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大陸再次爆出假奶粉事件。因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事發後更名為青島德能食品有限公司)使用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導致三歲半女兒智力殘疾二級的重慶黃先生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

黃先生透露,「2017年9月下旬,女兒出生十多天開始喝這個假奶粉,當時因為孩子患有肺炎,還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醫生建議喝深度水解奶粉。孩子出院的那一天我去買奶粉,醫院商店介紹給我買金大洋貝爾康超級胺基酸配方奶粉,說這種比深度水解的奶粉還好一些。購買的小票上面也寫著『奶粉』,最開始的包裝上面沒有寫『固體飲料』,現在有寫了,還在售賣。」

青島金大洋乳業公司的虛假廣告誤導消費者,將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售賣。(受訪者提供)
青島金大洋乳業公司的虛假廣告誤導消費者,將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售賣。(受訪者提供)

青島金大洋乳業公司的虛假廣告。(受訪者提供)
青島金大洋乳業公司的虛假廣告。(受訪者提供)

「醫生也看過這種奶粉,也沒有說甚麼,沒有提出質疑。」據了解,固體飲料是普通食品,不能為特殊醫學狀況人群提供營養支持,不能標示適用人群,也不需要在醫生和臨床營養師指導下使用。

黃先生表示,「孩子在喝這種奶粉的過程中,有一段時間經常排『豆腐渣』狀的大號。2017年9月下旬到2019年5月,吃了一年八個月。孩子是2019年4月在重慶兒童醫院做兒保,評估說『全面發育遲緩』,讓我們做康復。當時我們也不知道孩子喝的奶粉有問題。」

「因為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所以我在一個先天心臟病兒童家長群(微信群)裏,2020年5月的時候,群裏面有家長講有固體飲料冒充奶粉的事情,我查了一下,才發現孩子喝的就是出問題的這種固體飲料!」他說。

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的網站上還在宣傳售賣這種固體飲料,產品包裝和嬰兒奶粉類似,一時很難區分。黃先生表示,「我從來沒有往奶粉有問題上想過,因為金大洋這種奶粉非常貴,360克賣358元,所以一直沒有懷疑奶粉有問題。金大洋廣告上寫著『追趕性』奶粉,本來想孩子身體不好,喝這種的想追趕一下。」

黃先生購買小票上標註的名稱為奶粉而非固體飲料。(受訪者提供)
黃先生購買小票上標註的名稱為奶粉而非固體飲料。(受訪者提供)

大紀元記者發現網上多條搜索是諮詢「金大洋乳業特能舒康針對早產兒的奶粉怎麼樣」,很顯然很多家長將金大洋乳業的特能舒康的固體飲料當作奶粉。黃先生透露,「微信群裏面很多孩子都喝過,但是喝的不久,不像我的孩子這麼嚴重。也有其他的孩子喝過之後出了問題,但是和我一樣,根本沒有意識到是因為奶粉出現問題的。」

離婚後單獨帶孩子的黃先生傷心的表示,「我一個人帶孩子,現在她三歲半了,坐不住,不會走路,也不會說話,我天天帶她,她都不會叫我『爸爸』,只會咿咿啊啊的叫,現在在做康復。2019年做了鑒定,是智力二級殘疾,拿了殘疾證。孩子的一輩子就毀了,大人也跟著受罪。」

重慶黃先生女兒的殘疾證。因喝了固體飲料冒充的奶粉而造成終生殘疾。(受訪者提供)
重慶黃先生女兒的殘疾證。因喝了固體飲料冒充的奶粉而造成終生殘疾。(受訪者提供)

2021年3月27日,黃先生將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及其經銷商告上法庭,索賠156萬元。他透露,「2020年7月去重慶當地公安機關報案,直到現在才完成所有的立案。起訴了青島金大洋乳業公司,售賣的實體店和網上售賣的商家。昨天,金大洋公司還打電話問過我有甚麼想法。我說,『如果需要調解,我們幾方坐在一起之後再說。』我是很憤怒的,我希望政府可以打擊一下這種事情。」

不善言辭的黃先生無奈的表示,「生活肯定是很困難的,孩子需要24小時陪護,我沒有辦法上班,離異一個人帶孩子,不想說了,心裏很難過。」

早在2019年5月,陸媒報道過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潛入醫院商店的事件,爆出寧波特壹食品有限公司、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生產的具有一定功能性質的「配方粉」,實為固體飲料,均未獲得特醫食品的註冊資質。

2019年5月被爆出用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後,金大洋公司發出的公告,隻字不提特醫資質問題。(網絡截圖)
2019年5月被爆出用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後,金大洋公司發出的公告,隻字不提特醫資質問題。(網絡截圖)

出現問題後,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還發公告稱,在各級黨委、政府和市場監督管理局的指導下,經查明產品的生產合規、合法。

2020年5月,湖南省郴州爆出唯樂可健康產業公司,用固體飲料冒充特醫奶粉售賣給家長,導致兒童頭骨出現畸形的事件。

同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一樣,唯樂可公司聲稱產品質檢合格。#

2021年4月3日,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官網截圖,事發後更名為青島德能食品有限公司,繼續發新款產品售賣。(網絡截圖)
2021年4月3日,青島金大洋乳業有限公司官網截圖,事發後更名為青島德能食品有限公司,繼續發新款產品售賣。(網絡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