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僱兇襲擊印刷廠 香港大紀元聲明:絕不退縮

昨天凌晨4時許,四名歹徒闖入為香港《大紀元時報》承印報紙的新時代印刷廠內,大肆破壞,砸爛多部電腦和印刷機器,並向印刷機器拋灑混凝土石塊粉末,然後乘坐一輛白色轎車逃離現場。

接到報警後,兩批警方人員分別帶隊到場進行了調查。有警方人員向大紀元人員透露,該案現由重案組接手。

這是香港大紀元印刷廠近年來第五次受到歹徒破壞。上一次大紀元印刷廠遭到破壞,是在2019年11月19日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四名歹徒闖入印刷廠縱火,唯火勢被印刷廠員工及時撲滅,未造成重大損失。

自香港的「港版國安法」實施以來,香港社會狀況每況愈下,民主和自由呈現明顯倒退。香港大紀元繼續秉承初衷,為維護香港自由大聲疾呼,不曾退縮。

最近,法輪功在香港的多處街站遭到騷擾和破壞,一個星期之內多達十次。而今次歹徒再次闖入大紀元印刷廠進行大肆破壞並非偶然,與各種惡意破壞行為關聯明顯,顯然是近期某些邪惡勢力有組織有計劃的系統行動之一環。

大紀元集團譴責歹徒的行為,也譴責中共邪惡勢力對自由和法制的破壞。我們認為,這些歹徒破壞行動的目標,不僅針對香港《大紀元時報》,也是針對香港社會的自由媒體,更是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這些基本社會原則的惡意破壞和攻擊。

過去多年來,香港大紀元印刷廠多次遭到破壞,警方調查後沒有結果,無一破案,是邪惡勢力日益囂張,肆無忌憚的原因。大紀元要求香港警方採取一切措施,對案件進行徹查,儘快破案,懲罰歹徒,以維護社會基本治安。

由於印刷設備受到嚴重損害,香港大紀元將暫時停止報紙印刷發行,以全力修復機器,並提升印刷廠保安措施。

鑑於目前香港社會局勢敏感,多事頻發,大眾需要得到更多的資訊和信息,香港大紀元將全力協助印刷廠搶修,並承諾儘快恢復報紙印刷和發行。

香港大紀元也呼籲香港市民、全球華人以及國際社會,繼續全力支持香港大紀元堅守良知,為自由發聲以及守護社會公義。我們不會退縮,也絕不向惡勢力低頭。天意昭昭,善惡有報,正義必然最終戰勝邪惡。

理大廚房佬2日被捕後失聯 疑因參與社會運動「被失蹤」

因參與前年「理大圍城」為人所熟知的「理大廚房佬」施景騫,此前曾多次被警方拘捕及控以不同罪行。

昨日(12日)凌晨,「理大廚房佬酒吧」Facebook專頁發帖文指,「理大廚房佬」被捕後失聯,遍尋十日無果。

帖文指,施景騫於4月2日晚,牽涉旺角太子一宗「在公眾地方打架」案件,被警方拘捕後交由旺角警區刑事調查隊跟進調查。唯當晚被拘捕後,無人再能聯絡到施景騫。有人懷疑施景騫因參與社會運動,被警方盯上而「被失蹤」。

「理大廚房佬酒吧」專頁管理員表示,有消息人士近日發消息至專頁指,當日在沙田裁判法院見到施景騫,並提到,施景騫表示,他被人帶到旺角警署後就未能同任何人聯絡,請發消息人士幫手找人救他。該名消息人士認為,施景騫目前有很大機會在荔枝角。

經熱心人士提供消息,本報記者查詢4月9日法庭日誌發現,西九龍裁判法院有列出「施漢恆 ZIE HON HANG ASH」的答辯紀錄,控罪是傷人,案件編號為WKCC1253/2021。施景騫原名為施漢恆,但暫不確定是否撞名。

