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上周宣佈對九名英國人實施制裁,其中包括紐卡素大學現代語言學校的學者史密斯-芬利。隨後來自全球多所著名學府的400多位學者發表聯名信譴責中共威脅學術自由。

這些學者在《泰晤士報》上發表了這封公開信,表示北京「前所未有」的做法是對大學學術自由核心的威脅。

學者們表示,中共制裁敢於批評它的學者,這件事很重要,原因有三。

一是,中共長久以來就使用各種隱蔽的辦法企圖讓境外的批評者消聲,而這次公開的制裁是事件的嚴重升級。

二是,這件事反映中共對英國大學的誤解,大學不是「國家的喉舌」,而是追求真理的擁有自主權的機構。

最後,如果中共把要求學者自我審查作為跟中國的大學進行學術合作的前提,那麼英國跟中國的學術合作就會非常困難。

這封信的署名學者包括來自牛津、劍橋、哈佛和耶魯等世界著名學府的學者。

多年致力研究新疆問題

史密斯-芬利博士是中國研究的準教授(reader),曾經在1995年至2018年多次赴中國新疆進行實地考察。

2020年她在《種族滅絕研究期刊》(Journal of Genocide Research)上面發表論文表示,新疆存在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針對種族和信仰的少數群體的強制監禁。

她的研究顯示,大約100萬維族人被關入拘留營或者高度戒備的監獄,以進行「思想改造」和強制勞動。

根據紐卡素大學網站的介紹,史密斯-芬利自從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就研究中國新疆維族人和漢人的關係,至今已經近30年。她還多次接受調查記者的採訪,談論新疆的問題。

她說和寫漢語、日語和維語。

對於自己被中共制裁的事情,她表示,自己是因為「有良心、敢於為社會公正挺身而出」而受到制裁,「我不感到遺憾,也不會被噤聲」,「中共政權對英國的政客、律師事務所和一名學者進行制裁,這讓人失望、沮喪,會帶來反作用」。

紐卡素大學對於她的工作表示完全支持。

幫助起草聯名信的埃克塞特大學國際關係專家海德肖(John Heathershaw)表示,制裁史密斯-芬利,只會增加她的工作的「公開關注」。

史密斯-芬利在紐卡素大學的同事梅格然(Nick Megoran)表示,這封信說明學術界「下定決心進行反擊」中共的脅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