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山市52歲居民王立華17歲時做疝氣(左側腹股溝斜疝)手術,造成醫療事故,致使其經常腸梗阻,以致差點失去生命。13年後他家人才得知真相,依法尋求賠償,但直到現在不僅沒有解決,反而遭受巨大迫害,以致家破人亡。

近日,王立華向大紀元表示,人固有一死,無論活著和死亡都要有尊嚴,但在中共統治下,生命、健康、財產權利任由剝奪,這樣的社會對他家來說是地獄。他不會再求中共政府。找外媒、外國政府也不管用,但可以讓世界聽到一個活無生路,挣扎在死亡線上的人的心聲。

殘害人的醫療事故

王立華1972年出生在中國河北省唐山市豐南區,父母同是豐南區農牧局退休幹部,父親王賀武為高級農藝師、曾是中共黨員,2009年公開退黨;母親張淑蘭是高級畜牧師。王立華1990~1992年在二炮部隊服役。

1989年王立華17歲。這年他到唐山婦幼保健醫院做疝氣手術,過後經常腸梗阻。去找醫生諮詢,醫生卻說多活動就好,勸他去當兵。結果他真的去當兵了,有一次腸梗阻差點死掉。後經多家醫院確診,原因是17歲那年手術出了醫療事故,造成睪丸、腸道和股溝等多處神經損傷。

「自17歲手術後腸梗阻頻繁發作,每次都危及生命住院治療,都要進行鼻飼導胃管灌腸、輸液,日常離不開廣譜抗生素,睪丸因延誤治療二次手術要切除,每天近乎24小時持續疼痛,生不如死夜不能寐。」王立華說。

知道真相後,他們依法逐級找婦幼保健醫院協商治病。2002年1月24日,婦幼保健醫院黨委書記兼院長劉雙林再次承認醫療事故,又主動承諾三項:婦幼保健醫院派車出人陪伴送王立華去北京治病,一切費用由婦幼保健醫院承擔;婦幼保健醫院對王立華經濟賠償,要多少賠多少;打官司婦幼保健醫院願為王立華出律師費和訴訟費。

婦幼保健醫院同意支付訴訟費證明(受訪者提供)
婦幼保健醫院同意支付訴訟費證明(受訪者提供)

同年2月6日,北京協和醫院專家確診:唐山婦幼保健醫院給王立華疝氣手術已構成嚴重醫療事故傷害,建議儘早二次手術,以免危及生命。

表面看似王立華醫療事故就要解決,實際上他們迎來的是院長劉雙林等的兇殘打擊報復。

因舉報揭黑,王立華被拘留被酷刑被槍抵頭

王立華介紹,2009年上訪被拘兩次,遭酷刑和判刑威脅,因在維權網誌上寫的「地獄中國」反應整個伸冤期間的過程,被警察抓捕。

他說,「警察進屋啥都沒說就把我抓起來,他們把我送去公安局,一到公安局就把我的手指頭一根一根地綁在鐵椅子上,豐南區副局長陳柱上來給我一拳就罵,我問『這是甚麼人哪?』隨後上來一幫警察對我謾罵毆打酷刑折磨我一宿」,「一直不間斷的用辣椒水往我臉上噴,有個警察特別壞,往我鼻子裏噴,好長時間都聞不到味道,臉上脫皮,那皮脫的,脫了好幾層皮」。

他續說,「第二天,陳柱拿著槍,上了子彈的,說要打死我,讓我下跪,我不跪,一大幫的警察掰著我的胳膊往後擰,拽著我頭往下按,還有警察用腳把我踹下跪,陳柱說要打死我」。

父母的冤屈

2005年9月23日夜晚,「我和母親在婦幼保健醫院被手拿棍棒的像是黑社會的人圍困,因這些人手持棍棒叫罵著蜂擁而上,母親當場給嚇瘋了。」王立華這樣說。

王立華的母親在2009年除夕夜死去。 父親不想晚年再失去兒子和年齡尚小的孫子,勸王立華打掉牙咽肚子,不要再去上訪了,此時老人對中共已失去信心,找居委黨支部自願公開退黨了。

2011年,王立華父親因感冒住區醫院。王立華再三提醒醫院醫生,不能用青黴素頭孢類藥物,他們家族遺傳對這類藥物過敏,會致人命。但醫院還是堅持用了頭孢類藥物氨曲南,釀成醫療事故,造成父親失語、傻、癱、生活不能自理的惡果。

事故後院長丁毅承諾,醫藥費全免,用最好的醫療。2011 ~ 2017年王立華父親一直住醫院,由王立華一人護理。2017年醫院搬家就不再管了,王立華只得另找醫院,已經找到的醫院突然阻止入院。因人命關天,王立華一氣之下砸了醫院警衛室,結果被拘留5日。期間王立華父親死亡,王立華沒能見父親最後一面,至今也沒看見其父親的屍體。

悲慘遭遇

2002年7月13日王立華抱著2歲的兒子被人開車追撞;2002年12月13日市委秘書長安樹彥夥同市公安局二處與黑社會配合綁架了王立華母親,(王立華認識其中1名黑社會人員) 還停發老人退休金。當晚市衛生局辦公室主任賀文向王立華父親傳達市委副書記陳滿「在豐南區『協商解決』」的批示。

隨後的14日豐南區官員和農牧局早已退休局長唐全興向王立華父親擔保:在豐南區保證解決問題。但在得知王立華母親被黑社會綁架後,他們全都跑沒影了。

2002年12月27日婦幼徐姓副院長警告王立華說,市委秘書長安樹彥放話「王立華你再告,2萬塊錢滅掉你全家。」

家庭變故

王立華在醫院護理父親期間,其妻因承受不了痛苦的折磨背叛了王立華,還偷走了52萬元錢。王立華本想通過公安追回一些錢,但公安人員不僅不受理反而打壓奚落王立華。2018年王立華去找他的前妻,反被她用剪子戳傷了左手中指動脈和神經。

王立華也曾找過共產黨的媒體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這些媒體把材料拿去後就沒了下文。有人提醒王立華上訪告狀當官的,自己反會有性命危險。

王立華表示,豬挨宰都會哀嚎掙脫,更何況人!「在中共統治下活的不如牲口,我不會再求中共政府。」

記者給涉及案件的負責人撥打電話,唐山市市委秘書長安樹彥的手機,一直不接,撥打抓捕王立華的胥各莊派出所指導員孫久林電話不接。撥打王立華父母退休居住蠻子坨村村長的電話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