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日,維吾爾人在位於安卡拉的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前抗議,其中一塊橫幅用三種語言寫著「我的家人在哪裏?」(AFP)
2月2日,維吾爾人在位於安卡拉的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前抗議,其中一塊橫幅用三種語言寫著「我的家人在哪裏?」(AFP)

北京與土耳其正進行外交角力之際,4月7日,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市政在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前以「檢查附近居民盜用自來水資源」為名挖出大坑,被認為是土國的另類反擊,並贏得民眾掌聲。

安卡拉市市長與另一位政治家發文紀念維吾爾「巴仁鄉起義31周年」後,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連發兩則「戰狼」外交風格推文,引來8,000筆留言洗版,大多痛批中使館違反外交儀節、跨越紅線。土耳其外交部其後亦召見當地中共大使抗議。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市政部門一位管理人員厄茲托克(Cuneyt Ozturk)4月7日在推特上發佈了兩張在中共駐土耳其大使館前施工的照片,他表示施工是為了「檢查此地區的居民是否盜用自來水資源」。

厄茲托克此前還在另一條推特中以嘲諷語氣寫道,中共大使館本月可能不用支付水費。他還暗諷中共對土耳其的「疫苗外交」和經濟施壓。

維吾爾裔土耳其公民瑞法特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按照職權劃分,安卡拉市的較小街道和市政工程由市政府負責,此次在中國大使館門前突然施工,應該是針對此前外交事件的一種另類表態。

「實際上就是損中國大使館,對中國(中共)就應該這樣,土耳其人都很擁護這一舉動。」

瑞法特認為,面對中共「戰狼外交」,土耳其走的是,一條與西方國家不同的反擊路線。

伊斯坦布爾大學教授庫爾(Omer Kul)表示,中國在世界的形象就已經很差,這次中共「戰狼式發言」引發土耳其民間及媒體很大的反感。

庫爾也表示,作為一名學者,對全球多個國家就中共對維吾爾人種族滅絕制裁中國非常支持,鑒於土耳其與中國的合作關係,也許土耳其暫時未制裁中國,但此次事件如果繼續升級,也許會激發土耳其的制裁。

流亡維族人發動抗議

流亡土耳其的維吾爾人阿卜杜拉熱爾曼透露,在「巴仁鄉起義31周年」之際,他們在6個城市舉行了抗議、研討會和展覽,這應該是中共大使館非常憤怒的重要原因,他們將火撒向支持維吾爾人的政治家,在民間激起反彈。

在「巴仁鄉起義31周年」當天,共和人民黨(CHP)籍的安卡拉巿市長亞瓦斯(Mansur Yavas)和民族主義政黨好黨(Iyi Party)領袖阿克塞納(Meral Aksener),一天一樣,我們仍然感受到東突厥斯坦大屠殺的痛苦。」

1990 年, 新疆巴仁鄉200名維吾爾人等穆斯林與當地政府因為民族矛盾發生衝突。中共官方將之稱為「暴亂」,但維吾爾人堅持稱為「起義」。

同屬突厥民族的維吾爾人在種族、語言和宗教上與土耳其有著密切關係。土耳其為維吾爾人在海外的主要避難國之一,目前估計有5萬維吾爾人在此避難。日前,中共外長王毅訪問土耳其,傳中共政府以「疫苗外交」施壓土簽訂引渡協議,令外界擔憂維吾爾人處境。

維裔土耳其公民瑞法特認為,中共戰狼式外交讓土耳其民眾覺醒,民間的抗議潮也會影響政府的對中態度,這對維吾爾人未嘗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