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房產開發商的債務問題嚴重,違約風險上升。資金鏈風險正導致更多房產項目停工、爛尾,令各地眾多業主陷入有家難回的困境,承受按揭、房租等多重壓力,一些業主已經停貸。

路透社4月2日報道,河北省涿州市一位業主表示,他已經停止支付按揭貸款,他購買的華夏幸福項目開發商沒有修建其承諾的鐵路。此前購房時開發商承諾將修建有利於居民往返北京上班的鐵路路線。

據悉,該項目大約有一千名業主從去年開始陸續停貸。

華夏幸福最近發生57億美元債券違約。上述業主對路透社說:「我們業主沒有任何不妥行為,為甚麼讓我們承擔後果?」

雲南省大理市一位小企業主表示,他購買的公寓原本應該兩年多前入住,但開發商大理海東開發投資集團遲遲未能交付。他說:「開發商從2018年末開始,四次延期交付,我們完全不再信任他們。」這位業主目前和他的父母擠在一個租來的小公寓內。

大理海東開發投資集團說,無法交付的原因是其拖欠承包商資金,無法兌付。

大陸房產商陷債務危機 爛尾樓增加

目前,大陸許多小城市的房產開發商正陷入債務困境,很多開發商在2016年至2018年間大規模借貸,幾乎失控,現在債務負擔過重、房產需求下降、監管收緊。

據中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NIFD)的數據,今年房地產開發商的債券違約率比去年翻了4倍,總金額達到266億元人民幣,而今年截至3月中,開發商已違約87億元人民幣。

該數據還顯示,今年大陸房產開發商的境內和境外債務激增42%,至9,000億元人民幣(約合1,380億美元)。

北京植信投資研究院的一份報告顯示,一些槓桿率高、周轉率低的房地產公司面臨著短期償債的巨大壓力。

截至目前,至少三個地方政府正面臨爛尾項目問題——山東煙台市、雲南曲靖市、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區。而一些購房者發現,他們幾乎無法從官方獲得資源。

另據日本NHK報道,深圳和武漢等地幾年前就出現這種爛尾情況,許多社區大樓只蓋一半,建商就捲款跑路,業主面臨無法入住和按揭、房租的多重壓力,求助無門。

例如武漢一處項目,五年前突然無預警停工,建商失蹤,256戶全部售出。業主向政府求助無果,有的租房又還貸款,有的搬進爛尾樓居住。

大陸媒體4月1日消息稱,武漢「天宇盛世公館」2018年9月開盤,售出二百四十多套房,但同年12月突然被查封,項目變成爛尾。

業主多次與開發商溝通,多次找官方部門,但無人問津。多數業主只能搬進尚未完工、水電不通的爛尾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