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午集團創辦人孫大午被關押四個多月,政府工作組控制了集團的財務、公章,甚至限制員工人身自由。4月7日,大午集團第一季度經營匯報會期間,法務總監楊斌等6人被當地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帶走,深夜11點才獲釋,引發外界關注。

今年66歲的孫大午,是河北著名民企大午集團創始人,堅持獨立辦企業,造福普通民眾和職工、拒絕和權力勾結的事跡受到廣泛傳播,孫大午亦被媒體譽為企業家的良心,去年11月,孫大午以及集團高層、家屬25人被抓,關押至今。

2021年4月7日,河北大午集團法務總監楊斌、集團顧問鄭成月等6人被當地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帶走,引發外界關注。他們直到夜裏11點才被放出。(推特)
2021年4月7日,河北大午集團法務總監楊斌、集團顧問鄭成月等6人被當地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帶走,引發外界關注。他們直到夜裏11點才被放出。(推特)

4月7日,法務總監楊斌被警方帶走前在個人微博上說,自己和孫大午的二弟媳宴玉香都上了警車,因為警方說他們試圖參加大午集團召開的第一季度會議,是「妨礙會場秩序」,他們「被尋釁」了。她8日凌晨又在微博上公佈,7日晚上11點她已經離開高林村派出所,「平安回到大午城」。

8日,楊斌對大紀元記者講述了整個被抓的過程。

政府放肆抓人

楊斌說,7日下午2點,大午集團召開第一季度生產經營的匯報會,各分公司負責人都參加,她和孫大午的二弟媳(晏玉香)和三弟媳(周紅雲),以及公司的顧問鄭成月一起去參會的時候,被政府派的工作人員攔住了。

「說我們沒有在參會名單上,二弟媳目前是公司的臨時領導小組的組長,也就是說在公司法定代表人被關押期間,她是代法定代表人行使所有權利的。當時她就說,這是我們公司的法律顧問和公司的顧問,她們是有權的,讓她們去聽。」

理論期間,對方報警,「來了很多警察,後來說的理由是我們『擾亂會場秩序』,把我們帶到了高林村派出所。(我們)被分別押在一個房間裏面,很長時間都沒有人管,一直到10點左右,才有個人叫我去問話,每個人都做了筆錄。」當晚11點鐘左右才放出來。

楊斌說,筆錄期間,她問他們:「你們把我這樣口頭傳喚到這裏,法律依據是甚麼?我到底違反了哪一條法律?」但對方不敢回答,稱是所謂的「行政案件口頭傳喚」,最長是8個小時。

「我要求出具相關的法律文書也好,或者傳喚的手續也好,他們都不給,沒有任何書面的東西。」

過程中,他們還對公司顧問鄭成月進行搜身,造成他的血壓升高到200多,被緊急送醫。楊斌8日晚在微博發帖說:「突發:鄭成月局長病危,我們正緊急趕往大午醫院。」

鄭成月是原廣平縣公安局副局長,也是聶樹斌案的平反推動者。

律師:申請取保候審 哪怕先放一個人出來

2020年11月11日凌晨,孫大午及集團高層,包括孫大午全家(妻子、兩個兒子和兒媳婦)在內的25人被羈押至今,已經四個多月。

楊斌說,她們現在也在申請給這些人取保候審,按照孫大午兩位弟媳的說法,哪怕是能先放一個人出來也好。

「因為她們畢竟是兩位女性,沒有管理公司的經驗,因為大午這麼大一個集團,這麼多的資產,近三十個子公司,很多經營管理的問題、人事安排、包括公司的規劃等,都是要等著這些被關押在裏面的當家人,要徵求他們的意見,也等著他們決策。」

對於大午集團的現狀,楊斌說,孫大午他的管理是非常到位的,所以他的公司是建立了一個非常完整、成熟的一套管理體系,在他被抓的頭幾個月,她覺得這個體系還能依靠慣性進行運轉。但是時間長了,並且其他幾個懂經營管理的副總也全都被抓了,公司肯定會出很大的問題。

