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菅義偉即將訪美之際,4月4日,日本防衛省發佈信息稱,中共海軍遼寧號航空母艦在五艘護衛艦的伴隨下,通過宮古海峽駛向太平洋。次日,中共海軍新聞發言人稱,遼寧號編隊日前在台灣周邊海域的訓練是海軍組織的一項例行訓練項目,而且,中共海軍會按計劃常態組織類似的演訓活動。

這是中共軍事擴張帶給日本戰略壓力的一個表徵。而且,這個壓力會越來越大。僅以航母為例。2012年遼寧號正式服役;2016年12月,遼寧號編隊首次穿越宮古海峽,突破第一島鏈走向西太平洋;2018年5月,中共稱遼寧號編隊已經初步形成體系作戰能力。2019年,首艘自製航母山東號正式服役,中共開始形成雙航母戰鬥群。而且,還有兩艘航母同時在建;預計2030年將擁有5艘航空母艦,包括1艘核動力航空母艦。2019年央視曝光中共計劃:2049年完成10艘航母建設。

在戰略壓力之外,日本更面臨著中共的戰術進攻。最突出的是,持續多年的中共軍機,高速抵近日本周邊地區,迫使日本戰機緊急起飛攔截,中共藉此大幅消耗日本的戰鬥機部隊(實際上,日本每年只有100架的F-15戰機,卻執行了多達1000次攔截任務,疲於奔命)。日本對中共軍機的攔截在2016年達到峰值,為851架次。然後,2019年降至675架次,2020年進一步降至331架次,但這並不是中共軍機的飛行頻率降低了,而是日本自我限制,只攔截最具威脅性的中共戰機。相比之下,整個北約在2019年也僅攔截了430架次的俄羅斯飛機。更令日本氣憤的是,中共外交部倒打一耙,多次表示中共軍機是在本國管轄海域及國際海域上空進行正常戰備巡邏,日方才是地區和平穩定的麻煩製造者。

事實上,多年以前,中日關係的主導權就從日本易手為中共了。「中共崛起」(2011年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與中共擴張同步(2012年第一艘航母服役),日本的安全環境嚴重惡化。在此情勢下,日本一方面堅守日美同盟(以此為基軸);另一方面「戰略模糊」,在香港、新疆等等議題上小心翼翼(例如3月份沒有加入美國、歐盟等三十餘國因中共大規模侵害新疆維吾爾族人而實施制裁的行列),力求緩和與中共關係,因為作為中國永久的鄰居,日本搬不走。

但是,2020年以來,瘟疫突起,重創世界,嚴重影響國際戰略格局演變,日本既往對華政策面臨嚴峻挑戰。例如,2020年7月14日,日本政府發佈2020年版《防衛白皮書》,稱中共在東海、南海「單方面改變現狀」,通過「一帶一路」尋求海外軍事基地,借抗疫援助謀求政治經濟利益。恰巧此際,日本戰後連續任職時間最長的安倍晉三首相,因病突然去職,菅義偉接任。中日關係變局就此醞釀。

進入2021年,美國政府更迭,中共在「百年黨慶」背景下發起新一輪「戰狼外交」,公然聲言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在台海、東海、南海分別挑起緊張形勢,日本受到直接脅迫。最突出的事件,是寬泛授權海警可以動用武力的中共《海警法》2月1日上路;同時,海警船隻高調巡航釣魚台。

日本被迫緊急應對。例如,2月8日,在眾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菅義偉表示,由於中共《海警法》的實施,增大了東海和南海的緊張,對此我們完全無法接受。又如,日本政府將「情報聯絡室」升級為「官邸對策室」,專門負責監測中方船隻信息;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稱,如果遭遇相當於來自外部的武力攻擊,如果用海上保安廳的力量難以對應,那麼自衛隊「將接受防衛出動命令,進行應對」。等等。但是,這些措施遠不足以抵消中共的壓力。

更嚴重的是,從全局看,釣魚台其實並非特別重大問題;對日本來說,更大的戰略壓力來自台海、南海和北韓,而以台海問題最為迫切、嚴峻。因為台灣最可能遭到共軍的攻擊,那麼台灣一旦失守,日本就面臨被共軍全面包圍的困境。因此不難理解,3月16日,美日外長防長「2+2」會談中多次表達對中共違反國際秩序、在地區咄咄逼人行為的關切,兩國甚至首度將台海情勢相關文字寫入聯合聲明中——「出席2+2會議的四位部長級官員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

外界認為這是日本採取的一個重要步驟。美國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權力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就說,「這是一個對日本十分敏感的議題,所以單單是願意將台灣議題包含在聯合聲明中就已經是重要一步,北京不會對此不注意」。

北京當然在意,並大發雷霆。3月17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志堅不顧外交禮儀,破口大罵,稱日本為滿足阻遏中共崛起的一己之私,甘願仰人鼻息充當美國戰略附庸,不惜背信棄義、破壞中日關係,不惜引狼入室、出賣本地區整體利益,這種做法令人不齒,不得人心。

中共的惱羞成怒,恰恰表明日本此舉真正打到了中共的痛處。日本其實早沒有了退路,必須堅定地走下去。

3月29日,日本時事通訊社報道,防衛省已開始研究自衛隊如何在台海可能發生的衝突中支援美軍。3月30日,《日本經濟新聞》爆料稱,美日雙方將在兩國首腦4月面對面會談後發表一份聯合聲明,聲明中將包括所謂「台海穩定」的內容。日媒指出,這一舉動「極為罕見」——因為上一次美日首腦聯合聲明中提及台灣,還要追溯到1969年:時任日本首相佐籐榮作與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曾在一份聲明中提及所謂「台灣的安全對日本的安全至關重要」。

日美峰會前夕,4月6日,日本有個動作,外相茂木敏充給王毅打電話90分鐘,表達了罕見的「強烈擔憂」,他要求中共停止入侵爭議海域,呼籲中共改善維吾爾人的人權條件,並停止對香港的鎮壓。中共又一次氣急敗壞,只會罵「不要把手伸得太長了」。

菅義偉4月16日將去美國,與拜登舉行會晤。日本的下一步動向,包括日關係如何變動,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