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南加州居民在橙縣柏樹市集會,要求拜登政府對非法移民關閉邊境;現場還有請願徵簽活動。人們舉著「關閉邊境」和「拯救美國」等牌子,對過往行人和車輛喊著「關閉邊境!」

4月10日,南加居民在橙縣柏樹市集會。(李梅/大紀元)
4月10日,南加居民在橙縣柏樹市集會。(李梅/大紀元)

正在加劇的邊境危機

3月份,美國國土安全部(DHS)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在西南邊境遭遇的非法入境人數超過了過去20年的數量,並且增長步伐還在加快。」

在人們寫給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請願徵簽表上寫著:「美國是一個歡迎合法移民的國家,我們要求對非法移民關閉邊境。現在南部邊境的危機是拜登/賀錦麗政府一手造成的,非法移民(包括恐怖主義者)正在進入美國。

從上台第一天至4月1日,拜登發佈了9項改變上屆政府政策的移民命令和2項行動命令,包括停建邊境牆、允許7個穆斯林國家的護照持有人入境、撤銷特朗普政府對美國境內的移民執法命令、為庇護者提供保護,讓中美洲尋求庇護者進入美國等等。

4月10日,南加居民在橙縣柏樹市集會。(李梅/大紀元)
4月10日,南加居民在橙縣柏樹市集會。(李梅/大紀元)

根據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的消息,2月份有10萬人企圖越境,其中近3萬是13-17歲的未成年無陪伴青少年;3月份上升為有17.2萬人企圖越境;而在過去的5個月中約有38.3萬人企圖越境。

在德州,邊境巡邏隊收容的一千多名越境兒童和未成年的青少年中,最小的只有4歲。

另外,拜登的政策讓很多人(包括犯罪組織)認為機會難得,一些非法移民想在美國找報酬更好的工作,或者留在美國獲得更好的生活;一些父母為了孩子將來能入籍美國,付錢給類似「卡特爾」(Cartel)這樣的大型犯罪組織,他們使用移動車輛走私人口。

西橙縣共和黨婦女聯合會主席南希·海思科克(Nancy Hathcock)認為:「出於人道主義,我們也應該關閉邊境;而且偷渡正帶來毒品、性交易和恐怖主義。」

據報道,2月份邊境毒品的走私量也比1月份上升了50%,其中最多的是芬太尼(Fentanyl)。一旦進入美國後,非法移民會離開邊境城市並遷移到美國其它城市,這絕不僅僅是邊境危機問題。

4月10日,南加居民在橙縣柏樹市集會。(李梅/大紀元)
4月10日,南加居民在橙縣柏樹市集會。(李梅/大紀元)

準備未來的票倉?

自聖地牙哥會議中心開始接待無陪伴未成年人後(可接納1,450人),4月6日,洛縣長灘市(Long Beach)市議會以7:0同意接受13-17歲的未成年無陪伴越境者,地點在長灘會展娛樂中心(Long Beach Convention and Entertainment Center)。目前,該中心的大型室外停車場和露台劇場正作為疫苗接種點。

圖為長灘會展娛樂中心(Long Beach Convention and Entertainment Center)。(李梅/大紀元)
圖為長灘會展娛樂中心(Long Beach Convention and Entertainment Center)。(李梅/大紀元)

看著馬路對面圓環形的會展中心,居民弗雷德(Fred)說:「市政府樂意做這件事,而且聯邦政府會給市政府錢,不過最終花的還是來自美國納稅人的錢。」長灘會展娛樂中心可接納1,000名未成年人,他們需在8月2日前被送入寄養家庭。

之前,洛縣監事會主席蘇麗絲(Hilda L.Solis)也宣佈,波莫納集市(Pomona Fairplex)將作為無陪伴未成年者的緊急收容站,可接納2,500人。

歐盟的難民政策已在歐洲引發了嚴重的政治、社會和經濟危機,那麼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是否會給美國造成危機?

居民比爾(Bill)說:「我希望那些被選出的代表能關閉邊境,我們現在就是利用每一個機會發聲,讓領導人知道我們不能容忍他們這樣做。我們也必須改變選舉方式,應在選舉日當天而不是選舉周或一個月內進行投票。」

「讓未成年人非法進來就是在準備他們(民主黨)的票倉」,居民艾麗(Ally)說。她說自己當初等了5年時間才拿到了公民身份,還需要有人擔保,有的人等的時間更長,而現在拜登的政策破壞了移民法律。

海思科克認為美國面臨著許多危機,比如教育問題。她回憶自己第一次是註冊民主黨參加選舉的:「你知道,老師們的看法非常能影響年輕人。後來她看到了某些民主黨人的做法,才轉而註冊為共和黨。學校的教育讓年輕人偏向左傾,比如認同社會主義,那麼這些(越境)未成年的孩子很容易受寄養家庭和學校的影響。」

阮女士等一批越裔長輩都是80年代逃離越共統治的,歷盡千辛萬苦,來到美國白手起家。她說:「我們太知道社會主義了,知道它的危害。人們的自由、財產和生命都會被剝奪,但是孩子生長在美國,被美國的學校教育和左派媒體洗腦。」

一些持傳統觀念的年輕人在學校也處境艱難,當索菲亞(Sophia)在課堂上說出自己的想法時,她的同學們就說:「不要和她說話。」也因此有一些年輕人選擇不表態或對此不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