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的退市潮,拉開了中美金融戰,而且第一回合戰,是美國勝出,大量熱錢從中港股市流出,這當然也牽動了中港高官的神經。記得一星期前,香港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突然談到香港金融基石聯繫匯率制度的話題,提到港元存在和其它貨幣掛鉤的可能,並說拜登政府上台,應該不會限制香港使用美元,希望中美「金融戰」不會打得太激烈。

那麼,任志剛為甚麼會談到金融戰、以及聯繫匯率制度的話題?是收到了甚麼風聲嗎?另一點,如果美國出手了,理由又會是甚麼呢?

接下來的內容,我們就來聊聊這些話題。

前香港金管局總裁:港元可鉤另一種貨幣

任志剛是香港行政會議成員、金管局前總裁,我們先來看看,他具體講了甚麼。 4月4日的時候,任志剛在香港商業電台節目上,談到了美國現任的拜登政府已不同於前任特朗普政府,在金融領域上有所改變,希望中美「金融戰」不會打得太激烈。

我們看到,隨著中美貿易戰的無聲無息,金融戰這個詞也很少聽到了。這一次,任志剛提到了「金融戰」,那麼他認為美國會採用甚麼金融武器呢?

他說,美國不會使用「核子武器」,就是不會不讓香港使用美元。任志剛還說,香港聯繫匯率制度雖然十分穩定,但暗示如果港元不能再和美元掛鉤,也可以和其它貨幣掛鉤,雖然這個可能性極低,但是也需要把預案準備好。

此外,任志剛還說,因為美國是全球最大的負債國,而中共政府是美國最大的債權人,因此美國不會對中國採用資金限制、外匯管制以及債務違約等這些金融武器,但是任志剛仍然建議中國應該減少對美元的依賴,並說如果香港的股票市場能引入人民幣作為交易單位,就可以讓人民幣的國際化更進一步。

市場數度關注聯繫匯率制度

那麼,任志剛為甚麼在這個時候談到了中美金融戰呢,而且還建議要為港元和美元脫鉤備好預案?

在分析這個問題前,我們先來看看甚麼是聯繫匯率,為甚麼這個制度對港元這麼重要。

1983年10月的時候,聯繫匯率制度在香港實施,這是一種貨幣發行局制度,它讓港元兌美元的匯率穩定保持在7.75到7.85的區間內。當港元兌美元匯率達到7.75,香港金管局會賣出港元買入美元;如果匯率上升到7.85,就會買入港元賣出美元,讓匯率下降。

那當年,為甚麼要推出這個制度呢?當時有兩個大背景,一個是因為1980年,中英就香港前途開啟談判,地緣政治帶來巨大不穩定性;第二是,1981年的時候,香港股災,市場因為對港幣信心大跌,大量拋售港幣,為了保住自身利益,香港民眾不得不花掉手中港幣,大量購買各種商品,而當時有一些商家呢,還出現了只收美元不收港幣的情況。

為了穩定幣值,香港政府在1983年推出了這個聯繫匯率制度,到今天也有38年了,這個制度有效地保證了港元幣值的穩定,也降低了交易費用,像是在90年代的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的次貸危機中,它都功不可沒。香港金管局也表示,聯繫匯率制度是香港貨幣金融穩定的支柱。

聯繫匯率全球只此一家,這是一套非常穩定的制度,但是缺點是放棄了所有貨幣政策而緊跟美國,息率發鈔等貨幣工具全都放棄了。

那這個穩定具體是說甚麼呢?簡單說來,掛鉤就是讓港元等同於美元,但不使用美元,表面上還是使用港元在流通,港元就好比是美元的代用劵。那麼這裏就牽扯一個問題,美國同意你隨意使用美元嗎?美國聯儲局支持港元嗎?

1992年,美國在《美國-香港政策法》中規定允許港元和美元進行自由兌換。這就表示了美國的支持態度,這也讓聯匯制度,即使是在九七年主權移交之後,也能夠在香港有效的運行。

然而,挺過了經濟危機的聯匯制度,現在卻遭遇了新的危機,因為,美國的支持開始出現了動搖跡象。

在「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去年7月,曾有外媒報道,當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一些高級顧問希望美國削弱香港聯匯制度,包括限制香港銀行兌換美元。

2020年12月,美聯移民曾發佈數據顯示,在下半年時,查詢英國和澳洲的移民數量出現了大幅上升,其中,英國飆升近50%,而澳洲也有30%的升幅。

此外,也有外資銀行透露,港人開設海外離岸賬戶的需求大增,而香港市面也多次出現市民大排長龍兌換外幣。

在過去近一年的時間裏,中美緊張關係加劇,香港法治環境急速惡化,在這個背景下,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突然談到聯匯制度以及「金融戰」,會是空穴來風嗎?

