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說過,中共推出的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一個重要目的是迎接中共七月一日——這個百周年的生日。不過,許多中國人不知道的是,中共的生日並非這一天。講述中共成立的洗腦微紀錄片第五集也承認,中共一大是在1921年7月23日召開的,這次大會正式確定成立「中國共產黨」。

那麼,中共為何要將生日定在7月1日呢?要知道,一個人,一個政黨,一個國家通常只有一個確定的生日。看來,中共從其成立起,就開始撒謊。

據海外中共黨史專家司馬璐考證,中共生日出錯原因是毛澤東將7月1日錯定為黨慶日。司馬璐回憶,早在他1937年10月抵達陝北之初,中共並無黨慶之說。在他的印象中,蘇聯的國慶(11月7日)就是中共的黨慶。不過待中共在陝北稍微站穩腳跟後,於1938年成立了一個研究中共黨史的委員會,主任委員由王明兼任,實際負責人是時任中宣部副部長的楊松。這個對中共「忠心耿耿」的楊松後來死於延安整風運動。

研究黨史,首要的問題當然是要確定中共是何時成立的。早期中共黨人如鄧中夏和李維漢,都說是1921年6月。1939年10月,中共中央的《共產黨人》創刊,毛澤東寫發刊詞,原文有「1921年6月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字樣,後在編入《毛澤東選集》時將「6月」刪去。

除了「6月說」,當時還有「7月說」,但一直沒有結論。因此關於中共建黨的時間,延安的一些資料在一段時期內都是這樣寫的:1921年7月成立,沒有日期。

彼時參加中共一大的13人死的死,脫黨的脫黨,歸附國民黨的歸附國民黨,但作為代表的毛澤東、董必武可還活躍在中共黨內啊,難不成十幾年前發生的如此重大事件,兩人就輕易忘記了?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大概當時與會人員根本沒意識到這是甚麼太大的事情,也沒有特意去記日期,畢竟誰也沒想到日後的中共居然能成了氣候呢。

隨著毛在延安地位的上升,毛在1940年的一個講話中,公開為中共建黨日期拍板。毛說:「七月一日是中國共產黨的生日,明年是黨的二十周歲,我們黨從七月一日起慶祝一個月。」隨後,延安新《中華報》發表社論,號召全黨準備於1941年7月1日慶祝黨的二十周年紀念。1941年6月,中共中央正式發表文件,以7月1日作為黨的「誕生日」。

而最早還原中共真正生日的是參加中共一大但看透中共而選擇離開的兩人:陳公博和周佛海。他們提供了一條重要的信息,那就是開會期間,陳公博夫婦的隔壁房間「當晚發生了一件姦殺案,開了兩槍,打死了一個女人」,殺案驚動了警方,加上法租界巡捕又到會場搜查,中共代表們便轉移到嘉興南湖上開了一天會後結束。

果然,根據1921年8月初的上海《申報》、《新聞報》上關於謀殺案的報道,案發時間為7月31日凌晨。由此可以確定法租界巡捕房密探闖入一大會議的時間為7月30日傍晚。從這一命案日期往前推8天,一大開幕日期是7月23日。從「情殺案」推出中共的建黨日,還真是有點諷刺,這是否意味著中共的建立就是與暴力結合已有預兆?

後來,中共又在蘇共提供的共產國際的中共檔案中,發現了參會的武漢代表陳潭秋在莫斯科寫的回憶以及共產國際駐赤塔特派員的報告,他們都認為一大是在7月23日召開的,在上海開了8天。司馬璐1978年從其蘇聯朋友那裏得來的原文資料,也證實中共一大是在7月23日召開的。

1980年,中共的《人民日報》首次承認了中共建黨是在1921年7月23日的說法。1981年紀念中共建黨60周年時,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寫的《中共黨史大事年表》,正式將一大開幕確定為7月23日。

