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上海教育局出台新政策,令購買學區房的家長寢食難安,學區房持續成為焦點話題。上海市民和業內人士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政策「瞬息萬變」,老百姓成為接盤俠,但變來變去,大陸房地產市場和教育體制仍然處於畸形狀態。

上海市3月中旬公布了一項「中考改革細則」,要求重點高中把大部份招生名額分配到全市各區,不再像以往那樣把大部份招生名額保留給本學區的學生。

政策突然改變,令很多已經高價購買高中學區房的父母陷入焦慮——當初買學區房是因為官方的劃學區政策,如今高中學區房不再是孩子入學的保證,而且再轉手還有賠本的風險。

中共政策朝令夕改 令民眾陷入焦慮

上海中考新政策公布後,大陸媒體普遍把矛頭指向學生家長,稱這些購買學區房的家長「不值得可憐」、「咎由自取」、「自己負責」……

有上海市民表示,學區房是政策的產物。上海梁女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直言,上海重點學校和普通學校的差別在於官方要求設置的課程不同、官方派去的師資不同、教育資源配置不同等,導致父母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無奈購買學區房。

她表示,她的一位朋友在大約三四年前購買一套上海學區房,價格大約八九百萬,比同樣面積的非學區房貴了大約兩百萬。

上海房產界業內人士孫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那些已經購買高中學區房的家庭,在此次中考新政下,的確「遭殃」了。

4月3日,大陸媒體引述了一對上海夫妻的經歷。他們的孩子2020年9月入讀小學一年級,他們2021年1月購入一套初中學區房,隨後發現「新政策」突如其來地一個個接踵而來,「瞬間有點傻眼的感覺,整個人的狀態快崩潰了」,他們擔心竹籃打水一場空,幾年後孩子沒能進入對口重點中學,再賣掉房子虧本幾百萬。

中共房地產投資、教育體制依然畸形

孫女士透露,上海中考新政策牽扯到高中學區房,但上海的學區房不只限於高中,從幼兒園、小學到初中都面臨學區房的問題。

孫女士從房地產市場本身分析認爲,大陸之所以把房地產作為一種投資項目,除了上述學區的因素,還有一點是土地財政。

儘管中共頻繁宣布樓市調控政策,但地方政府仍然在高價賣地。孫女士表示,政府招商引資最快的就是賣地,當初北上廣深房價被炒起來的時候,老百姓出現恐慌,擔心今天不買明天房價就得漲,所以拚命買,政策規定買新房要搖號,搶不到新房的就搶二手房。

她對比國內外的情況說,儘管國外也有學區房之說,但只要在學區租房子就可以,而在大陸必須買房子上戶口。

她最後談到大陸經濟現狀時表示,老百姓的投資渠道少,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產業在疫情中恢復得不好,如果產業不好,內循環依靠國內消費只能是短期,老百姓慢慢也沒錢了,只能貸款、欠信用卡來循環,到最後就會發生破產。

上海梁女士還向大紀元記者進一步談到大陸教育體制的問題。她表示,大陸的家長非常辛苦,孩子成長的方方面面都離不開「錢」字,由於教育資源分配不公,普通學校的學生補課是常見的事,如果想上重點學校和才藝班,家長還要走後門,動輒十幾萬。

澎湃新聞4月6日的一篇分析文章說,不謀求增加優質教育資源供應量,不論採取什麼辦法,哪怕強行將教育資源平均化,學區房大概率還會以各種變種形式存在,天價學區房還是會層出不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