前幾天,旅美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先生曾在受訪時說,他已經收到消息,就是美國政府隨時有可能讓港元和美元「脫鉤」,因為美國內部也有壓力,之前美國特朗普政府簽署的關於香港的行政令,一直沒有執行,所以現在港元的風險就來自於美國聯儲局是否仍支持港元。

袁弓夷說,如果聯儲局不支持港元和美元的自由兌換,不管普通民眾,還是香港的美國人、有錢的香港人、或是大陸的紅二代、富二代,人人都會爭相把港元換成美金轉移到海外。目前香港有大約4,900億美金的外匯儲備,當局自然不可能全部換光,到了一定程度就會浮動匯率,那麼港元兌美元的匯率也就不會穩定保持在7.8水平,隨時會上升。

我們知道,中國實施外匯管制,每人每年只可以換5萬美金,此外中國還有網絡防火牆,而大陸一些企業的個人護照還要上交,出入境受管控⋯⋯袁弓夷也談到這些問題,他認為,未來,中共也一定會從三個方面對香港進行管控,第一個就是網絡防火牆,再就是人的出入離境管制,而第三個,就是錢的出入,就像大陸一樣,做外匯管制。

美國為何這時放出這個信號?

目前,「港版國安法」在香港強制實施快一年了,這一年裏,香港的選舉條例被顛覆、國際關注的「12港人案」也即將在港審判。

在「港版國安法」一出台,特朗普政府就已經推出數項法案,計劃對破壞香港自治和人權的行為進行懲治,但是現在拜登政府上任,而香港又發生了這麼多變化,那麼,美國是否會在人權及自治問題上對港府和中共出手呢?

既然北京用「國安法」把香港改變了,那美國對中港兩地的政策跟著改,自然也是合理且必然的。我們知道,去年時,特朗普發佈行政令,取消對香港優惠待遇,而優惠中的最關鍵部份就包括港元兌美元的聯匯制度。

相信,這也會是中共和港府擔憂害怕的原因,所以,任志剛這一次的講話也是在試探美國的態度,同時也暴露了中共的這種憂慮。

美國對中港會祭出甚麼制裁?

任志剛說,相信美國不會不讓香港和中國使用美元,他給出的理由是中國現在是美國最大的債權國。

而有觀點認為,美國只需要限制持有數千億外匯儲備的金管局,不讓它們使用美元,就會讓港元體系崩潰。但是,美國不會採取這項措施,因為要考慮中美關係以及對香港本地和美國金融機構的影響。當然,美國可以使用的方式很多,還可以具體到對機構、資金、金融產品等方面採取限制。

其實,美國在香港貿易及資本市場上的利益還真不小。在美元交易量方面,香港目前是全球第三大美元外匯交易中心。據香港官方信息顯示,2019年,香港是美國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場,第四大牛肉及牛肉產品出口市場,當年雙邊貿易額約660億美元。還有上千家美資企業在香港設有地區總部、分部或辦事處。

所以,不論是美國的放風,還是港府的反映,不排除是中美雙方在試探市場上投資人的反應。

我們再來看,任志剛所說的港元可以改掛其它貨幣,包括掛鉤人民幣的問題,前面我們提到,目前的聯匯制度,就是美元等同於港元,但形式上是使用港元在流通。如果讓港元掛鉤人民幣,就相當於人民幣直接在香港市場流通,那市場就不需要港元,可以直接採用人民幣,那這樣會不會讓香港也面臨外匯管制的問題呢?

中共的牌:人民幣國際化

那麼中共方面可以準麼甚麼預案呢?按任志剛的說法,是要減少對美元的依賴,加速人民幣國際化。

從中共的角度來說,它要做資本擴容,要發展經濟,貨幣也要配合。人民幣國際化之後,就不需要港元了,但是在人民幣國際化之前,還需要聯匯制度的存在。但是,香港這一年來,政治、法治、金融地位都出現了很大變化,也必然擔心美國突然脫鉤的風險,所以北京一定要加速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但是,就包括大陸的財經網民們,對人民幣的國際化也持懷疑態度。有網民說,提到人民幣國際化,就得趕緊換點美元壓壓驚。也有網民非常直白地說,一個不能在世界資本市場自由流通的貨幣,怎麼國際化?

不知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一個頗為重要的新聞,4月1日的時候,在中共國新辦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說,近期,央行和香港金管局合作,就數字人民幣跨境使用進行技術測試。

香港是很重要的一個接入國際金融體系的節點,中共此舉是加速將人民幣的觸角伸到香港的國際金融體系。在這種背景之下,港元和美元脫鉤這個問題似乎還可以靠後了,可能眼下先要考慮的問題是,港元還能存在多久呢?@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沺欣、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文靜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