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聯邦政府已經要求維州政府提交其與中共發改委簽訂的有關基礎設施建設的諒解備忘錄。這項剛剛被外界關注的備忘錄日前被媒體要求公開,但被維州政府拒絕。

據《時代報》報道,該項被要求公開的備忘錄是在2017年3月簽署的,此時距離維州政府擅自簽署一帶一路僅18個月。該備忘錄承諾維州政府會通過公私合營模式(PPPs)與中共開展基礎設施項目的合作,《時代報》向維州政府詢問有關該協議內容的細節,但維州政府只回覆了一句:「維州政府正繼續按照立法要求與聯邦政府合作。」

維州擅自簽署一帶一路協議促使澳洲聯邦政府於去年12月推出《外交關係法》,賦予聯邦政府新權力來廢除州政府、地方政府、大學和外國政府簽訂的違背國家利益的涉外協議。

根據《外交關係法》,澳洲聯邦政府有權要求州政府提交他們簽署的涉外協議詳細內容,以供聯邦政府審查。聯邦政府已經要求維州提交這份2017年簽署的協議文件。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安全項目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表示,過去三年來,公私合營模式的影響越來越大,這種模式與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共全球經濟計劃的核心。「中國(中共)把公私合營模式作為一種加速和擴大一帶一路活動的模式。這是一種更快的項目交付方式,也是一種獲得替代政府融資的方式。」

肖布裏奇還表示,中共一般是通過兩會設定一帶一路倡議和公私合營協議涉及的相關政策,鑒於兩會剛剛召開,公私合營協議的風險將被重新關注。鑒於中共過去三年來的行為模式、兩會上提出的經濟走向,以及中共使用經濟脅迫風險的增加,維州與中共簽署的諒解備忘錄帶來的國家風險也會相應增加。

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投資公路、鐵路、管道和電信系統等基礎設施。澳洲和美國等西方國家已經將其視為中共推行外交政策和宣傳的工具,而發展中國家更是會因為一帶一路而背上沉重的債務。

維州工黨政府在未知會聯邦政府的前提下,於2018年10月擅自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此舉遭到聯邦政府的嚴厲批評。

今年2月,澳洲總理莫里森釋放了維州一帶一路協議將被廢除的信號。他對《先驅太陽報》說:「我看不到(一帶一路)有任何益處。如果你說有益處,那益處是甚麼?為了這些所付出的代價是甚麼?目前,我看不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對於這些協議的審查將繼續下去。」

莫里森去年就曾呼籲維州政府放棄其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但維州州長安德魯斯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