉線了。他說,他「覺得不可思議」。因為,「車上北斗記錄儀的燈明明是亮的」。而工作人員的話把他嚇得夠嗆:「你的北斗系統從去年開始,就處於掉線狀態。」

根據《河北省道路運輸條例》第57條,他被當場罰了2,000元,工作人員要求他簽署一份說明,承認掉線的原因是「擅自關閉屏蔽衛星終端設備信號」。此外,他的繳款單上寫著,收款單位是豐潤區交通運輸局,收款賬戶名是豐潤區財政局,這筆繳費屬於「非稅收入」。

而根據中共《道路運輸車輛動態監督管理辦法》第五章第37條規定,道路運輸經營者使用衛星定位裝置出現故障不能保持在線的運輸車輛從事經營活動的,由縣級以上道路運輸管理機構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處800元罰款。

2,000元錢對老趙來說不是小數目,這幾乎意味著一趟白跑了。他第一時間想到要去申訴。但後來又很不甘心地放下了念頭。「我當時都簽了是我擅自關閉的文件,怎麼可能申訴成功?」而且,申訴流程複雜,要花很多時間。再三思忖之後,他只好安慰自己:「有這個時間不如多跑兩趟車,錢也就賺回來了。」

中國貨車司機是盤肉 誰都想吃一口

購買貨車時,老趙的車上就已經安裝了北斗定位儀,有了這個才能去申請營運資格,不然將面臨上萬元的罰款。除了北斗的安裝費,他每年還要向他所在的貨運公司交800元的服務費。

被罰款後,老趙主要質疑的是每年要交的那800元錢。但北斗定位儀的服務商卻回復他,每年收取的服務費是300元。中間多收的500元去了哪?老趙沒有工夫去搞清楚,他覺得自己也搞不清楚。

老趙說,除了如果被套牌時,北斗能證明自己沒去過那個地方之外,北斗儀帶來的更多感受是被監控,「自己花錢給自己買了個枷鎖」。

資料顯示,中國目前有約1,800萬貨車司機,絕大部份對「亂收費、亂罰款」情況有著切身之痛。

《財經》記者近期獲得的一份針對貨車司機的調研報告(下稱《調研報告》)顯示,有99%的司機表示存在「亂收費、亂罰款」的情況。其中35%的司機一年受罰款額在1,000元~3,000元範圍;23%的司機一年受罰3,000元~5,000元。

一位貨運行業人士提到,貨車司機群體事實上相對弱勢,夾在貨主、貨運公司、各類檢查部門中間,有苦難言。

「開貨車就像做賊一樣」 天眼系統抓司機易抓偷油難

除了各項費用和罰款,貨車司機最普遍最大的噩夢是被偷油。「沒有不被偷過油的貨車。」一位貨車司機對《財經》記者說。

現實情況是,在中共的「天眼」監控系統覆蓋全中國的今天,在休息站針對貨車的偷油竟已經形成了一條成熟產業鏈,安靜的半夜,撬開油箱插入管子,幾分鐘就可以偷走一箱油。不少貨車司機為此晚上不敢睡覺,或者用其它土辦法防止被偷油。

「有的時候,即使你發現此時你的油箱正在被偷,你也不敢下車阻止,知道為甚麼嗎?」一位貨車司機對《財經》記者說:「因為偷油的大多窮兇極惡,一對多,別油被偷了,命還沒了。」

老趙感覺到現在開貨車越來越難了,除了競爭壓力外,他說,最難的是各種罰款、費用,「開貨車就像做賊一樣」。

做貨車司機難 三年從業人數下降300萬

最近,深圳有一家物流公司的老闆發佈了招聘貨車A2駕駛員的招聘信息,月薪最高開到2萬多元,並且還提供免費住宿。可是,應聘者卻寥寥無幾。

有調查數據,大多數貨車司機月均行駛1萬公里,日均駕車在8小時以上。有9.2%的貨車司機日均駕車在12小時以上,45.1%的貨車司機最長持續開車時間超過12小時。並且,有79%的貨車司機患有頸椎病等慢性病。

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貨車從業人數從2018年的2,100萬下降到了1,800萬。隨著老一輩貨車司機的逐漸退休,年輕人也不願加入貨車司機這一行業。@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