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愚人節的前兩天,WHO與中共媾和的虛假病毒報告終於出爐了。然而,僅幾個小時,美國聯合總共14個國家就發表了聯合聲明,表達了對這份姍姍來遲的報告的公正獨立立場缺乏信任,就連屢次為中共站台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也公開表態:「專家團隊在獲取原始數據方面遭遇困難」,等於把中共和專家一起攢的報告來個釜底抽薪,完全成了一堆廢紙。

僅僅過了一天,就是3月31日,病毒研究專家閻麗夢博士團隊發佈了她的第三份報告,這篇題為「從兩份不請自來的同行評議的錯誤進一步證實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和閻報告的可信性。」這篇近70頁的全英文報告讓我們看到了揭示病毒起源真相的希望——世界也到了必須獲知真相的關鍵時刻了。

有趣的是,這份報告的開頭還用了不少篇幅揭示了國際科學界的一些黑幕,看似高大上的國際科學界實際上也存在著沼澤,這些頂著光環的專家失去了公開公正的科學立場,也來為中共站台,試圖愚弄世界人民,把病毒溯源這件事情搞的渾濁不堪。報告中有名有姓了列舉了一些人與事,本人試圖在這裏總結提煉一下:

動物學家、國際非盈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拉克(Peter Daszak)。蝙蝠女石正麗和武漢實驗室的長期合作者,正是通過他的這個NGO,來自美國衛生研究院的數百萬美元才流入到武漢實驗室,也正是達拉克組織了2020年2月19日的發表於《柳葉刀》雜誌的科學界聲明,聲明中有27名專家簽字支持SARS-CoV-2病毒自然起源的說法。作為組織者,達拉克不得不參與簽字,但這也暴露了他與武漢實驗室立場不清的問題。

細胞生物學家,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蘭迪.謝克曼(Randy Schekman)。中共病毒爆發後,美國衛生研究院停止了對「生態健康聯盟」的撥款,謝克曼在這個關鍵時刻,作為中轉站,從匿名的捐贈者那裏為「生態健康聯盟」劃撥了50萬美元,並在郵件中聲稱這筆錢是為替代美國衛生研究院款項的,同時指出捐贈者堅持匿名。不論是美國衛生研究院還是那些藏在後面的捐款者,到底為甚麼去資助這些機構研究病毒生物武器,恐怕是全世界都希望搞清楚的。

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的王林發教授(Linfa Wang)、北卡羅萊納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克教授(Ralph Baric)。這二位是石正麗的長期合作夥伴,從公佈他們與達拉克的郵件中可以看出,他們要求避免在《柳葉刀》聲明中簽名,以避免引火燒身。大家可以設問,如果出於科學公義,窮理思辯,那還有甚麼怕見不得人的呢?按照他們在郵件中的說法,他們要「最大化他們的獨立立場的聲音」,其實就是假裝站在第三方獨立立場的身份替中共說話。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伊思.利普金(Ian Lipkin)教授。該人和其他四人於2020年3月17日在《自然》雜誌上發表名為「SARS-CoV-2的鄰近源起」,全面照搬引用石正麗的觀點,在科學界引發更多的混亂。此人在最近二十年內接受中共頒發的多項獎勵,與中共關係密切。

麻省理工大學的羅伯特.加洛教授(Robert Gallo),這位就是所謂的兩份「不請自來的同行評議」中的MIT評議報告領銜作者。加洛曾與中共山東省合作成立「加洛病毒研究院」,也是註冊於香港的麥迪舜醫療集團的創始人之一,加洛主持編撰的評議報告完成後三個月的2020年12月,中共授予了加洛醫學領域的最高獎勵:「中源協和生命獎」,由此可見加洛與中共的深厚關係。

來自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健康和安全研究中心的吉吉.格倫瓦爾(Gigi Gronvall)是另外一份評議報告的領銜作者。從現有披露出來的郵件看來,格倫瓦爾與達扎克等科學家制訂了一個「同盟」,那就是不論有無證據,這個病毒必須是來自自然界的,而絕不可能來自實驗室。

上面提到的這些科學界大佬,個個有名有姓有山頭,在病毒學、醫學領域裏呼風喚雨,美國的主流左派媒體、很多政府高層人物都受這些人的影響,從而嚴重干擾了病毒溯源的決策、扭曲了公眾的認識。可以說,科學界存在這麼多是非不明,為中共站台的「鱷魚」,病毒的來源將永遠搞不清楚,而現在,已經到了分清是非的時候了,唯有識者明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