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河北省邢台南宮市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長期封城。當地一對夫妻擔任他們小區的志願者,給家家戶戶運輸物資,經常忙碌到半夜。不幸的是,他們在過程中成了密切接觸者而遭隔離;至今七十多天,丈夫仍在隔離中,不知何時「期滿」。面對當局的極端惡劣態度和鄰里毫不掩飾的歧視,兩口子說,他們「特別心寒」。

成密接者被隔離 家中遭「消殺大劫」

妻子趙蘭(化名)4月2日向大紀元講述,南宮封城期間,她和丈夫陳海(化名)以及其他三名住戶擔任了居所飛鳳小區的志願者。

1月24日,其中兩名志願者確診,夫妻倆成了密切接觸者,在當天下午被隔離到方艙醫院。

離家前,工作人員收走他們的家門鑰匙,表示會進行消殺,同時「給照看著家裏」。誰知,所謂「照看」成了一場「洗劫」。

他們放家裏的銀行卡、錢包、四五部手機、營業執照、四本帳本、安裝的監控、三大筐化妝品等貴重物品全被扔了。趙蘭「回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目之所及,除了大件的傢俬,甚麼都沒了,連個喝水的熱水壺都沒有。」

她說,「你可以給我消殺了放在這兒,這種東西最起碼你給我打電話詢問一下,我有沒有用。」但是發生這一切,她完全被蒙在鼓裏。

更令她傷心的是,女兒的遺物也被粗暴地處理了。「我姑娘是三年前得白血病去世的,在二歲半的時候。他們把我姑娘照片都給扔了。我姑娘照片,我跟他們說了有些東西是錢買不回來的。」

她說,「包括這邊有個嬰兒室,就是孩子這個睡房,衣服甚麼也全部都沒了。」

還讓趙蘭不解的是,丈夫陳海當時有出現發燒的現象,而他的床具、衣物等卻被裝進一個袋子裏,留了下來。

拒給病例 不讓解除隔離 被引導簽「確診協議」

但是,這些並不是最讓夫妻二人鬧心的。由於在隔離期間發過燒,陳海至今被單獨隔離,解封日期縹緲不可知。

據趙蘭說,在被隔離前一天的1月23日,陳海洗澡時開著窗戶透風。他可能因此感冒,24日發燒37.4度。隔離第四天,他因發燒被送往邢台市第二醫院,之後一直在那裏觀察。

趙蘭表示,陳海「到二院就沒事兒了,也就不發燒了」。陳本人說,「在邢邰二院的時候沒有甚麼治療,就給你一些護肝的藥,甚麼都沒看。」

3月5日,陳海出院,被告知再居家隔離14天就可以解封。同時,邢台二院拒給病歷。

為避免整戶被封,陳海一個人待在他們家位於當地西街的一處平房,沒回飛鳳小區,趙蘭每天為他送飯。

但是14天期滿後,他們又被告知:要增加一個月的隔離期。

陳海說,「我已經隔離七十多天了,現在我們政府給我的答覆是,懷疑我是高危疑似新冠,但是我甚麼病歷也沒看見。我從5號回來以後,到現在拍的CT都正常的。」「我說附加一個月到天了我是否能出去,他說(你)不聽上面指揮部指揮,不讓你解封,你還得繼續待著。」

「前幾天我媳婦心臟病發作了(醫院需要監護人到場簽字),人家給我說一句甚麼,『婚喪嫁娶你都不可以出去』。」

此外,當局還想讓陳海簽署確診者的居家休養協議。

「政府現在說讓我簽署這個協議,是本人正在康復期間,需要居家隔離,申請甚麼補助款五千元、兩千元,就這個意思。」陳海說,「我又沒有確診,從頭到尾都是陰性,你懷疑我可以,但是你不能亂來。」「我寧願甚麼補助都不要。」

趙蘭披露,簽了這份協議,就要「居家休養一個月,管控三到六個月」。

因此,夫妻倆拒絕簽字,而當局則直接在他們家門口裝上了監控。

趙蘭說,「我老公現在跟傻子一樣了,在家裏面關時間太長了,完全就跟變了個人一樣,一說甚麼就開始情緒特別暴躁,特別激動,都不能跟他溝通了。」

經濟壓力大 被鄰里歧視感心寒

此外,陳海被長期隔離讓家裏陷入困境。

趙蘭說,「我老公是家裏的頂樑柱,我們家有老人,老人身體狀況不好,他這麼隔離,家裏是沒有辦法過了。」「承受不住了,因為經濟已經停滯三個多月了,車貸、按揭,每個家裏面都特別大的壓力。我想如果按下暫停鍵,許多人會崩潰,甚至不能活了。」

與此同時,趙蘭對此次經歷的最大感觸,就是「黑暗」。

她坦言,「我感覺新冠並不怎麼可怕,有時候寒的是人心。當時我們做志願者的時候,(住戶)沒吃沒喝的時候,我們這幾個志願者團購,因為我們物業甚麼都不管。結果志願者確診之後就成了眾矢之地,完全都是在指責……我們(當時)每天晚上(忙到)十二點多、一點才給他們弄完他們不說。」

「現在還受到歧視,我爸爸喜歡打麻將,就因為我老公現在還隔離著,都沒人跟他在一塊。」

領導不接「越級電話」 「不管老百姓死活」

更讓夫妻倆失望的,是當局的惡劣態度。

陳海說,「我回到家以後,保證單位是說,讓你在家裏面自行隔離14天就給你解封。我說行,這是好事,咱不給政府添亂。」

但是14天後又遭延期,他就開始給相關領導打電話,詢問解禁時間。剛開始還有人接電話,答覆總說「等兩天、等兩天,我們開個會協商一下」。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陳海說自己「壓抑」、「現在想瘋」,也鬧得厲害。之後再打電話,領導就不接了。他們對陳海聲稱,「你沒有權利給我打電話,你可以給你包片(區域志願者)打電話,讓他們一級一級地給我彙報。你這叫越級打電話。」

陳海表示,自己現在「特別心寒」。

「他(官員)現在是不管你怎麼著,你只需在家老老實實待著就沒事。」他說,「他們只管撈錢,保護自己的帽子,老百姓?不管你死活。」「甚麼實際問題都沒法解決。」

趙蘭說,「我們打算這兩天做一下核酸,如果是陰性的話,我們完全可以出來,第一,我們沒有確診,第二,我就帶我老公去做鑑定,我可以找一個省級醫院做鑑定,我看我老公是不是這個(感染),不是這個為甚麼讓我們居家隔離那麼長時間。他們這已經屬於非法監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