「所以我們現在也是希望至少能夠取保人候審,哪怕一位都好,出來能夠主持下集團的工作。」但她也表示,現在的情況看起來不是很樂觀。

政府工作組控制集團財務、公章 律師:無法律依據

楊斌說,現在政府工作組控制了集團的財務、公章,限制員工人身自由等。但她表示,政府派出工作組,本身就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我們也沒有看到任何紅頭文件,但是紅頭文件本身就不能代表法律,所以政府派出工作組到這裏,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

楊斌還指控政府工作組「控制公章、帳戶、甚至干涉人身自由的這些行為」,嚴重侵犯了企業的經營自主權。

「因為在法院判決之前,大午集團至少在性質上還是一個民營企業,不管現在它的這些高管、負責人處於這種情況下,民營企業的性質是沒有改變的,它的經營自主權都應該受到法律保護,所以我們認為政府工作組這種行為是對企業經營自主權的嚴重的侵犯。」

楊斌說,自己是公司的法務總監,是由被關押的法定代表人指定的臨時領導小組的組長晏玉香(二弟媳)任命的,代行法定代表人職務的。但卻不獲工作組認可。

「昨晚法律顧問和企業顧問被擋在外面,我在現場跟他們理論,我說大午集團是不是還是一個民營企業?它的負責人有沒有權利能夠決定參會人員的名單,如果她沒有,是不是意味著大午集團已經被政府接管了?已經不能自主經營了?但他們(攔截的人)沒有一個人敢回答。」

麥田中建起的大午城

楊斌說,之前她對大午集團了解並不多,但在來到大午集團之後,看到整個大午城,還是挺震撼的。

麥田中建起的大午城,俯視圖。(大午集團官網)
麥田中建起的大午城,俯視圖。(大午集團官網)

「它是在一片麥田之中建了這麼一個大午城,這裏面有大約一萬名員工在這裏就業,這些員工大部份都是周邊的農民。大午城裏有員工的宿舍、住宅,幼兒園、小學、中學、醫院,而建立這一切沒有花國家的一分錢。」

「孫大午他們被抓已有四個多月了,我也去過幾個分公司看過,看到他們的管理都是非常井井有條,不論是小區還是廠區裏面,都是非常的乾淨。我覺得大午集團和大午城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探索,是挺有意義的,我過來做這個工作還是有價值和意義的。」

大午集團法律團隊早前在微博上轉發《大午案十問十答》一文,和網管進行了發了刪、刪了再發的比賽。發文者就是顧問楊斌。

她5日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透露,孫大午一案從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可能升級到「涉黑涉惡罪」。

不過,楊斌對大紀元說,大午先生並不認為當局會把他打入黑惡勢力。「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純真的理想主義的一個人,他一直堅定他是在正當維權,維護的也是正當合法的權利,然後他做的也是造福四方老百姓的一件事情,所以他自己不認為自己是有任何問題的,所以當然他也確信他不可能是屬於黑社會性質的組織。」

記者多次撥打高林村派出所電話,無法接通。

大午集團再度蒙難

大午集團是中國五百大民營企業之一,由出身河北保定市郎五莊村農家的孫大午於1984年創立。從養一千隻雞、五十頭豬起家,經過孫大午三十多年經營成省級農業產業化經營重點龍頭企業,有員工九千多人,固定資產二十億元,年產值超過三十億元。

孫大午(大午集團官網)
孫大午(大午集團官網)

網上資料還顯示,孫大午辦醫院,當地村民與員工只要花人民幣一元就能就醫;他辦農民技校,自掏腰包讓當地村民免費上學。

2003年5月,孫大午在企業官網發表自由主義傾向的文章遭官方打壓並判刑。

2020年11月11日凌晨,孫大午及集團高層突然被抓,包括孫大午全家(妻子、兩個兒子和兒媳婦)在內的25人被羈押至今。

目前已知的涉案人員有30人,其中孫大午、孫德華、孫志華、孫萌、劉平、靳鳳羽、紀瑋蓮7人被高碑店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具體地點不詳;另有5人被取保候審;其餘18人分別被羈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高碑店市看守所、滿城縣看守所、順平縣看守所、高陽縣看守所,偵查羈押期限已延長至2021年5日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