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貸寶出借人王成勇在借貸寶平台投入本金三百多萬,逾期五年無法回款,借款人集體失蹤。他開始了馬拉松式的訴訟,從刑事訴訟到民事訴訟,司法機構拒絕調查取證,他表示自己被迫選擇絕食抗爭。

王成勇日前告訴記者,他控告借貸寶合同詐騙的刑事案件立案至今已經是快三年了,基本上是毫無進展。4月1日、2日、3日,他在東莞市西平派出所的大廳和門口靜坐、絕食,但三天中沒有人理會他。他不排除會採取一些比較激進的手段維權。

王成勇回憶,從2015年8月到2016年7、8月份,他在借貸寶平台還有借有還。2016年1月偶爾會有人逾期,但是到了2016年下半年,剛過完夏天就開始大面積逾期,到2016年年底借款人就突然之間集體失蹤。

「這些人慢慢地就聯繫不上了,目前剩下大概有五百多筆借款找不到人了。昨天下午還了解到,有一個借款人已經因病死亡了。」他說。

據介紹,借貸寶用戶註冊協議上面有明確約定,網貸平台不能觸碰用戶的資金。按照監管規定,需要有一個存管銀行,由第3方支付平台進行資金的劃撥。跟借貸寶平台合作的銀行是宜賓市商業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叫九派支付。

2017年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借貸寶平台向法院提交的情況說明。(受訪者提供)
2017年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借貸寶平台向法院提交的情況說明。(受訪者提供)

王成勇說,「維權的過程當中,我就找到了宜賓市商業銀行,登錄網銀系統發現我的名下沒有跟借款人之間資金往來的帳戶,也沒有我充值的資金記錄。九派支付裏面我的帳號截取的交易流水記錄,也沒有我跟名下借貸資金往來記錄。」

2018年5月4日,王成勇去東莞市公證處,對帳戶全記錄做了一個公證。

王成勇就其九派支付帳號裏的充值記錄和資金往來做了公證。(受訪者提供)
王成勇就其九派支付帳號裏的充值記錄和資金往來做了公證。(受訪者提供)

王成勇認為,平台存在虛構事實、虛假宣傳,也涉嫌虛構金融機構的支付憑證。整個流程跟原來用戶協議裏約定的完全不一樣,資金怎麼給借款人的就是一筆糊塗帳。

2017年4月,王成勇開始控告借貸寶平台涉嫌合同詐騙,經過14個月,直到2018年6月才立案。今年1月底,他到東莞市政府上訪,3月份警方終於派人調回了相關的交易流水和記錄,但是拒絕進行對帳以及相應的司法審計。

高額的逾期管理費

2018年4月,王成勇又向法院申請了民事訴訟,案由是網絡侵權責任糾紛。立案以後他提交了六十多份證據,並申請證據調查取證申請和司法審計申請。歷經一審、二審、重審、重審的二審,民事判決書裁定卻顯示,王成勇的主張沒有提供相應的證據。

王成勇說,「其實這麼些年下來,通過我自己收集到的證據,包括公證的證據,只要做了調查取證和司法審計,借貸寶平台所有的罪惡,都能夠揭露出來。但是司法系統就是要把這個蓋子捂得緊緊的,對侵佔用戶資金行為有意地包庇,其實這也是司法腐敗的一角。」

之所以一直堅持要對帳,王成勇表示,是因為借貸寶平台上有一個高額的逾期管理費,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王成勇還提供了多份借貸糾紛判決書,顯示99%的民事判決都對這一部份選擇性遺忘,只有少數判決認為借貸寶「可能存在非法經營」,並因此駁回出借人要求還款的訴訟請求。

王成勇初期曾對一些借款人帳戶來源的數據去分析,發現逾期管理費收取有既遂和未遂兩種情況,在未遂記錄裏,逾期管理費改稱貸後服務費。

他說,「比如,有一份借款協議,借款1萬,還4,200塊錢,我實際收到了大概是2,500元,平台從中扣走了1,500元左右的逾期管理費。那我就把這一份資料作為平台侵佔用戶資金的這樣一個證據,平台通過不合理的逾期管理費的方式,侵佔用戶資金。」

借貸寶平台收取逾期管理費。(受訪者提供)
借貸寶平台收取逾期管理費。(受訪者提供)

「跟我有關聯的是48個人,這48個借款人帳戶中被收走的逾期管理費大概有200萬左右,未遂的金額有上千萬。」他說。

借貸寶平台收取貸後服務費。(受訪者提供)
借貸寶平台收取貸後服務費。(受訪者提供)

他指出,這裏面最核心的一個問題就是:為甚麼不敢調查取證和審計?這麼多法院集體失明,應當調查的東西不去調查。因為不能調,一調來之後一對帳,蓋子一掀開,就相當於裏面骯髒的東西就暴露於天下了。

雖然去年以來官方宣稱p2p清零,借貸寶官微今年1月底還在宣傳「打電子借條,法院認」,不過客服電話已無人工接聽。此前記者致信借貸寶和人人行公司,詢問平台營運及高息放貸、逾期率等問題,一直沒有收到回應。

王成勇提供的信訪函顯示,借貸寶主要業務已於2018年9月遷址四川省成都市,該企業被約談。記者致電成都錦江區金融辦,對方稱「以前的事情我們是管不著的。我們已經按照p2p的清退程序做了處理,跟上面(上級)做了說明。建議走司法程序。」對其網站和APP仍能正常使用,對方稱「它現在已經不是p2p了」。

石景山金融辦稱,借貸寶主要業務已於2018年9月遷址四川省成都市。(受訪者提供)
石景山金融辦稱,借貸寶主要業務已於2018年9月遷址四川省成都市。(受訪者提供)

記者注意到,目前沒有在任何公共媒體上看到關於借貸寶的公告和清退方案。

中共政法系統「太稀爛」

王成勇稱自己在借貸寶平台一共損失了本金340萬。之前他做過廣告公司、賣過保險也倒騰過股票,因為借貸寶上的錢收不回來,再做其它事心裏不踏實,也特別不順。加上很多行業也不景氣,現在基本上是全職維權。

由於出借金額標的比較高,光民事訴訟費就花了四萬六千多塊錢,王成勇因此欠下外債。一審結束馬上申請了上訴,然後立案,又要交四萬六千多塊錢,因此他又跟親戚朋友借了一圈。

「我窮盡了一切辦法,遞了N多次的申請書,要求調取證據,我也提供了相應的證據。」王成勇表示,最近實在被逼得沒辦法,可能在不犯罪的情況下,用一些相對激進的方式去維權。「我本身身體不太好,如果得不到妥善處理的話,也可以釀成一個惡性事件。」

王成勇表示,他給自己設定了時間表,「如果放棄維權的話,我覺得我對不起自己,那另外一方面如果(中共)到了這種程度了何必再去信仰它?還要維護它?」他說。

記者致電東莞市西平派出所,詢問王成勇絕食情況及其起訴借貸寶合同詐騙案相關案情,對方表示知道這事,但拒絕說明情況,隨後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