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進入4月以後,一直有新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確診個案,雖然數字不是太高,但是令當局期待的「清零」目標遲遲沒有出現。此外,香港的移民潮帶動了資金外流,僅在2020就有2,693 億港元流向加拿大,但似乎沒有引起港府的關注。作為一名經濟學家,關焯照認為,港府在處理疫情過程中出現多次失誤,否則香港早就進入清零階段,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也會減輕很多。而他預計香港一旦開通以後,可能會令香港流失更多資金和人才。

港府的抗疫政策不及格

香港在4月2日至6日之間,每天都有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新增確診案例。香港冠域商業和經濟研究中心的主任關焯照,3月29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梁珍的採訪時就預測了將會出現零星確診案例,同時指出,香港政府在處理疫情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錯誤,然後不停的補救、補救再補救,導致香港的經濟在最近2個季度出現較大的衰退。

他表示,「現在是用網去『撈』那些可能染病的人,然後隔離,大量的人還要檢驗,很多的不同地方的人自己主動去檢驗;此外還有驗污水,封地區、封大廈等等。這一套比較嚴格的做法,如果在6個月或者9個月前就開始實施,本地的疫情可以早些時候就控制住的。」

他列舉新西蘭和台灣的做法,去年從疫情開始之初就嚴格實行封關和隔離策略,經濟狀態在去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出現很大的衰退。但是當內部「清零」以後,只要控制好外來人員的隔離,就不需要全國封鎖了(Lockdown),新西蘭去年下半年對經濟恢復得很好。台灣去年下半年經濟的增長是正數的。

但是香港卻相反,疫情初期該封關的時候不封關,也不實行有秩序的通關。所謂有秩序通關當然不是完全開放任人進來,而是對外來入境者實行隔離觀察,「比如那些船員、飛機師入境後,必須先隔離21天,因為有時病毒會隱藏三個星期才浮現出來,透過嚴格的隔離,期間不能接受親友探視等,可以很好的控制住疫情不會在社區擴散。但是,由於港府在疫情出現之初防疫措施很鬆,不封關、不隔離,一直推遲到去年八、九月份才開始慢慢收緊;但是在收緊過程中仍然是不停犯錯,浪費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因此香港到目前才似乎看到第四波的尾聲,令香港的經濟代價付出很大。現在失業率是7.2%,經濟連續六季負增長。所以我覺得港府的抗疫措施不及格。」

疫苗接種策略失誤

作為一個經濟學家,關焯照指出港府在大規模接種疫苗的做法上也出現失誤。因為港府大力推行大陸生產的科興疫苗,但是卻沒有按照大陸出台的接種規則操作,比如接種年齡限於18歲至60歲以下,60歲以上不建議接種。但是,港府大反其道,優先讓60歲以上的年長者接種疫苗,不料出現了死亡十多個案例以後,給社會帶來了恐懼感,很多市民包括年輕人都就不願意接種疫苗了。即使是林鄭出來帶頭接種科興,也說服不了香港人。

雖然BioNTech(復必泰)也死了倆個人,但是關焯照認為有一批專家,包括袁國勇等接種了復必泰以後,沒有出現很大的副作用,尤其是袁國勇一直在查案,所以市民就比較接受復必泰。

至於有人提出可以把兩種不同的疫苗混合後接種,關焯照說:「找誰去打這種混合針?你以為我們是白老鼠嗎?把市民沒有信心的科興,混合到市民信任的復必泰一起打,市民一定不會打的,除非有文獻支持。就算港大找100 個人去試打混合針,沒有發生意外,也不能保證第101個人不會出問題。因為100人的樣本數量太小了。混合針等於是重新做疫苗,試過不同的年齡組別、不同的人口,還有要知道他的病歷。」

關焯照日前表示,香港政府在處理疫情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錯誤,然後不停的補救、補救再補救,導致香港的經濟在最近2個季度出現較大的衰退。(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關焯照日前表示,香港政府在處理疫情的過程中,出現了很多錯誤,然後不停的補救、補救再補救,導致香港的經濟在最近2個季度出現較大的衰退。(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移民潮帶動「走資潮」

根據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今年 1 月引述英國內政部去年估計,2021 年將有多達15.3萬港人抵達英國,未來5年內更高達32.2萬名港人移民。

而加拿大政府在今年 2 月宣佈,開放新的工作簽證予香港人申請。港人若在過去 5 年曾在當地大學畢業或持有「具等效的外國證書」,就可以申請長達3年的工作簽證。

此外,路透社在3月26日引述根據加拿大反洗黑錢部門加拿大財富交易及分析中心(FINTRAC)數據指出,2020 年由香港銀行體系流向加拿大的資金,高達436億加元(折合約2,693億港元),較2019年增加一成;數字同時較2016年增激46%,而且創出 2012年有紀錄以來的新高,相當於2020年底香港銀行體系(約145,136億港元)存款的 1.9%。被外界認為是港人移民潮帶出的「走資潮」。上述數字仍可能低估香港流向加拿大的資金,因為FINTRAC數據,並不包括1萬加元或以下的轉帳、虛擬貨幣交易,以及其他金融機構之間的交易。

不過,香港金管局發言人當時反駁,未看到有資金流出港元或銀行體系,去年強方兌換保證觸 85 次,共有 500 億美元流入本港,總銀行存款首 11 個月升 6.3 %。

對此,關焯照表示,在港府的眼裡,上萬億才算大規模的資金外流。「等於是打疫苗死亡,那些專家會說沒有直接關係,它沒有排除沒有間接關係。政府沒有告訴你如何釐定大型走資。你說幾千億,它就這樣回答你了。」

關焯照的朋友當中,已經有人選擇移民離開了香港。他們當中有的是老師,或者從事金融、IT,甚至是做法律、醫生等不同職業。關焯照表示,當然不是一個大的數字,但是這些人以前都想著要留在香港,現在卻改變主意決定要走了。

而且移民潮一出現就一定會發生走資潮。雖然目前這個數字還是一個小的數字,但是,一旦通關以後,英國、加拿大、澳洲等都在想辦法吸納香港人。

關焯照認為香港會出現1997年主權移交之前的移民潮。不同的是,97年前的移民潮,通常港人會在外國買好房子,然後人回到香港,等到有什麼風吹草動再走人,因為當時的香港仍然保持著西方國家的模式在運作。

但是現在的香港人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走了再說。而且他們回香港的機率很低,因為這批人是有家庭的,家中的小朋友十歲、八歲左右開始在外國讀書,家人一定會陪在外國的,一旦小朋友習慣了外面的生活,整個家庭都很再難回來。

也許中共不擔心這個問題,讓不聽話的人都走掉,中共可以從內地放人和資金進入香港。

但是關焯照指出,現在走掉的那些專業人才,大部分都在幫助外國金融公司或者外國機構做事,他們都有國際視野的,以及懂得跟其他人的溝通方法,這是內地人所不能相比的。

從大陸放人進入香港,「一個是人員質素上的改變,就算是海歸,你進來填補香港那個位置,卻未必懂得香港人做事情的方式,以及跟其他人的溝通方法。另一方面,如果香港維持和內地近似的制度,有多少國際機構投資者將來還會留在香港?他們未必對香港有信心。」

「勞動力質素上的改變,香港人口老化,加上政治因素,移民潮極有可能會出現,影響大方向。如果出現一個很大的移民潮,會令外資更加擔心。」

關焯照表示,移民潮將使得香港可能面臨人財兩失的局面,失去很多國際專業人才,還有天文數字的資金也會被帶走。他建議香港政府應該想一想,為什麼那麼多人雞飛狗走要移民海外呢?港府應該想辦法留住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