儘管明確了中共真正的建黨時間,但毛對中共建黨日的說法迄今仍在延續,每年7月1日,媒體在宣傳時還會「恭祝黨的生日」,現在推出的洗腦微紀錄片也刻意避開這個話題。可以說,中共建黨日的造假,昭示了中共從其成立那天之日起,就充滿了謊言和虛假,而其無論是壯大、發展還是整個統治時期,也都充斥著形形色色的謊言。

除了在生日上造假,洗腦微紀錄片雖然提到了中共早期領導人與共產國際的接觸,雖然提到了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共產國際遠東局書記尼克爾斯基也參加了中共一大,但中國人不明白的是,為何中共一大要有兩個外國人參加,這是因為當年的共產國際可是中共的金主爸爸,沒有這個金主的支持,中共是無法發展的。而中共建政後對外大量送錢,禍亂世界,焉知不是深得金主爸爸的嫡傳?對於這些,洗腦微紀錄片是一絲一毫不敢提及的,中共哪裏敢讓中國人知曉?

所謂共產國際,又名「第三國際」,是1919年列寧、季諾維也夫、托洛茨基等人在莫斯科創建的,其目標是領導各國共產黨,推動世界革命,「推翻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統治」,建立共產黨的政權。顯而易見,共產國際的背後是蘇共。

中共得到了共產國際哪些資助呢?1923年,中共第一任總書記陳獨秀曾公開承認:「黨的經費,幾乎完全是從共產國際領來的。」蘇聯的檔案資料也顯示,中共在1928年的「六大」後,蘇俄提供給中共的經費,每年在60萬元以上。

還有資料表明,共產國際為中共一大的召開也提供了一定的經費支援。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偉大的歷程(1921—2001)》指出,參加一大的代表每人都收到了100元路費,而這都是從馬林提供的經費中支取的。無疑,沒有這些錢,中共的代表們未必會參加一大。

此外,2011年5月1日發表在《湖州晚報》上的《中共誕生初期共產國際的經費支持》一文,除了重申中共成立初期活動經費主要來源於共產國際外,還依據俄羅斯解密檔案和當事人回憶,披露了經費的來源。

文章稱,中共籌建初期,中共上海早期組織成員之一李漢俊和陳獨秀曾拒絕共產國際提供經費的建議,其後陳獨秀改變看法,因為正是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在陳獨秀在上海被法國巡捕房逮捕後,花費大量金錢,打通了會審公堂的各個環節,使陳獨秀得以獲釋。獲釋後,「他們並且具體規定了接受共產國際補助經費的辦法;此後中共接受共產國際的經濟支持便成了經常性質了。」

文章還透露,在共產國際誕生初期,共產國際提供給各國共產黨以及共產國際駐外工作人員的經費不是紙幣,而是貴重的珠寶、鑽石,有時候甚至是鴉片。不少解密檔案檔證明共產國際曾經將珠寶、鑽石撥付給具體負責中國事務的主管部門,由這些部門安排人將珠寶、鑽石或其他貴重物品賣出去之後,再將紙幣經費轉交給中共。

對於共產國際提供的鴉片,並無資料證明中共予以拒絕,其應該是在上海等地出售後獲得高額現金後,充當了中共的活動經費,至於出售鴉片戕害中國人的後果,中共似乎並不以為然。

對於共產國際、蘇共的扶植,毫無羞恥之心的中共從來都不諱言。如1922年的中共「二大」發表的宣言中就稱「中國共產黨為國際共產黨之中國支部」;1928年中共「六大」通過的黨章,又專門寫下一章,規定「中共為共產國際之一部份,命名為『中國共產黨』,為共產國際支部」。

中共的坦言,明明白白承認了自己在政治上、組織上成為了國際共產專制勢力的一部份,並在經濟上對其依附。對於這樣一個認賊作父的中共,現在的中共外交部要作何評價呢?洗腦微紀錄片為何一直遮遮掩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