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倫敦一支獨立樂隊製作的音樂影片「希望之光」(The Light of Hope),在「共產主義毒藥」蔓延的混亂絕望中,閃耀著希望的火花。

這首歌的歌詞發人深省,根據現代歷史重大事件改編的視覺效果引人入勝,暗示了正邪之間的終結之戰和共產主義即將滅亡。

這對音樂家夫婦也即「臨時居民」(The Temporary Residents)樂隊的創始人尤利婭(Yulia)和帕特里克(Patrick)向《大紀元時報》分享了他們如何相信世界很快會從中共荼毒天下的可怕滲透而引起的動盪中強勢崛起並取得勝利。

「中共病毒讓世界有機會看清共產政權的表現。」帕特里克說。

「世界呈現一片混亂。令人不安的是,大家目睹了中共是如何對病毒爆發進行撒謊和掩蓋的,之後的事情就是一場無休止的噩夢。」尤利婭補充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整個社會體系幾近崩潰,人們失去了生計。」

「拒絕中共(CCP),因為現在是時候該做正確的事情了。不要失去對神的信仰,對善良和善良的人的信仰。」她說。

「與邪惡的戰鬥正在展開」

這首近5分鐘的歌曲深入探討了歷史的轉折如何在我們眼前展開,而震撼人心的視覺效果則揭示了有良知的有識之士與反人類勢力之間的決戰。

尤利婭認為,在當下的時代,「惡的本質」,即壞的一面,清晰可見,表現得越來越強烈。她說 「人們殺人,花錢僱人殺人,性別混亂,在慾望中迷失。人們依靠藥物來麻醉自己。這很可悲……非常可悲。現在的世界是顛倒的。所有本該是正確的東西都被認為是錯誤的。」

「打開電視,你會看到甚麼?犯罪、性、暴力、毒品……孩子們也在看。中共不斷地把最可怕、最骯髒的東西推向社會。」

「媒體腐敗到了極點,簡直令人難以置信。政府不是為人民服務。而那些試圖說出真相,試圖站出來反對這種打壓,為言論自由而戰的人卻像蟲子一樣被壓制。」她說,「這在傷害整個世界。」

帕特里克(Patrick)和尤利婭(Yulia),是獨立樂隊——「臨時居民」(The Temporary Residents)樂隊的創始人。(由「臨時居民」樂隊提供)
帕特里克(Patrick)和尤利婭(Yulia),是獨立樂隊——「臨時居民」(The Temporary Residents)樂隊的創始人。(由「臨時居民」樂隊提供)

帕特里克還說,在這個充滿混亂的世界裏,「謊言被如此得力地傳播」,直到它們在人們的意識中被接受成為不爭的事實。意識到這一點很重要。從某種程度上說,最危險的戰爭是在人們的意識形態裏進行的。」他說。

尤利婭說,「那些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不斷出賣自己的自由、以換取不斷被許諾的虛假安全感的人,總有一天會意識到,他們已經出賣了自己,沒有回報。」

「這就是共產主義的做法。它把人當做『有用的白癡』來使用,然後再打發走他們。」她說。[註:列寧曾把西方那些信仰共產主義的知識份子稱為「有用的白癡」(useful idiots)。]

尤利婭(Yulia),是獨立樂隊「臨時居民」(The Temporary Residents)樂隊的主唱和聯合創始人。(由「臨時居民」樂隊提供)
尤利婭(Yulia),是獨立樂隊「臨時居民」(The Temporary Residents)樂隊的主唱和聯合創始人。(由「臨時居民」樂隊提供)

「中共的死亡在即」

帕特里克(Patrick),是「臨時居民」(The Temporary Residents)樂隊的主奏吉他手和聯合創始人。(由「臨時居民」樂隊提供)
帕特里克(Patrick),是「臨時居民」(The Temporary Residents)樂隊的主奏吉他手和聯合創始人。(由「臨時居民」樂隊提供)

「臨時居民」樂隊旨在通過他們靈動的音樂,揭露世界各地的不公正現象。他們從傳統價值觀中獲取靈感,拒絕後現代的鬥爭意識形態。「他們的音樂力求真實,有時會進一步揭露被廣泛宣傳的假象。」

作為他們使命的一部份,該團隊關注中共如何摧毀了中國五千年的輝煌文化。尤利婭出生在中國西部邊境的吉爾吉斯斯坦(Kyrgyzstan)地區,她覺得自己和中國文化很親近。不過,尤利婭說,她開始研究共產主義對中國人民和文化的嚴重影響後,對共產主義的扭曲、反傳統的本質有了深刻的了解。