「理大廚房佬酒吧」專頁管理員指,曾致電旺角警署查詢,油尖旺區區議員林兆彬亦親身前往赤柱監獄及荔枝角收押所查詢,但得到的回覆均稱「無此人」。林兆彬亦曾以電子郵件詢問懲教署,但無收到回覆。

專利侵權訴訟30年 豆漿機發明者建墓碑喊冤

最近,上海電子工程師、全自動家用豆漿機發明人吳中倬向大紀元爆料,他的豆漿機專利侵權官司打了近30年仍未獲公正判決,只好建墓碑喊冤。

吳中倬今年71歲了,1986年發明全自動家用豆漿機,並申請專利,但專利被多個廠家侵權仿冒。1992年,吳中倬開始專利侵權訴訟,前後三次判決,一贏兩輸。

2011年,吳中倬在浙江杭州買了一塊墓地,在墓碑上面,刻著上海市高等法院對豆漿機專利侵權訴訟案二份截然不同的判決書;下面刻著標題為「失衡的天平」的申訴書;兩邊是一副對聯:「無奈天平兩頭翹」、「帶給閻王斷公道」。

吳中倬表示,35年過去了,今天,全中國家用豆漿機生產鋪天蓋地,他的專利早已被用光,甚至有一家上市公司就是依靠侵犯他的專利做大、上市的。「如果中國是一個專利權很嚴格的國家,比如放在美國,有這樣的專利,這輩子就不愁了,富得不得了。」

他指出,他的全自動家用豆漿機專利產品惠及了千家萬戶,作為發明者,專利被侵權達三十多年,而他所遭受的司法不公,新聞媒體不會給報道,無人知曉。

吳中倬說:「怎麼辦呢?我只好自己造個墓碑。每年來掃墓,來看的人也蠻多的。」「中國人只有在墓碑上可以自由發聲。」

習近平「雙循環」遇麻煩 製造業紛紛撤離中國

中美貿易戰引發外資大逃離,中共病毒禍害全球,更成為外資加速撤離中國的催化劑。

創辦《中國老闆新聞》(China Boss News)並擔任總編輯的國際財經律師布蘭道(Shannon Brandao )近日撰文說,來自台灣、南韓和日本等投資大國的製造商,正大批離開中國,儘管當局很少公開承認,但他們仍在努力保留這些外國直接投資。

台達電子3月份告訴《金融時報》,他們計劃減少90%的中國勞動力,即使沒有中美衝突,中國也不再是一個製造的好地方。主要原因是工資上漲和員工離職率高。

而南韓三星公司自關閉其在廣東省惠州的智能手機工廠以來,至少60%的本地企業也被迫關閉。

前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 Larry Kudlow )去年也表示,政府願意補貼美國企業將生產線移出中國的成本,願意承擔企業回國的轉移成本,包括工廠、設備、知識財產、裝修等等,政府將 100% 予以補助。

布蘭道在文章中說,2020年有1,700多家日本投資公司和製造商撤資,使得負責此事的中共官員感到擔憂。廣東、江蘇和浙江的官員紛紛爭取亞洲鄰國的業務。

為了留住日本公司,當局已經出台了強有力的激勵措施,例如減稅等。

布蘭道說,中共當局忙著拖緩製造商離開的步伐。儘管中共官媒否認或壓低外國公司要離開的報道,但中共官員的行動卻打臉了官媒這些說詞。

中國曾號稱「世界工廠」,外貿行業數量、從業人數都非常龐大。而製造業撤離出現的漣漪效應,已經衝擊到習近平力推的「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所謂經濟「雙循環」構想。

台灣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分析,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始,就有很多外資從中國撤出搬到越南和其它東南亞國家。

