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台灣菠蘿出口大陸受阻牽動澳洲僑胞的心。幫助台灣農民銷出菠蘿是僑胞們的心願,但面對全世界檢疫最嚴格的國家之一—澳洲,如何幫助台灣菠蘿成功「闖關」、於六千公里外的澳洲「安家落戶」?過程是一帆風順嗎?其中又有怎樣的故事?

僑民支持 僑委行動

僑務委員林柏梧說,大陸當局暫停進口台灣菠蘿,所以很多人支持台灣菠蘿、支持台灣農民,在海外的台灣人也是同樣的想法。

僑務委員葉義深也表示,不只是他,世界各地的僑胞都在想如何幫助台灣的農民,將那些菠蘿銷到自己的居住國。於是,他和林委員去找當地的貿易商諮詢有關進口及檢疫的情況。「自3月10日左右開始,我們就跟貿易商研究進口菠蘿的辦法。經過10天數次的徵詢與了解後,我們決定做一次嘗試。」

正是在諮詢的過程中,他們二人都體會到一點,那就是越了解,就越發現這件事的複雜與不確定性。「要想進入全世界檢疫最嚴格的國家的確非常困難,有進口商願意嘗試,更意外的是有很多僑民願意相挺,所以我們兩個僑務委員出來幫忙搭建了一個平台。」林委員說。

駐悉尼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范惠君處長(中)與悉尼僑務委員林柏梧伉儷(右1、2)、葉義深伉儷(左1、2)於「台灣菠蘿首航澳洲慶功宴」合照。(駐悉尼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
駐悉尼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范惠君處長(中)與悉尼僑務委員林柏梧伉儷(右1、2)、葉義深伉儷(左1、2)於「台灣菠蘿首航澳洲慶功宴」合照。(駐悉尼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

與時間賽跑

「澳洲對水果的進口及檢疫要求比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嚴格,在這樣的規定下,增加了菠蘿進關的難度。」 葉委員說,「此次進口的地點選擇在布里斯本也是有考慮過,一是負責這次進口的貿易商在布里斯本,二是考慮到從布里斯本進關的貨物比悉尼或墨爾本少,通關速度應該快一些。」

林委員解釋道,澳洲要求台灣菠蘿去芽冠(菠蘿頭上的葉片)還要做熏蒸處理。芽冠不去掉的話可以保持水份,而熏蒸的過程會造成菠蘿早熟。從台灣到澳洲海運需要2周時間,這對菠蘿的保鮮造成嚴重影響。可以說幾乎不可能,所以他們決定選擇空運。

「感覺就是在和時間賽跑,整個運輸過程就是能省一天就省一天。」他說。

風險與挑戰

決定與貿易商合力幫菠蘿進入澳洲市場前,是否想過面臨風險?

林委員說,按照國際貿易慣例,進關的水果哪批有問題就銷毀哪批,澳洲這麼嚴格,當然也不是一批有問題就全部被禁止。

去芽冠和燻蒸只是基本要求,但並不是達到基本要求就可以順利進關,檢疫如果沒有通過就面臨整批銷毀,所以這是很大的風險。進關之後,運輸到其它城市,配銷到商店去賣,這又會產生菠蘿爛掉或滯銷的風險。

葉委員說他們之前的預想是:「如果在進口貨檢疫環節出現任何問題的話,我們和進口商就承擔下全部的費用,所以第一批只進口了2噸菠蘿。」

驚險闖關

十天左右的諮詢過程完成後,「進口商正式聯絡了台灣的商家,確認採購事宜,從菠蘿的採收、燻蒸到包裝,再到航空公司的運價談判,都是在很多台灣當地朋友的幫助下完成的。3月25日,200箱菠蘿被送上飛機,終於在26日晚7點左右抵達布里斯本。」葉委員說。

首批闖關成功進入澳洲的台灣菠蘿。(安平雅/大紀元)
首批闖關成功進入澳洲的台灣菠蘿。(安平雅/大紀元)

