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任之後的中美首次高層會談在阿拉斯加不歡而散,美中緊張關係持續。之後,俄羅斯外長在訪華前籲中俄要降低對美元及西方控制的國際支付系統的依賴。除中俄有意在減少使用美元方面合作之外,中共更與伊朗簽署一項長達25年的合作協議。「去美元」話題亦隨之升溫,中國一些學者因拋售美元資產的話題產生分歧。中國財經專家認為,中俄等聯手對抗美元缺乏長期合作信任和利益因素,即使聯手,影響甚微。

3月22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開啟訪華行程前,對媒體稱,中俄兩國應一同降低對美元及西方控制的國際支付系統的依賴,以降低被美國及西方制裁風險。之後關於兩國合作減少對美元的依賴成外界關注焦點。

中俄計劃合作減少對美元依賴

因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尼被捕並判刑,美國制裁7名俄國官員與14個實體。中國方面,因中共當局削弱香港自治,美國也制裁24名相關的中國與香港官員。

這並不是中俄兩國第一次提到合作對抗美元等西方支付系統。2020年10月,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前經濟顧問謝爾蓋•格拉濟耶夫(Sergey Glazyev)曾在接受俄國媒體採訪時,強調俄羅斯和中國貨幣和金融合作的重要性。

旅美中國財經專家廖仕明對大紀元時報說,近期中俄兩國都遭到美國制裁,現在這兩個國家覺得它們之間有了共同點,可能有合作的機會,但中俄兩國不論在利益還是信任方面都缺少基礎。在互信方面,中國人信任美國多過俄羅斯;而從利益方面看,按照過往的經驗,兩國的合作都是短期的,一旦涉及到各自利益的時候,可以瞬間翻臉,這次提到的合作關係會非常短期。

廖仕明說,參考中共海關統計數據,2020年,中美雙邊貨物貿易總額為5,867.21億美元,而2020年中俄雙邊貿易額僅為1,077.65億美元,並且中國持有3.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從中共利益的角度看,這不是說降低對美元的依賴就能做到的,也是有經濟風險。

廖仕明認為,此外,俄國也曾吃過中共的虧。蘇聯解體之後,也就是90年代初,俄國物資匱乏,中國大量日用消費品湧入俄羅斯,當時中國和俄羅斯中間的邊貿做的規模非常大,但後來就出問題了,許多假貨冒牌貨運到俄國。中國自己也承認這一點。這兩個國家經歷過這樣的經貿關係,現在對於去美元化的問題,如何能做到長期全面合作呢?

中共擬投資伊朗4,000億

中俄降低對美元的依賴,由俄國外長先提出,在俄國外長訪中之後,中共當局就與伊朗簽署了一項為期25年的合作協議。

3月27日,中共當局與伊朗簽署了一份合作協定,中國同意在25年內向伊朗投資4,000億美元,以換取穩定的石油供應。伊朗並未在簽署協議前公佈詳細內容,參考此前獲得18頁草案,協議投資規模為4,000億美元,投資領域覆蓋銀行、能源、港口、工業、服務業等。

該協議若以人民幣結算,是否有助於中共每年節省上百億美元儲備,有利於去美元化?

目前,除在投資與經貿領域合作,中、俄兩國同時是伊朗核協定的締約國。

對此,廖仕明表示,擺脫美元話題一直存在,這些年來一直聽到這些國家在談,中共和伊朗可以進行以物易物的交易,外匯體制並不是簡單的貨幣體系的問題。現代貨幣體系,是以主權信用為貨幣基礎,背後是一套政治、經濟、軍事等因素融合的系統,美元背後是以美國的主權信用做背書。這些國家希望擺脫美元體系,等同於想擺脫美國的政治、經濟及軍事的影響力。

他分析,「但中共、俄羅斯以及伊朗等這些專制的主權國家,和美國正相反,政治、經濟並不穩健,而美國除了在政治、經濟方面有優勢,也是世界軍事強國,所以想要取代美元的地位,會非常困難。」

他補充說,在美國因伊朗核問題恢復對伊朗的制裁之後,根據國際能源署的報告,伊朗的石油產量從曾經的每日385萬桶水平一度降至每日219萬桶水平,貨幣體系可以直接影響到貿易,所以這個貨幣的影響非常巨大。「同時,這也說明,雖然這些國家一直在說去美元化,但這個效果目前卻未有出現,所以三國聯手減少美元依賴,對美元的地位衝擊會很小。」

減持美元資產?中國學者陷矛盾

在中共對外計劃聯合俄國、伊朗減少對美元依賴並避免制裁風險的同時,中國國內對去美元化卻出現爭論。

3月29日,中國大陸新浪網發佈東吳證券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的一篇《減持美元資產,是時候反抗囂張的美元霸權和剪羊毛了》的文章,之後引發輿論熱議。

為應對美元「霸權」,文章建議,中國應減持美元資產,加速資產多元化,包括購買石油天然氣等,並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文章還提到,中國目前沒有必要維持高達3萬億的美元外匯儲備。

文章承認,美元霸權短期難以撼動,但仍認為其長期難以維繫。

之後,有中國大陸學者在新浪網上反駁。3月29日,獨立經濟學者馬光遠在新浪網發表文章稱,減持美元資產,買入石油天然氣等,以及關於外儲的問題,是缺乏基礎常識。他認為,外匯儲備注重流動性和安全性,美元是有風險,但其它資產風險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