他說,以傳統產業來看,撤資、轉單效應,在中美貿易戰時早已不斷發酵。直至疫情爆發,才湧現撤離潮。

專家分析,大多數傳統產業企業轉往印尼;越南會逐漸往中高階產品,例如半導體、科學儀器、機械等方面發展,向中國挑戰。

郭育仁教授直言,多國聯合撤資潮將出現。若各國企業在中國的供應鏈、產業鏈,包含中高端製造、設計都移出中國後,中國就變成空殼了。

專家估計,外資加速撤離,不僅衝擊到習近平「雙循環」構想,恐怕還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危機,包括房地產業、銀行業,還有社會治安危機,最終可能演變成中共的執政危機。

智利大主教打兩劑仍染疫 高福承認中國疫苗效力低

當地時間4月10日,智利天主教會在其官方推特帳號上發佈聲明,現年76歲的智利聖地牙哥總主教艾歐斯(Celestino Aos)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COVID-19),現並已入院留醫,但強調入院純粹為預防措施。此外,輔助主教洛倫澤利(Alberto Lorenzelli)於上周也確診感染。

聲明提到,兩人先前都已接種了兩劑中國科興疫苗,而第二劑疫苗是在3月11日施打的。

這個消息進一步加重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疫苗實際防護力可能很低的擔憂。

另據美聯社報道,4月10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主任高福在四川省成都市參加一場研討會時,罕見承認中國疫苗「防護力並不高」。

他還透露,對於現有的國產疫苗防護效力不高的問題,當局正在研究兩種解決途徑:其一是增加劑量或是調整接種間隔時間;其二是考慮施打混合不同技術開發的疫苗來提升保護力。

事實上,土耳其、巴西和智利等國近期都已大規模開展接種中國科興疫苗的工作,但這些國家的疫情並未因此減輕,確診率反而持續上升。

研究:南非變種病毒某種程度突破輝瑞疫苗防禦

以色列日前一項研究指出,南非變種病毒某種程度上可突破輝端疫苗的防禦。

據Global News 報道,這項4月10日發表的研究比較了將近400名接受一劑或兩劑疫苗14天或更長時間後仍然確診染疫的患者,與另外近400名未接種疫苗而染疫的患者的情況。

結果顯示,近400名沒有接種疫苗的組別中只有0.7%的人感染了南非變種病毒,但另一半已接種疫苗的組別卻有5.4%的感染南非變種病毒,相差近8倍。

研究人員表示,與最初的冠狀病毒和在英國首次發現的變種病毒相比,輝瑞疫苗對南非變種的效力較差。

特拉維夫大學的斯特恩(Adi Stern)說:「這意味著南非變種病毒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突破疫苗的保護。」

以色列的中共病毒患者幾乎全都是感染英國變種病毒,感染南非變種病毒者非常少,因此這份研究樣本不多,也還未經過同儕評估。

英國羊群排成神秘的「麥田圈」令人費解

最近,一個神奇的故事在英國東薩塞克斯郡(East Sussex)的一群綿羊身上發生了。

3月27日,英國倫敦大學皇家哈洛威學院的教授霍格(Christopher Hogg)像往常一樣,在東薩塞克斯郡的鄉間小路上騎單車,但他當天越過一個山丘之後,看到了一個壯觀的圓圈圖案。

他提到:「它很巨大。它是飛碟狀的,就像外星人的飛船。它很好看,但在2021年也顯得有點奇特,讓人感覺毛毛的。」「當我騎車越來越靠近它時,我才知道那個圓圈是綿羊!」

而對於那些綿羊的奇特行為,霍格也感到不安。他解釋說,他每天都會經過那些綿羊,牠們通常都很嘈吵,但那一天牠們卻很安靜,而且站立不動。就像進入催眠狀態,這非常怪異。

他回家後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綿羊的照片,結果引起了網民們的熱烈討論。

他說,有人認為那是先前經常在英國出現的「麥田圈」;有人說那群綿羊受到奇特力量的召喚;還有人說,牠們可能是在對農場主人惡作劇。

他還說,他們都同意,這是個神秘現象,讓人想起在90年代很出名的美國電視科幻影集《X檔案》(The X-Fi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