她說,西方人被吸引去購買價格低廉的中國產品,卻不知道或意識不到「中國製造」意味著強制勞動。

她說:「中國有一些非常神奇的東西……無論在歷史上留下甚麼,都是令人驚歎的。」「但中共已經摧毀了那裏的人文精神,這是極其可悲的。中國正是富人越來越富、窮人越來越窮的確切例證。」人們(在中國)的工資太低了,有些人幾乎無法生存,但又別無選擇,只能接受這些工資,因為沒有其它辦法。中共對人民只是剝削而並不給予。

曾去過中國工廠的尤利婭形容那裏的條件「超乎想像的極端貧困」,貧窮的員工在那裏工作和睡覺,同時在污垢、有毒化學品和垃圾中撫養孩子。

「那些工廠就是生產奢侈品牌的地方。」她說,「而那些奢侈品牌也是在向別人宣揚他們關心人權、關心環境。不幸的是,那都是作秀!」當你親眼看到的時候,你就會開始對這些大牌以及他們向世界宣揚的東西有完全不同的想法。

遺憾的是,中共政權並不把這種剝削制度看成是對人權的侵犯,而是把它當成是通過強制勞動來「改造」信仰囚犯的一種方式。受害者大多是精神信仰者——維吾爾族穆斯林、法輪功學員、藏傳佛教徒、基督教徒。

關於拒絕中共的傳單。(Ilene Eng/The Epoch Times)
關於拒絕中共的傳單。(Ilene Eng/The Epoch Times)

最近,一些囚犯成功地偷運出警報信息,揭露中共勞教所和監獄的暴行。美國有幾位民眾報告說,在他們的「中國製造」產品中發現了SOS信息;這些信息往往描述了囚犯在殘酷、不人道的條件下為全球市場製造產品。

這對夫婦說,世界正逐漸意識到中國發生的反人類罪行;中共「像一個老瘸子一樣在慢慢地崩潰」。

「雖然人們被媒體宣傳欺騙,認為中國正在繁榮,但事實恰恰相反。」尤利婭說,「蘇聯體系的崩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中共也會如此。」

拒絕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

自上映以來,「希望之光」在全球發行,獲得了積極的反響和反饋。尤利婭和帕特里克呼籲人們教育自己認識共產主義的欺騙和謊言,拒絕「共產主義幽靈」的真面目。

2004年,一場轟轟烈烈的「退出中國共產黨」運動開始了。截至目前,已有超過3億7千多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及其附屬組織,74萬人在結束中共的請願書上簽名。

帕特里克說,人們退黨是為了「從精神上使自己脫離中共所犯的一切可怕的罪行」。他說,這個運動現在已經走向國際,要求非華人拒絕中共,「原因是中共目前正試圖統治世界」。

2019年7月18日,在華盛頓的遊行中,法輪功學員舉著支持3.3億中國人退出中共的橫幅。(Mark Zou/The Epoch Times)
2019年7月18日,在華盛頓的遊行中,法輪功學員舉著支持3.3億中國人退出中共的橫幅。(Mark Zou/The Epoch Times)

這對夫婦說,許多人認為共產主義是一個古老的概念,並不真正存在,也不會以任何方式影響到他們。這對夫婦強調,共產集權是如何通過武力奪取政權的,即使是以「謀殺數百萬人」為代價;而在西方國家,這是在社會主義的幌子下進行的,「從內部顛覆一個國家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帕特里克說:「許多西方人被社會主義欺騙了。他們沒有意識到,馬克思主義的學說指出社會主義是通往共產主義的墊腳石。」

「當顛覆過程完成後,人們會心甘情願地獻身。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情況。」尤利婭說,「共產主義的始祖很清楚如何操縱那些永遠不會接受共產主義的好人。」

「他們操縱了那些心地善良、想通過社會主義做正確事情的好人。社會主義利用人的心理、操縱人們的善意,就是讓人們認為自己在做善事、從而讓人們做最壞的事情的最好方法。」

這對夫婦敦促人們做出明智的選擇以保護自己的自由,提出人們應該「拒絕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

「有許多善良的人拒絕這種共產主義毒藥,這種毒藥正在把人類直接拉入地獄。正義終將勝利,正義總是會勝利的!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尤利婭最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