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轉載一篇來自「中國新聞網」的報道「江西新增1宗本土無症狀感染者轉為境外輸入病例關聯確診病例」。

題目有些繞口,簡單說就是江西省報告新增1宗本土確診病例,報道試圖解釋,這名確診者被境外輸入病例感染。如此大費周章的報道,實際就是想把江西的這名確診者,歸因於境外輸入病例傳染,以表明不是社區感染,算是一種闢謠。不過,文章透露的一些細節卻比較奇特,也再度揭示了中國大陸的防疫真相。

十四天隔離沒能確診

報道描述:3月20日,江西省九江市新增1宗境外輸入確診病例吳某,其在津巴布韋工作,3月1日由江蘇南京入境集中隔離了14天,3月15日解除集中隔離後乘火車返回九江市。

按照中共國家衛健委3月1日的通報,吳某入境南京的當日,江西並未通報新病例,當天的通報為:新增確診病例11宗,四川4宗,廣東3宗,天津1宗,上海1宗,河南1宗,陝西1宗。

假如通報屬實,表明吳某從津巴布韋返回南京後,當時檢測陰性。吳某被隔離14天後,按規定還應該至少再做一次檢測,顯然也沒有被確診,於是被解除了隔離。從3月1日至3月19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的每天疫情通報中,均有數量不等的新增病例,江西確實沒有報告。

解除隔離後忽然被確診

報道接著描述:吳某16日清晨抵達九江火車站後,我省立即用負壓救護車閉環轉運至集中隔離點,並進行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3月20日,吳某出現發熱等症狀。

這裏出現了明顯漏洞。吳某被解除隔離後,自行乘火車抵達九江,表明不是重點追蹤人物,已經允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但到達九江火車站後,卻再次被負壓救護車閉環轉運至集中隔離點,忽然又變成了重點關照人員。從自行搭乘火車的開環,一瞬間又進入閉環管理,到底發生了甚麼?

吳某3月1日入境,隔離14天,3月15日應檢測陰性,才被解除隔離,3月16日到達九江,一夜之間就成了陽性。基本有三種可能,一是3月15日在南京解除隔離時,沒能檢測出陽性,檢測嚴重失準。第二種可能是,解除隔離時乾脆沒有檢測,因沒有出現症狀,立刻就被允許去了火車站。第三種可能是,檢測取樣後,沒有及時得到結果,也沒有出現症狀,到期就解除隔離了。

吳某被確認沒有風險,才允許乘火車,為何凌晨一下火車又被特殊關照?或許第三種可能性大些,即人從南京走後,陽性檢測結果才出來,趕快通知九江到火車站截人。無論怎樣的情形,中共的防疫體系存在重大漏洞,至少包括檢測機制問題,還可能始終存在檢測準確性問題,這就是中共防疫的真實情形。

3月16日,吳某被檢測陽性,但直到3月20日出現症狀後住院,江西才通報。3月20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新增確診病例12宗,上海4宗,甘肅3宗,天津2宗,內蒙古1宗,江西1宗,廣東1宗;新增疑似病例2宗,均在上海。

黨媒報道的關鍵,就想解釋吳某乘火車的一夜之間,感染了其他人。

僅追蹤、確診一人?

報道描述:3月16日⋯⋯張某某與吳某乘同一趟火車同一個車廂⋯⋯3月17日⋯⋯第一時間找到了正要返回南京的張某某⋯⋯3月17日、3月18日,張某某在隔離點先後兩次檢測核酸為陰性;在集中隔離的第8天(3月25日)再次進行核酸檢測時呈陽性。

這裏再次暴露了檢測準確性問題。3月17日,與吳某同車廂的張某某就被找到,連續兩次檢測都是陰性,8天後,3月25日才檢測陽性,專家組初步診斷為吳某感染了張某某,因為兩人檢測樣本的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為100%。

3月26日,張某某出現發熱等症狀後住院,被確認為本土病例,黨媒稱其密切接觸者正在接受隔離觀察。但報道沒有再詳述,3月16日與吳某同乘火車的人,特別是同一車廂的人,除了張某某外,是否還有其他人,是否都被追蹤到了,檢測結果如何?

3月26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稱,全國總計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4,036人。黨媒沒有報道這則通報,也沒有報道這4,036人的情況,僅報道了江西的一個特殊案例。但看完這則奇特的報道,人們不得不問,還在醫學觀察的4,036人,都是與境外輸入病例接觸的嗎?還是有其它不能說、也不敢說的情況?

人們不禁也要問,中國大陸到底能不能準確檢測病毒?中共吹噓的防疫真成功了嗎?是不是不得不住院了後,才通報確診病例?

3月28日,中共黨媒紛紛報道,中國大陸接種疫苗超過1億劑次,人們可能也不禁要再次懷疑,中國大陸生產的疫苗,真有用嗎?真安全嗎?◇

,