林委員頗為感慨,他說整個檢疫過程可以用「粒粒皆辛苦」,「步步驚魂」來形容。由於此次是台灣菠蘿首次入澳,檢查也是格外嚴格。200箱中有85箱菠蘿被逐顆檢查。所以是「粒粒皆辛苦」。因檢疫時如果發現有活蟲就要整批銷毀,因為不想前面付出的很多努力在進關的最後一刻前功盡棄,所以感覺很緊張,壓力也很大。

整個檢疫過程中,他和貿易商一直連線,保證在第一時間掌握當下的動態。「過程中真的發現了蟲子,但幸好是死的」,可謂是「步步驚魂」。

葉委員表示,因為他們不是進口方面的專業人士,所以挑戰還是很大,菠蘿從上航班到落地再轉運的過程中一路上都沒有使用恆溫設備,一直在常溫下顛簸。因為經過燻蒸、再加上周末不能及時運輸的問題,所以悉尼訂購的菠蘿有些已過度成熟。

「27日完成檢疫後,大約70箱菠蘿在3月30日下午1點終於抵達悉尼。我們通知了訂購者來取貨,大家都很踴躍,很短時間內人們就聚集到了取貨的倉庫。一些社團訂購十多箱,拿貨後,立即一家一家的送到會員手中。看得到大家都是一片熱誠很感動,因為大家都是義務在做」。葉委員回憶當時的場景說道。

誤解

葉委員解釋說:「在澳洲,一顆菠蘿的價格在2澳元左右,這次進口來的要20幾塊錢,有些人會有疑問,質疑我們是不是在賺取愛國財,其實這都是誤會,因為大家不了解整個過程中運輸費和澳洲海關檢疫佔據了成本的很大一部份。」

林委員也表示,進口菠蘿價格比當地超市貴了大約近十倍,所以不理解的人說我們是中間商哄抬物價,但事實上我們只是搭建了一個平台,之前也分析過了,主要是成本很高,包括去芽冠、燻蒸、特別包裝、空運、檢疫、清關的成本,其實風險也是成本。

還有一種誤解是這次的訂購活動是政府施壓所致。「但其實台灣是自由的社會,個體的自主性很高,這次發起的訂購活動完全是民間自發的活動,我們認為該做就去做了,並非政府的力量。在我們看來,如果你想做台灣菠蘿首度闖關澳洲的見證者、贊助者及鋪路者,那就請你來共襄盛舉。」

台灣屏東沿山公路菠蘿的田。(中央社)
台灣屏東沿山公路菠蘿的田。(中央社)

感受

葉委員說,自己的初衷就是很熱忱地想要幫助台灣的農民,想替台灣的農民出力,進口新鮮水果到澳洲比到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難,「如果我們在澳洲能夠闖關成功,會對其它想進口台灣菠蘿的國家起到鼓舞作用。」

另一點讓他很感動的是,當發起這個活動後,得到了鄉親們熱烈的認購和相挺,因為一顆菠蘿要20幾塊錢,大家並不是買菠蘿來吃,而是用心在支持這個活動。這樣的心意讓他很感動。

林委員說僅三天時間,他們就不得不關閉了訂購的渠道,因為悉尼訂購的數量已經超過了這次進口的總量,已經無貨可供。讓他對「創傷也可以形成一股力量」這句話很有感受。

此次的活動讓他看到平日默默的台灣僑民的凝聚力,展現的方式是理性與平和。「民間這種自發性的力量,並且是非盈利性的舉動,包括進口商也是,並未從利益角度出發來看待這件事情,而是將挺台灣菠蘿、挺台灣農民、挺台灣故鄉(當作最)重要。」

他認為,這次是一個里程碑,成功令首批菠蘿進入澳洲,實現了「台灣菠蘿首航澳洲」。在他看來距離完美成功還有要走的路,但他相信,台灣菠蘿的性價比無可否認,找準市場定位,一定會有好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